揭露邪惡本質 緊跟正法進程

——部份來自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訪談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9日】(明慧記者黃凱莉採訪報導)不久前,明慧網轉載了一篇媒體評論──《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在海內外大法弟子中引起了一些討論。有的弟子擔心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會被人認為是「搞政治」,尤其是大陸的大法弟子;也有的在法理上還不十分清楚揭露中共邪惡本質與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之間的關係。為此,記者採訪了部份來自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共同探討了以上問題。

記者:對於揭露江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有的同修擔心會被誤解為「搞政治」,你們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呢?

同修A:我最近確實聽到一些類似的信息,很高興能通過明慧網和這部份弟子交流,但談的都是我個人在修煉過程中的認識,說的不對的歡迎指正。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當非常清楚我們的正法修煉是為了甚麼。作為修煉的人,師父對我們有明確的要求「不參與政治」。從過去揭露江鬼,到今天揭露它和中共相互利用來迫害大法,我們的動機和目地是甚麼?其實就一個,就是要讓世人認清它們的邪惡,反對和制止它們對法輪功的迫害,從而使更多世人得以救度。

同修B:是的,我們來到國外看到,自迫害發生至今,這五年多來,大法在全球迅速發展。目前全世界很多正義的國家、政府、團體和人民通過大法弟子們持續不斷的講真象,都很清楚: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修煉團體。儘管受到中共集團最邪惡、最殘暴的迫害,但法輪功學員一直以來都只是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在揭露迫害,呼籲停止迫害,從未有任何政治訴求。

但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大善大忍,以及五年來他們獻出的生命和鮮血,並沒有使邪惡至極的江××及中共流氓集團放下罪惡的刀棒,它們反而利用了大法弟子的善和慈悲,一次又一次的定性、升級迫害,無所不用其極。就在江鬼下台後,這場邪惡的迫害在中共這部絞肉機慣性式的運作下,仍在持續著。

同修C:是啊,這五年多來,從各種渠道我們得知,無數的大陸大法弟子被折磨致傷、致殘、致死,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仍然堅守大法修煉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原則,有的是我們都認識的親朋好友;其事蹟令天地震撼、神佛落淚。

大法和大法修煉者是慈悲的,但是威嚴同在!從師尊最近的氣勢磅礡的講法中,從明慧網上許多大法弟子看到、體會到的情形中,我們已經感受到了正法洪勢在另外空間那種摧枯拉朽、驚心動魄的場景。連科學家都被低層宇宙中那種星系重組、天象變化的奇觀震驚得目瞪口呆!

那麼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未來的佛、道、神,還能被這個流氓政黨的表象所帶動嗎?站在甚麼基點上看待中共,以及被其矇騙的世人對我們的擔心和誤解;我認為是大法弟子突破人的觀念,整體提高的關鍵問題。

記者:能具體說一下要放下那些觀念呢?
同修C:我想是到了應該徹底放下「怕談中共」,「怕被人說搞政治」等怕心的時候了。

我希望帶有這種擔心的大法弟子,尤其是一些還走不出來的大陸弟子,共同來探索思考如下問題:
1)  站在人維護人的觀念上,帶著怕這怕那的執著,能在正法修煉最後的歷程中走向圓滿嗎?
2) 不徹底肅清江××和中共欺世謊言及其流毒,那些雖未公開反大法,但卻默認中共邪惡迫害法輪功的人,能得救嗎?
3) 我們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同時也在給眾生開創未來,面對中共這個宇宙中的最邪惡的靈體,我們要給未來留下甚麼?

記者:我知道你(同修C)曾親身經歷99年7.20前後,鎮壓法輪功的一些重大事件;對於江××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你能根據自己的經歷談談嗎?

同修C:是的。當我看了明慧網刊登《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我認為講的很好,陳述的都是事實。文中提到的鎮壓前後一些重大事件,包括96年《光明日報》事件、公安部幾次戴帽子非法調查、「4. 25」事件、99年7月20日非法抓捕法輪功站長等,我都親身經歷過。

在1996年中共喉舌《光明日報》刊登了攻擊法輪功文章;隨後,中共操控的政法、宣傳和組織三大部門就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非法調查、監控和干擾。由於當時國務院有對氣功和人體科學的「三不准」政策,所以那時的干擾多數是暗中操作。如中共「新聞出版署」99年4~6月間下文件給各地出版局,不准出版大法書籍;與此同時,公安、國安開始對各地法輪功負責人進行調查和監控。

還有,在1998年,廣東省體委在按國家體育總局要求對法輪功進行全面調查了解後,正式批准我們在天河體育館召開法輪大法萬人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各種手續齊備的情況下,在法會召開的前一天下午,廣州市公安局治安科卻進行非法阻撓。他們一邊對省體委和體育館的工作人員進行威脅,一邊毫無理由的通知我們「不批准召開」。由於當時很多地區參加法會的學員都已上路,更改時間已來不及。後來,在廣州軍區一些正義人士的支持下,我們在軍區禮堂把法會分兩場召開,才避免了一場因突發變更而造成的混亂。

99年4. 25當天,廣州弟子很晚才知道天津、北京發生的事情;在無法進京參與上訪的情況下,很多學員聯名向中共中央政府寫了言辭懇切的請願信,在呼籲信中留下了私人電話;並按照信訪條例的規定,於4月26日學員代表分別把信遞交給省、市信訪辦。

沒想到的是,請願信馬上就轉到了公安、國安部門手上。在信上簽名的學員幾乎都收到電話查詢、質問甚至恐嚇;有的在單位裏受到了騷擾;有部份學員後來被迫害致死。

其實在當時那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日子裏,我們很多老學員都清楚:越是我們做的好,就越不符合中共「假惡鬥」的本性和「無神論」觀念,這種本質和觀念上的差異已經在方方面面都體現出來,只是當時還沒有一個人能出面牽頭,啟動這場迫害而已。

記者:你的意思是,從96年中共就開始醞釀迫害法輪功;是到了99年7.20,江澤民跳出來,利用共產黨的勢力,發動了這場大規模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嗎?

同修C:是的。自99年7月鎮壓開始,江××和中共政治集團互相利用,用盡「邪、騙、煽、鬥、搶、痞、間諜、監控、滅絕」等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上千人被摧殘致死,數萬人致傷、致殘。

其實,江澤民如果沒有中共邪惡勢力的支撐;又或是中共沒有江××這種妒忌心這麼重,又這麼邪惡無比的傢伙出面;我認為,這場迫害是不會發生的,也不能維持這麼久。

現在江鬼下台後,中共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其實,中共一直就直接在迫害著法輪功,江澤民當時不就是中共的最高頭子嗎?我們揭露它,實際上,是在向世人展示一個歷史事實,並不是說我們突然要針對中共政權如何。

我認為那些把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與「搞政治」混淆不清的學員,是迎合了常人的所謂「說中共不好,就是搞政治、反政府」的觀念;其實就是受到中共長期以來對人精神洗腦的影響。我希望這些學員快快清醒。

記者:你們剛才提到的,揭露中共的邪惡本性、讓世人知其真面目,肅清其在世人腦中的流毒,是當前更深入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開創未來的需要,也是宇宙正法進程的必然,為甚麼你們這樣認為呢?

同修A: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指出:「你們知道我在正法中我是本著一個甚麼原則在做的嗎?我不計眾生在歷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這次正法中眾生對正法的態度!(鼓掌)我的甚麼門都敞開了,我過去跟你們講過,對正法的態度這一點都不看,新的法、新的宇宙就沒有了,所以對正法的態度就至關重要。」

舊勢力選擇、安排了宇宙中最邪惡、最骯髒的邪靈-江鬼和中共,來考驗大法弟子,破壞正法,犯下了形神全滅、萬劫不復之罪;所以舊勢力在安排他們自己一層滅一層直至滅淨的同時,也安排了利用江鬼和中共,而最後像清理臭垃圾一樣把其黨清理掉,所以說中共之滅亡是舊勢力早就安排好的。

同修B:其實,從99年「4. 25」萬名法輪功學員中南海和平請願開始,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了江××和中共統治集團一次一次贖罪的機會,但它們一次又一次的漠視主佛的慈悲,褻瀆大法的威嚴,堵死了自身的出路。

宇宙中層層的佛道神絕不會允許一個惡毒的邪靈繼續留下來污染新的宇宙,新的三界,連清除它的過程都不能在原有的位置上,以避免臭氣散發。有的弟子已經看到目前三界所在的低層空間已被從宇宙中剝離開來,並以超常的速度與原有星系分離,連科學家都觀察到這一現象,驚呼銀河系將成為宇宙中的「孤魂野鬼」。我們相信法正人間的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同修A:從另一方面來看,正法弟子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中也在開創著未來,我們要給未來的新宇宙、新人類留下最正最美好的東西。試想一想,如果中共推出一個新領導來給法輪功平反,然後又像以往歷次政治運動一樣,殺一批替罪羊;然後再度標榜「我黨一貫正確」、「偉光正」;那不是在繼續欺騙世界、欺騙神佛嗎?這樣壞的東西能留給未來嗎?

所以,我認為大法弟子在反迫害過程中揭露中共邪惡的本性,就是在給未來的新宇宙、新三界和新人類留下善與惡、好與壞的真正標準。當然在清除它之前先讓眾生看清它的真面目,也是正法進程推進到今天的必然。

至於說中共內部某些有正義感的人要為法輪功平反,願意做件好事,那是其個人在擺放位置。

記者:謝謝你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