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做起,解體「惡黨」在世間立足的條件與因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30日】××黨的邪惡本質與舊勢力的安排,註定了一些人被邪惡利用後淘汰的命運。××黨的整條系統構成了它在世間的皮囊,如今此系統的每一個環節都被邪惡操縱著,整體看這個世間的皮囊已經完全的被邪惡生命充滿了。由於該黨的邪惡本質已經成了適合邪惡生命生存皮囊的一切思想與物質中,使大法弟子的神通不能徹底清除它們。那麼解體××黨在世間能夠立足的一切因素,鏟除這些邪惡生命已成了勢在必行的大事,故將個人在法中悟到的粗淺認識寫出與同修交流,望慈悲指正。

1 在精神與思想中鏟除「惡黨」在世間可以立足的場

從學法中悟到:一個組織、團體,事物等要想在世間立足,世人承認它,必需使之在外在形式上有讓它存在的條件與因素。所以我個人認為從大法弟子做起,從精神思想中儘量的不聽、不看,不去談論關於××黨太多話題(除講真象外)或事情,不唱××黨的歌曲(包括常人中的歌曲),嚴肅對待此問題,因為現在的中國人大多也是共產黨的灌輸下成長起來的,思想、言行也是如此,更何況作者對大法的態度不詳。連共產黨的名字都不配拿到法中去提。一切能使之立足的場與物質因素都應該讓其解體。

共產黨在世間存在的皮囊很類似一個多腳怪獸。黨章是它的臉面,黨中央是它的頭,媒體是嘴(喉舌),編造的歷史是骨肉,是維持它生命的營養系統,監獄則是它的消化系統(機器)。它將好人、好事拿來作為黨教育的成果裝點門面,把有知識有才能的人拉來做黨員組織在一起為其所用,分析對其所用、分析對其不利的一切再用喉舌攻擊對方,粉飾自己有多麼好。以編造的為人民服務的假歷史作為本錢,將紀律、原則等滲入軍、警中,使之成為它的拳腳(服從紀律、命令為天職)。讓人們傳頌它編造的歌曲、文藝來為它歌功頌德,使之更加強盛的提供營養。把不利於它的不同意見送入監獄,想在迫害中消化掉,它採用了軟硬兼施的手段,在精神與物質上,讓世人承認它,形成了久聞不知其臭的無處不在的邪惡之場。

以上談到共產黨皮囊存在形式,大部份在講清真象中就可以使之解體。人們知道真象後誰也不去為其塗脂抹粉,不為其出謀劃策,明白真象的媒體也默不作聲,明白真象的軍、警也不為其充當拳腳工具。唯獨歷史書籍需要人們慢慢的改寫與揭露,它和歌曲、文藝作品一樣,已經滲透到無孔不入的地步。並且在人的精神與物質中都留有烙印,改變是需要時間與過程的,這就需要大法弟子給後人留下一個如何破除與解決的參照了。

清醒,否定強加的外來信息:在勞教所曾用生命去抵制唱××黨的歌曲和監規,而回家後卻時常有××黨的歌曲進入腦海,有時不知不覺唱起來。在勞教所時我認為師尊講過「赤龍斬」是決不能承認邪惡,而失去根的它們還想利用大法弟子的嘴對它肯定,加強它,我決不會承認配合它。我便抑制它。初期唱一段才能意識到,後來嘴不唱卻在心裏,腦裏唱。我意識到這裏想讓我承認它不是外來因素,我便發正念清除,後來它一出現我便能抓到它清除掉。再後來剛一露頭我便用大法音樂佔據大腦並發正念清除讓我唱歌的一切因素,使我認清它並嚴肅對待。它一進入我的場中便化掉了。也希望有類似狀態的同修主意識增強,主動排除它,不能讓它得逞。因為我們是有能量的,一唱或聽、看、想都是在承認它、加強它。他會又精神起來迫害大法弟子。包括思想中反映出來和不想要而強加的外來因素也要全部排除。

2 銷毀邪惡可附著的「惡黨」書籍等物質條件與因素

由於××黨很類似附體,並且都是謊言編造的歷史,甚至附體體控制所寫,所以它所有的書籍與物質標誌中都有它不好的信息形像。更何況它的本質是與邪惡溝通的,現在已經成了邪惡生命的藏身之處。各層空間都在清除它們,所以它們跑到這層空間後附著在其中,師尊、正神,大法弟子的神通又不能破壞常人的理。它們附上去也不能一個雷把書和物擊碎了。師尊講過:「心一定要正。」《轉法輪》所以我們是否可以將該黨的書籍與標誌物等當作假氣功書來處理(銷毀)。這件事只能先從大法弟子做起,常人如何做那是以後的事了。但是我們也不能在常人社會中出現叫常人不理解、不理智的狀態表現,大搞聲勢等行為只能帶來負面影響。我們就從自身與身邊做起,無聲無息的搞可以允許(目前情況下)清理自己的環境。我們做好了,將來學員與常人也會參照做好的。那麼到了常人都明白真象,邪惡藏身的物質條件(陰性物質場)也被銷毀時,它們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切正的因素徹底鏟除解體。我們所做的一切的基點是為了清除邪惡、救度眾生,而非是參與常人的政治,所以是符合法的。

3 去掉對××黨附屬各領域的其它執著,以免自身污染、鏟除逆天而行的邪惡場

由於××黨的洗腦宣傳已滲透到各個領域,包括電視、廣播,它們把別人的好人好事拿來裝潢自己的門面,把有知識、有才能的人拉來做黨員,組織在一起為其所用。分析對其不利的一切,再用喉舌造謠攻擊對方,粉飾自己有多麼好。以編造的「為人民服務」的假歷史作為本錢,將紀律、原則等滲入軍警中,使之成為它的拳腳(服從紀律、命令為天職),讓人們編造歌曲、文藝作品來為它們歌功頌德,使之更加強盛提供營養。把不利於它的不同意見送入監獄,想在迫害中消化掉。它軟硬兼施、不擇手段,讓人在精神物質上承認它,使之久聞不知其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