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能在大法遭到迫害時,躲在家裏不出來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我是1998年5月得法。一天我到醫院去打針,有緣碰到了我幾年不見的同事(大法弟子),她問我:「幹甚麼去?」我說:「到醫院看病。」她立刻就說:「走,到我家坐會兒。」我就跟她去了。到她家甚麼都沒說,她就拿出一本《中國法輪功》給我看,她說:「如果你能看下去,再看看《轉法輪》這本書,你就不用去醫院了,病就好了。」當時我有點不相信,可還是把書帶上了。

回到家裏,我放下東西就看這本書,一口氣就看完了。家人說:「看甚麼書呀?這麼上癮,連飯也不吃了。」到晚上我就去找煉功點,沒有找到。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找,結果找到了。輔導員見我站在那看,就問我:「想學嗎?」我點了點頭。他就開始教我煉功,晚上到煉功點學法,從此我就走上了修煉的路,天天到煉功點學法煉功。第三天師父就管我了,開始給我消業,很難受,腳也腫了,真不想去了。在同修的幫助下還是去了,結果到了煉功點就甚麼事也沒有了,也不難受了。自己就覺得這功真好,真神氣。從此我就精力充沛,全身有用不完的勁,幹多少活,走多遠的路都不覺得累。沒有煉功前血壓高,經常頭痛、頭暈,沒有精神,天天吃藥也難受。我煉功六年啦,沒吃過一粒藥,身體還非常好,嘗到了沒有病的滋味,真是太幸運了。我的眼睛因視力不好常戴眼鏡,煉功後也不用戴了,做衣服紉針也不用費勁了。

這麼好的功法,教人做最好的人,又健身,對國家和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中國的邪惡之首江澤民卻視而不見,喪心病狂的非法迫害。五年來造謠、誣蔑、誹謗,酷刑致死了一千多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

1999年7.20,我們正在煉功,聽說邪惡集團開始抓大法弟子了,我們馬上到省、市政府大院去講理。他們不講理,就把我們給推出來了,還說:「你們要告就到北京去,這是上級的命令。」當時我們就坐車去北京,一路上都是警崗,不讓車過去。我們幾個人就步行,繞著警察走。天黑了,大馬路上都是很亮的探照燈,我們就走黑的地方繞小道。哪有路,剛下過雨都是一片水泥地。我們就順著溝邊、鐵道邊走,一不小心就會摔到溝裏,有一位老太太就掉下去了。可我們不怕,繼續往前走。走了一夜,天亮了,也快到北京了,惡警說甚麼也不讓我們過去,我們被迫回來了。

剛到家,居委會、派出所的人就找我說:「中央有指示,不讓煉法輪功了。」當時因為我又餓又氣,學法又不深,就說了個「不煉了」,回頭就走了。從此我就在家「實修」,每天在家學法、煉功。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嚴肅的教誨》後我哭了,我覺得對不起師父,是師父把我領到正路上,把我的病根去掉了,救了我,我怎麼能在大法遭到磨難時,躲在家裏不出來呢?我開始醒悟了,就和同修一起出來講真象,證實法。

第一天發真象材料時有點害怕,那是個寒冷的冬天,我的兩條腿直哆嗦,覺得冷得不行。同修說:「打起精神來,不要怕,有師父在,有法在。」聽同修這樣說我就好多了,堅持發完了真象材料。總結一下覺得還是怕心太重,怕惡警看到抓去,怕連累家人,怕這怕那。後來師父一次次新經文發表,經過學習我的悟性越來越高了,明白了不能只想在大法中得到好處,當大法遭受磨難時要敢於出來護法。法理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與世間的人情、工作萬萬不可混淆不清。作為正法時期修煉的大法弟子,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在歷史上留下來,成為後人的參照,所以每一步都要走好。這是關係到是否能對自己負責、對法負責的大事。我今後要以法為師,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不當指出,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