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環境 從小事做起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7日】我是1995年經親屬介紹得法的,當我一看到《中國法輪功》修訂本這本書時,我就覺得這是我一生中幸運的事了,緊接著就請了《轉法輪》這部大法,五套功法一氣學會,從此就開始修煉了。

不久奇蹟發生了,多年患有的「美尼爾氏綜合症」、氣虧血虧、低血糖、眩暈症、腰肌勞損等都不翼而飛,而且整天有氣無力靠補藥維持的身體變得輕鬆起來,有使不完的勁,那舒服的感覺無以言表,從此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從未動搖過。這樣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洪法錄像帶拿到單位來給大家看、聽,有幾名職工也走入了修煉。這樣的好事促進我四處洪法,到各村屯去洪法,煉功的人逐漸增多,在我家成立了煉功點。我知道這是千萬年不遇的大事,盡最大努力為同修們提供學法、煉功的各種方便條件。

99年7.20打壓開始了,因我曾是惡黨的黨員,在單位擔任一定職務,丈夫又是派出所所長,惡黨、單位、社會等多方壓力齊下,因怕心重,法理不清,弄得我一時間不知所措,煉功點解散了,煉功由公開轉入地下、偷煉。自己苦心學法,但到單位往日的輕鬆快樂感沒有了,領導總說別煉了,同事也另眼相看,就好像我犯了甚麼大罪似的,真是苦不堪言。但我牢記師父在《洪吟》裏講的:「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時時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在單位身兼多職,收款、打針、會計、統計、工會等工作都需要我去承擔,每到月末、年末起早貪晚,時常通宵達旦,從無半句怨言,班上的苦髒累工作主動去做,經常打掃廁所。有一次休假回來,一個女職工說:廁所又是你打掃的吧?我笑了,沒說甚麼,修煉人就應該以苦為樂,做一個常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我沒把這些看成是負擔,而當成是我修煉的最好環境,這樣得到了領導的承認和同事們的認可。

2000年5月22日師父發表了新經文《心自明》,真是撥雲見日,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我們學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煉的是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修心向善,做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轉法輪》),功成圓滿。我捫心自問:你是大法弟子嗎?怎麼能這樣消極承受呢?師父怕我們掉下去,伸出慈悲溫暖的手來救我們,為我們承受著無盡的苦難,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放下執著堂堂正正的修,於是我從新向單位領導、同事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堅不可摧的宇宙真理,惡黨反對才是倒行逆施。有時給他們真相材料看,有時給他們講修大法的神奇故事。

當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我公開給單位領導、同事們真相光盤看,有時給他們念明慧網披露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如馬三家、長林子、萬家、女子勞教所的迫害罪行。這樣我們修煉的環境又正過來了,工作之餘學大法、看材料、煉功都可以,《轉法輪》一書經常在桌面上擺著,有時還成了講真相的話題呢。我們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和他們明白真相的一面交織在一起,給我們開創了寬鬆的修煉環境。

有一次是2002年的冬天,派出所一惡警來到我單位調查說:工業牆上發現了用紅油漆寫的「法輪大法好」的標語,是不是你單位人幹的?院長當時說:煉功人都是好人,我們職工上班來,下班走,你看見了嗎?那人說:沒看見。你沒看見可不要瞎說呀!這可不是小事,要負法律責任的。就這樣,惡警悻悻而去。

因單位體制改革,個人承包開始了,我被定崗在注射室工作,經濟效益較好,幾個月後一個畢業回來的人,按理是不應該安排在我科室的,既然安排了也應該給調一調指標,可是承包人考慮他個人的效益,就把這名職工硬塞到我科室。我的收入因為要與她平分而減半。有同事氣不公,就要我找領導談,你原來也是班子成員,幹這麼多年了,這麼安排不合理。當時我說了:沒問題,錢多有多花,少有少花。那人說:你煉功都煉傻了。其實我是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在做事,時時在用法理約束自己。師父講:「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得好,過得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轉法輪》)。就這樣,我對這位新來的職工很好,把她看成是自己的親人一樣,工作中幫教,生活上體貼、照顧、善待,對領導也沒有絲毫怨言,依舊每天樂呵呵的。

後來因丈夫有病,我離開了單位。一年半之後,我又從新返回單位來上班,這次情況不同以前:一是因為丈夫治病花費20多萬(有外債);二是丈夫去世了,家庭收入銳減,當時孩子還在上大學,需要費用;三是單位效益越來越不好,每個月只能領到一、二百元。就這樣,我依然如初,有師在有法在,我感覺比百萬富翁都富有,真有一種超凡脫俗的狀態。三件事我一直努力在做,有時還做當地的講真相協調工作,經常參加小組學法煉功。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的處境很快發生了轉機,年末時領導給解決了當年的保險金和新年生活費,還給我調換了工作,收入大有提高,基本生活能夠保障了。有一個99年7.20以前的煉功人說:我就看你活的最好、最充實,不像沒有丈夫的人。她看到大法在我身上的體現,也悄悄的開始學法煉功了,從新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在工作中,我不放過有利時機,對接觸的患者講真相。有一次,領導找我說:我不說你甚麼,你也不能這麼幹呀,見一個講一個,對我們的生意要有影響的,再說你這麼大歲數了,要退休了,要出點啥事多不值得的呀!在常人看來是一片好心,可我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借他的嘴來阻止和威脅我,不讓我講真相,於是我抓緊時機向他講真相和發正念,不斷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至今他再沒阻止過我。

生活上我嚴格要求自己,因家在外地,需要在單位住,領導給我提供住處我就滿足了。作為修煉人,要處處為他人著想,為了省電(因單位電價高)我用煤氣罐做飯,不用電器,合理安排學法煉功時間,晚上儘量少點電燈,天冷時用熱水瓶取暖,儘量不用電褥子。時間長了,領導發現了,很受感動,就找我說:你怎麼不點燈呢?做飯不方便,弄個電飯鍋吧!我說:沒問題。這已經是一句習以為常的話了。

今年四月,《九評》傳到了我單位,院長拿著這本書草草翻了一遍,就暴跳如雷的衝著我說:「我看你們法輪功以前挺好的,現在怎麼跟××黨對著幹呢?這不是公開反黨嗎?我拿這本書找縣委去,都是幹甚麼的,怎麼不管呢……。」我知道這是共產邪靈藉著黨徒的嘴在做最後掙扎,我和另一同修不慌不忙,心平氣和的對他說:惡黨比你知道的早,這是給惡黨曝光的時候,你還是好好看看吧。隨後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當晚到了學法小組,我們又集體發正念清理邪惡,第二天他恢復了平靜,就像沒發生啥事一樣,緊接著我們就把三退材料給他看,家屬已退了團。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