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好家庭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0日】今天我在圓容家庭這方面談一下個人體會,如有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好自己是家人理解和支持講真相的基礎

我是98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得法時正是我與婆家人矛盾頂峰之時,與大姑姐、小叔子媳婦已好幾年不說話了,家人變成了仇人。學法後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人活著的真實意義是返本歸真,與婆家人的恩怨都是由因緣所促成的。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從此我不再與婆家人爭鬥、計較,不管他們對我如何,我就一心對他們好,主動與大姑姐、小叔子媳婦說話、談笑,盡力去幫助她們,幾年的矛盾瞬間就化解了,從此我們全家人相處的非常和睦、溶洽。

99年7.20邪惡勢力對大法及大法弟子迫害後,我因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半的時間,出來後我依然去幫助他們並笑呵呵的不斷向家人講真相,結合自己的身心變化,講大法給眾多人的身心帶來的益處,眾多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就是為了說句真話。家人對大法也隨之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師父說:「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師父給我智慧,與家人的交談談笑風生,但大都是談大法的神奇與益處,只要有機會我就證實大法,並且給他們講我們發真相資料是為了向不明真相的善良民眾澄清事實,使民眾明白真相後,在大法中得到益處,並且避免將來要發生的天災人禍。家人明白了真相,也理解了我們大法弟子冒著巨大風險發資料是在救人,做的是真正的大好事。但我大姑姐對發資料、講真相不太理解。我婆婆去世後,通過我和丈夫(大法弟子)對家庭財產的謙讓,使她改變了態度。

我婆婆去世後,因我三小叔子沒成家,大姑姐怕我與二、四小叔子聯合把財產和房子分了,我和丈夫表示甚麼也不要,這樣一來那哥倆也就不好意思去爭了。因為老人在世時,老人的吃、喝、穿、用我們幾乎全包了,家裏缺甚麼只要我們知道了就去買,見水果沒了我們就換著樣買回來給老人吃,過年、節我們花的錢最多,從不與兄弟姐妹們攀比,計較,而且我丈夫自從我被非法遭受迫害關押在看守所後,給老人的養老費由原來的每月20.00元錢增加到50.00元,二小叔子每月給20.00元,四小叔子分文不給。現在家庭財產我們也不爭不要,而且在辦理完喪事後算賬時,帳算錯了,多算給我們三佰多元錢,第二天我算明後,又退給了他們。因此我婆家舅舅和我大姑姐說我煉功後寬容、大度。舅母笑著說,怪不得你媽活著時總是誇你們好,說你們辦事她放心,我看到你們做的這麼好,我也很高興,也很放心。通過這件事,大姑姐對我們很信任,對我們做大法的事也很理解和支持了。

由於家人對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方面的理解和支持,自從我婆婆去世後,我與丈夫主動承擔起了長子的義務,無論年節我都把他們叫到我家來團聚。我們三口人平時生活比較簡樸,過年節眾人來家時,我們都儘量把飯菜做的豐盛些,讓家人們吃好,讓他們感受到在我們家的真誠與祥和。我丈夫感慨的說,大法真好啊,真改變人,如果不學大法,別說讓他們眾多人(20來人)來我們家吃喝,還花那麼多錢,就是把屋子弄的那麼髒、亂,你也早就不幹了。我說是呀,如果不學大法婆婆去世後,也就與他們斷絕來往了。他們的大事、小事我與丈夫都主動去幫助,例如,我小姑子在醫院生孩子期間,我給她200.00元錢外,儘量擠時間做好飯給她送去,滿月時我又把她叫到我家住了一星期,每日三餐變換著伙食,如:鯽魚湯、排骨湯、羊肉湯等(因孩子奶不夠吃)。一星期後她說我不能再住下去了,無論如何得回家,否則太讓你們破費了,天天變換著伙食得花多少錢啊。四小叔子家離我們家比較近,每年刷房子時,丈夫都去幫忙,我下班回來時買回來菜,把飯菜做好叫他們過來吃。

經過幾年的付出,大姑姐、兩個小叔子媳婦都已先後得法,但沒深入去學。我講真相時,只要他們在場也都跟著講,並且對人家說我們都學大法。他們還主動向自己周邊的人講真相,二小叔子媳婦的大姐也已在看大法書。小姑子的丈夫(不修煉)在2003年端午節時,把60對彩色葫蘆,上面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等,在端午節的前一天半夜12點下班回家後,全部給鄰居們掛在了門頂上。四小叔子媳婦回家和上妹妹家時(外地)也帶上光盤和資料送給親人們看,有時也多帶點發放,她妹妹(不修煉)來她家時,有時也帶點光盤和資料回去發。我大姑姐的兒媳婦回娘家時(外地)也帶上光盤和資料送給親朋好友傳看,現在我家這些人的親屬也都陸續退出惡黨的相關組織。

二、圓容好家庭是向親朋好友講真相的基礎

我有一外地親戚大姐,今年60來歲,2000年來我家時,因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婆家人把我煉功後的變化及我被非法迫害的情況向大姐說了一遍。事隔不久,大姐回山東農村探親時,那時正是邪惡猖獗之時,電視媒體全天誣蔑、陷害大法,她的家人與村民對她說,本村有一女人殺了人了,說是因煉法輪功,大姐聽後就把我煉功前後的變化向他們說了一遍,他們卻說,煉功三年後就該殺人了。因此大姐對大法半信半疑。

2001年大姐又來到了我家,我就向她講真相並揭露電視媒體的謊言,臨走時我送給她真相光盤帶回家去看,她因受電視謊言及農村女人殺人事件的毒害,帶回去的光盤始終沒看。最近由於我婆婆去世三年與我公公合葬,大姐又來到了我家,我又向她講真相及當前的三退情況,並給她與她的弟弟及我婆家舅舅們放《風雨天地行》等真相光盤看,我還給她讀《轉法輪》。她聽後說書上寫的真好,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我又告訴她,農村那個殺人的女人絕對不是練法輪功的。接著我就把最近我把應得的家庭財產4000元錢,還有我三小叔子因事故死亡,對方給的20000元錢,按兄弟姐妹分配,我又分得4000元錢,共8000元錢,我都給姊妹們分了,並且對他們說,我如果不學大法,我也想多得點錢,現在我明白了錢不常花,人常在,錢乃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我們應該以老三為教訓,珍惜我們這段難得的緣份,希望我們姊妹們往後相處的更好。此事過後,二小叔子媳婦說,過去人們說,長兄為父,長嫂為母,這句話在你們身上,我真正體會到了。大姐聽完後,問我:你們煉法輪功的人都像你做的這麼好嗎?而且心裏想的和說的與做的一致,我對大姐坦誠的說,只要是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一定都能做的這麼好,而且我比起做的好的同修還差的很遠呢。大姐又問我,那你們做到甚麼程度才算最好呢?我說師父告訴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每一思一念都得為別人好,為別人著想,按照這樣的標準,我差的簡直太遠太遠了。大姐聽後感慨的說,你煉功三年後不但沒殺人,比以前更好了。這次給我公婆辦理合葬之事,很多的人又都在我家,晚上把他們都安排好休息的地方後,我就開始打掃房間,收拾到半夜1點30分。這些大姐都看在了眼裏。

大姐完全認同並接受了大法,她的弟弟看到我們全家人相處的都非常祥和,也明白了真相,他們都戴上了護身符,並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婆家舅舅在上次來我家時就戴上了護身符,並且還給舅母及他家的三個兒子都帶回去了護身符,他三個兒子都已退出惡黨的相關組織。舅舅、舅母都很理解、支持我們做證實法的事,我和丈夫過年節去他家時(外地)都帶些資料,舅舅、舅母對我們說,你們去辦你們的事吧,家裏做飯不用你們,你們做的是大好事,如果人人都相信都學大法就好了。

三、由於執著心,險些被邪惡鑽了大空子

給公婆辦完合葬,親戚們走後,我們姊妹們坐下來算共花了多少錢,算完後每人應花550元錢。在這550元錢方面,我的心性出現了嚴重問題。在辦此事之前,二小叔子說他與四小叔子已商量好,不讓我們花錢了,因為他們每人都得了近萬元錢,唯有我們沒要這些錢分給了大家。我聽後心裏也覺很合理。帳算完了,卻沒有一人提起不讓我們花錢之事,就這樣我很不高興的與他們一樣花了550元錢。二小叔子走時又把老人的唯一財產房證也拿走了,師父說:「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因此我的常人心就全翻出來了,並對丈夫嘮叨,自從老人去世後這三年,我把心都掏出來對他們,他們就是塊石頭也該被溶化了,沒想到他們這麼狠,以後再想來咱家過年節,那得看他們今後的表現了等等,越想心裏越不平衡,學法、煉功、發正念也靜不下來,滿腦子全是這些污七八糟的東西,後來身體開始不舒服,像常人的重感冒一樣越來越嚴重,精神狀態越來越消沉,正如師父所說「執著太重迷方向。」

這時我覺得自己不對勁了,於是找自己,找到了自己有求名、求利、求回報的心,從而引發了爭鬥心、妒嫉心。師父說:「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轉法輪》),再深挖發現以前對他們好有時心不純,不是放下人心,完全為別人好,還缺少寬容心。師父說:「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得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執著心找到了,但放不下,總覺心裏不平衡。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到:「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由於放不下這些執著心,三件事都做不好,而且狀態越來越不好,執著心越放不下,邪惡越鑽空子加大執著,險些把我拉回到常人中去,使以往所做的一切前功盡棄。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開始寫這篇體會,在寫的過程中徹底放下了這些執著心,身心輕鬆了,不再有報怨,不再有求常人中東西的心,並認識到兄弟姐妹們對大法的理解和支持就是最好的回報。在最後的正法修煉路上,我要用大法不斷歸正自己的言行、一思一念。與同修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