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不苦 救度眾生幸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全世界各位同修好!

得法八年了,總想寫寫體會,因種種干擾與自我懈怠,幾次寫到中途都停下來了,未能如願。雖然已經過了第二屆網上法會稿件截止日期,但仍將體會寫出來,希望藉此與同修交流,促使自己向內找,促進自己嚴格按照師父要求的在圓滿的路上少走彎路,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世人。

八年過去了,是因為有大法的法理和師父及時的點化,使我從來沒有放棄修煉,從來沒有懷疑過師父與大法。我堅信「真、善、忍」乃宇宙的根本,成為大法弟子並能在正法時期參與證實大法,我們是無比的幸運和自豪。我悟到:師父所作所為所書所寫皆是法,作為大法弟子,如果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就沒有闖不了的關、過不了的難,魔難亦終將不成其為魔難。回顧八年,一路走來,雖有時磕磕碰碰,但胸中總是充滿無限的幸福與感激。

結緣得法

我於七十年代初出生在四川一邊遠農村。家鄉民風淳樸,但也未逃脫中共惡黨歷次「政治運動」的侵蝕。雖然經歷了許多不可思議,超出現在實證科學所能解釋和理解的事情,但由於從小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灌輸,認為是迷信,並排斥。但對氣功和特異功能等仍保留著天生的好奇。感謝師父細膩安排,才有我得法的機緣。

我讀研究生的導師(一名教授)正好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七年五月中旬的一天(週三),我突然告訴教授我週六準備去公園煉功,他很高興,借《轉法輪》給我看。當天我一口氣看到第四講,我被書中法理和智慧打動了。接著,下午開始腹瀉。我的實驗室在一樓,廁所在二樓,我跑了不下十次廁所,但一點也不腿軟,不疲憊,非常神奇,得知正是師父幫我淨化身體。我沒有再等待,第二天一早便去了公園學五套功法,從此,我踏上了幸福的修煉歷程。

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一九九七年底的寒假,我乘火車回四川。經過廣漢時,列車上來了一夥搶劫做案人員,到我們車廂一人一人的收錢。到了我坐的一排時,其中年齡大一點的(四十多歲)坐到我旁邊,問我在看甚麼。我當時正專心看《轉法輪》。我將書遞給他,他看了看,說:「聽口音,你是內江老鄉,沒你的事!」他的其他團伙剛剛還提著刀威脅我對面的男孩(十八、十九歲)給錢,可是沒有收到,接著更讓我們吃驚的是,此時他居然拿出十元錢給那對面的男孩,讓其到了成都後坐車用。到成都後我有些後怕,最後才明白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內涵,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大法的威力。

在碩士研究生期間,我平衡好學法修煉和科研課題及生活的關係,積極參加集體學法和煉功。我畢業時獲優秀畢業生,一九九八年五月我進入一家著名美國跨國公司工作。我悟到,大法修煉並不是消極避世修行,而是在學法,順其自然,在矛盾中實修,去掉執著,提高心性,該是你的不會失去。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到了南方某城市工作,第二天一早,便在公園找到了同修和煉功點。此後一年,在該市及周邊地區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集體洪法,我們溶於法中,快速提高著。同時,值得一提的是,病了五年、多種疾病纏身、常年在床的母親自一九九八年農曆新年開始修煉,短短半年之內身體得到完全康復。我父親也很快得法,並在四川老家農村建立了學法煉功點,有時人多時屋裏都坐不下。大法洪傳,人心向善,學法煉功點在我四川農村家鄉遍布各地。

蒙難中原,大法弟子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天津警察抓人,我們當地學員簽名積極聲援,並去了省政府善意解釋,有七十、八十歲老人,有身懷六甲孕婦,大人,小孩,很多人。當時當局出動了防暴警察,吼聲震天,和大法弟子的平和、友善形成了極大的鮮明的反差。他們將大法弟子一車一車拉到郊區很遠的地方並趕大法弟子下車。

七•二二後,我利用出差機會到了北京,見到了許多大法弟子。幾十人在郊區租了一套房,大家非常艱苦,但大家集體學法,又特別溫馨,雖然當時恐怖籠罩,街上不時有警察列隊吼叫著經過。我留下一件毛衣和一箱食品後離開了北京,回到了南方,但當天我的手機丟失,我悟到我失去了一個機會。以後每次到北京都去天安門發正念,跟出租車司機、商店店員、酒店人員等面對面講真相

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次去北京前,我發著高燒,心裏知道是邪惡的迫害干擾,我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到達北京首都機場時我都有些昏迷,快站不穩了。到酒店後,我躺在床上,更難受了。我坐起來發正念,之後煉功,五套功法還未煉結束,已完全恢復。而另一比我年輕的同事,她感冒了,吃藥連打針的,第二天我主持會議,她上午還不能參加。對比之下,甚麼更科學?大法「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精進要旨》〈證實〉)。大法才是更高的超常的科學。

無理抓捕

一九九九年底,我們十多人在公園交流,被警察跟蹤和無理抓捕。他們沒給任何理由和手續,非法的將我們關進了派出所。他們還搶同修的大法書籍,對同修大打出手。我去安慰一帶著小孩的同修,也被惡警察粗暴恐嚇與呵斥。我們就在派出所裏背《洪吟》,抱輪煉功,外面很多人觀看。在第二日凌晨,我們被秘密送往看守所。在那裏,同修被野蠻灌食,一同修幾天之內被迫害致死(明慧網上有報導)。我們被強迫串小燈泡珠子──彩燈用,一天十幾個小時。另一同修與我在看守所中相互鼓勵。警察提審、誣蔑並謊言灌輸,但我們絲毫沒有改變我對大法對師父的正信。「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七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回家。

走正大法路 度過家庭情關

此事過後,我沒有告訴在老家仍在修煉的父母,但跟我一起修煉的妻子迫於壓力和恐懼不修了。家庭的壓力非常之大,妻子讓我在她與大法之間作唯一選擇。我內心極端的痛苦,我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請幫幫我,我一定要堅持下去,甚麼也不能阻止我修煉。我漸漸清晰了,我接著對妻子說,我不願離開你,我沒有錯,大法沒有錯;如果你真的要離開我,我會祝福你。妻子哭的更厲害,說是怕我再出危險,都是為了我好,等等。她將拿好的包扔在地上,不走了。放下了情,擺正了大法的位置,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度過了一關。

後來有一次我將真相光盤給鄰居看,鄰居還光盤時被我妻子拿到。她很生氣,毀了光盤,帶上女兒,準備離婚。我和父母親都堅持發正念,清除妻子背後的邪惡因素和舊勢力的干擾。我們悟到,更需要加大口頭講真相的力度,「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發正念不停,此事後來圓滿解決。妻子也知道了更多真相,不再干涉我和我父母親的學法、煉功、發正念了,講真相了。有時我在出租車上講真相時,她還一唱一和配合著我講。

信師信法 走正正法修煉路

二零零零年夏天,記得剛剛知道發正念,一次在我居住的小區的街道旁,有一面牆上有誣蔑、誹謗大法的宣傳欄目。我對著它發正念,大約二天後,我發現那堵牆邊一顆大樹倒下,正好呈斜三角切掉一半牆,剛好是誣蔑大法的那部份倒塌碎了。此事堅定了我和同修對發正念的理解和認識。今年夏天,我和家人(五口人又都修煉了)回去還一起見證了此神奇,並補拍了補修好的牆──斷裂面還依稀可見。

二零零一年,公司派人去俄羅斯學習運作模式,部門高層領導為我申請了名額,可是當時邪惡無孔不入,公司工會要求必須寫「保證書」和不是法輪功學員的證明。我找機會跟同事、上司(法國人和美國人),以及人力資源部經理等反映並講真相。後來,我寧願放棄該次出國機會,也不願在修煉的路上留下不光彩的一筆。

在二零零四年六月,我去德國柏林參加國際學術會議時,邪惡不再像以往那麼瘋狂和無理,沒有再要求我填寫任何該項證明或保證了。我先到了法蘭克福,去公園未找著海外大法弟子,我雖不懂德文,但我上網打印了德文真相資料,給路人和學生。在柏林遇到了同修,我們一起煉功、交流,當時感覺真幸福呀。一位當地女同修幾次參加法會,很想見到師父,都未能見到;當見到大陸去的同修時,她激動得流淚了。

二零零二年,我第一次負責公司在一省會城市的校園招聘,發現招聘資料中對大法弟子有歧視,讓老師推薦的學生標準中有一條──修煉法輪功的學生不推薦。我想:這家赫赫有名的美國獨資大公司也被江氏邪惡政權給綁架了,配合邪惡做了壞事。我發正念並私下立即修改了推薦標準,刪除了該條款要求。二零零三年,這條要求在公司全國範圍內取消了。

這六年,我出差去了不知多少城市,跑遍了大部份中國(大約去了二十六個省、直轄市),也去了韓國,菲律賓,德國等,我儘量利用機會開口講真相,發資料等。結合時事講,如薩斯,印度洋海嘯,貪污,人與人的關係,孩子教育等展開。給武警,空姐,司機,攤販,教授,酒店清潔工,服務員,農民,外資公司高層經理,白人,黑人等等,許許多多的相識不相識的人因此明白了真相,我真的感到很幸福,感謝師父的安排。只要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或讓自己神的一面「神」起來,通常立即會有話題並很快引到天安門自焚疑案、《九評》、「三退」等上面來,極少會有人反對,許多人明白真相後表示感謝,許多黨員都是幾年甚至十幾年未交黨費了,許多人願意退黨了,也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我常在的士車上講真相和發資料,安全又方便,但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也無孔不入。講真相時時常會有干擾,如手機鈴響,或旁邊馬上出現一輛警車等。發正念,清除邪惡,繼續講真相,放下一顆私心、怕心,就會多救度一方天地,就會有多一個冒著天膽下世的主啊、王啊等能明白真相,同化大法、回升!

再去執著

在過去一年多時間,我因為工作忙為藉口,放鬆了煉功、學法、講真相等。今年四月,因在客戶處吃飯時講真相,後被該客戶舉報到公司。公司領導及三個部門人員找我談話。為了公司的利益,他們不聽我再三的勸阻,仍然舉報到了公安局──雖然在舉報信中也根據實際情況為我講了很多好話,如:突出的工作業績、獲獎情況等。我也抓住機會講真相,同修和家人一起發正念,徹底清除了邪惡的干擾。已經準備好了包裹行李並外出避難的我,後來在同修家加強學法和切磋,悟到這是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只走師父要我們走的路。我當天晚上又返回了家。二天後去上班了。我不但沒有失去工作,反而工資大幅度上調了一次,同年七月和九月又連續獲公司獎勵多項。

當時,此事對我的同修父母也是個巨大的考驗,他們的怕心也去除了許多。另外,我妻子又站在了大法一邊,從新開始修煉,支持我,鼓勵我,幫我發正念等等。萬分感激師父的慈悲,妻子關閉了的天目又打開了。在我們全家陷入最困難的時候,師父給予了我們全家極大的鼓舞。從這次過關中,認識到對工作的執著太重,繼而產生的對名利、以及衍生出的對公司的情的強大執著,實質上還是沒有擺正大法與工作、與生活的關係,沒有真正將法擺在第一位。當我們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時,邪惡會自滅!

後記

以前總隱隱約約怕睡眠不足會影響第二天工作。幾天前,作為面試官和城市招聘負責人,公司二天的招聘面試工作近二十小時,晚上寫此心得體會初稿到凌晨三點,去掉怕睡眠不足的執著,當晚我一點也不睏,第二日作為主考官之一,面試時我非常精神,結果也非常理想。師父隨時看護、呵護著我們,我更明白了寫修煉體會與同修交流的威力和重要性了。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