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26日】前一段時間看到《明慧》上一篇文章中寫的,一位學員由於從修煉到現在,很長時間以來甚麼東西也沒看到,所以就失去了對大法的正信,放棄了大法修煉。看到這篇文章後,很是感慨,這位學員在正法已經到了尾聲時卻放棄了萬古難逢的機緣,想到很多至今仍然是關著修的同修,把自己的修煉體悟談一談。

我是98年10月份得法的,在明白了大法是甚麼的時候,我那個時候那個高興、激動的心情真是無法描述,真是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歡喜心」那裏講得那樣高興的不得了,萬古的緣終於接上了!我是一個男性年輕弟子,修煉之初執著太多了,顯示心也非常嚴重。踏入修煉之門後,看了《轉法輪》中「自心生魔」那一節,怕自己把握不住,我特此在師父的法像前面敬了一炷香,我對師父法像說:「師父,我不要開天目,我就閉著修」。發下這一願後,我就是到現在也是甚麼都沒看見過,當然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在一段非常艱苦的情況下,我堅持在看《轉法輪》,師尊為了鼓勵我,讓我看到轉法輪的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小佛。開始修煉的時候還感覺到法輪的旋轉,身體飛速的擴大,到了現在基本上甚麼都感覺不到。可是我知道師父確實如《在美國講法》開頭一段講法中說的那樣:「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而且我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你。」下面就從我修煉中的兩三事談起。

有一次晚上,我一直在學法,到了11點時,感覺實在睏得不行了,眼皮之間好像用膠水粘在一起了,我就想先睡一會吧,到了12點一定起來發正念。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睡得正香時,忽然思想中有人非常響的「噹」的一聲敲了一下鑼,我一下子就醒了,一看時間,11點50,噢,是師父叫我起來發正念呢,趕緊爬起來開始發正念。

還有一次是在北京出差時,到了一個同修家去切磋,遇到一個已經離開大法好久的同修,她在迫害開始前一直在修煉。迫害開始後,她就不精進了,幾年了沒看過大法書,就知道大法好了。可師父也沒放棄她,她離開家鄉到北京找了一份工作,哪知就租了這位同修家的房子,師父就點化她和這位同修一起精進。頭一天晚12點,我和她們兩個人發過正念。到了第二天早上六點開始發正念的時候,我和那位同修一起發正念,她睡懶覺,不想起來,這時師父就給她思想中顯現出來我和那位同修在一起發正念的場景,然後催她也起來發正念,可她實在太睏了,還是不想起來發正念,後來師父給她顯現出來一幅場景,那位同修領著她從一級一級很高的台階往上走,一邊走的時候一邊在打掃台階上的灰塵和雜物,然後她就醒了,我們也發完正念了。然後她問我們說:「你們是不是發完正念了?」我們問她怎麼知道,她就把這些情景告訴我們了。

還有一次我母親到我家來小住幾天。雖然因為我在以前遭受迫害時,讓她也為我擔驚受怕很多,可她一直相信她兒子是好人,相信大法是叫人行善的,是好的。我就告訴她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我媽媽就在睡覺前就念。結果我媽媽第二天早上就告訴我,說她早晨起床前,看見床邊一個穿著道袍的人,鬍鬚是白色的,很長,還拿著一個道觀裏用的那種很長白鬚的拂塵,很慈善,雖然她從未見過,可她心裏一點也不害怕,還覺得挺好的,過了一段時間後隱去了。她問我看到的這個老道是甚麼人,我就告訴她,這就是大法的師父-李老師,李老師是現世度人的佛,有時也顯現出道的形像。

最近一段時間也發生過一件有趣的事情。前一段時間,我一直在利用著各種機會向別人講清大法的真象,結果一天早上上班時,接了一個加拿大的國際長途,把我嚇一跳──我也不認識甚麼加拿大的人。一聽,原來是七、八年前在學校的一個朋友,也有了七、八年都沒有聯繫了。她告訴我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前一段時間忽然晚上做夢看見我:夢中的我很奇怪,成了一名大學的教授,而且是法律系的,專門給學生講法律。其實我知道師父在借她的嘴來鼓勵我,而且讓我把和她的這段緣接上,讓她聽真象呢!

我聽了那位同修因為一直甚麼也看不見而放棄,我感到很心痛。看見與否,那是修煉這條路上師父有序的安排,看見看不見又有甚麼關係呢?修就是修自己這顆心,求這些幹甚麼呢?修成了不就甚麼都看見了嗎?我想這位同修是不是要找一找自己的根本執著呢?自己到底為甚麼而修啊?難道就是為天目能看到甚麼嗎?其實不管我們是否看見,師父真的就在我們每一個真修者的身邊,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