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眾生

——學習新經文《越最後越精進》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11日】師父新經文《越最後越精進》發表後,同修建議我寫一寫自己的體會。我覺得自己心中也有些東西可以寫,於是就寫了初稿。可是一位同修看了之後,說「太空了」 、「教訓人」,於是我做了大量的修改。另一位同修看了修改之後的稿件評價說,沒有把自己放在其中。

看了同修們的反饋之後,我在想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想我得看一看自己。於是很快就發現,自己有一顆很強的保護自我的心,不願意剖析自己,害怕自我被曝光。還有一個原因是,當天同修在交流討論時,提到了一些地區有的老學員出現消沉、個別學員甚至不想修了的例子,所以腦子裏想的一直是其他學員哪裏不精進,自己覺得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也就沒有把消沉、不精進和自己聯繫起來。

想到這些後,我認識到自己帶著 「和自己沒有多少關係」的強大執著來看師父的講法,覺得師父是在講別人,對師父的經文理解的非常膚淺和片面。學法是多麼的嚴肅神聖,自己卻帶著這麼骯髒的心來學法。想起來真是十分慚愧,我想起了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講的:「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

師父在《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中回答和病有關的一個問題時說:「那麼他表面上在煉功,他本質上還是為了治病。他不在騙我、騙人、騙大法嗎?他騙誰都是假的,騙自己才是真的,真實的心理的轉變那才是真修。」

想一想自己,每天三件事都在積極的做,也經常鼓勵其他同修精進,別錯過這萬古機緣,遇到的一些執著也能去掉,但是在內心深處對自我的維護和執著仍然根深蒂固,不去面對它。這在本質上不和那個想治病的人一樣嗎?表面上證實法的事都在積極的做,可是內心深處還是為了維護自我不受傷害,這也是在修煉中沒有精進的一種表現啊。

師父在《法輪佛法(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得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說:「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靜下心對照一下自己,我發現自己平時很注意「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例如在一些矛盾衝突中,自己表面上是不動心,但是內心深處實際上是圓滑處世、明哲保身,或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很像常人中的老滑頭。看到學員有執著心時也不願指出,怕得罪人,害怕對方不高興,自己受到傷害。

正法越到最後,法對我們的要求越高。我們知道,舊宇宙從根本上是為私為我的。反觀在這幾年的反迫害中,自己確實去掉了很多執著心,證實法的事情做了也不少,但是根本上的為私為我還很頑固的隱藏在內心深處。師父講過要進入新宇宙就要達到新宇宙的標準。我想,如用煉金來形容修煉,那麼即使純度已經冶煉到了90%、95%,甚至99%,但是如果停滯不前,沒有達到新宇宙100%的要求,仍然功虧一簣。自己儘管在證實法的路上一直走著,但是抱著自我不放仍然是很危險的啊。

明慧網不久前登了一個叫「王善人『修佛』」的古代修煉故事。王善人一生向善,想要修煉,但是不知道怎麼修,就去廟裏問和尚,和尚就告訴他回家天天敬佛、燒香。沒有人給王善人講法,他不知道修煉要去掉人心,自然經不起考驗,攢了三石六鬥香灰,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現在師父親自傳法度我們,還經常發表經文糾正我們在修煉中出現的偏差,我深深感到在大法中修煉是多麼的幸運!師父的洪大慈悲我無以言表。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更加精進,修好自己,走好證實法的路,才不辜負師父和眾生的期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