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10日】記得是五月二十號晚九點,和一位同修共同發正念,前五分鐘清理完自己,剛一立掌,我看見我每個指尖都有一尊小佛,晶瑩剔透,閃閃發光,這光直達很深的空間。我守住心性,守住一個「滅」字並請師父加持;換「蓮花掌」時,空間場中有許多淡紫色的蓮花在飛舞,這蓮花也是晶瑩剔透紫光閃閃,我守住心性,默默告訴自己:這是師尊的鼓勵,不能生歡喜心。這次正念效果特別好,感覺也特別好。發完正念,和同修就此事切磋,我們一致認為這是師父鼓勵我們,今後要努力學好法,把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做得更好,讓師父多一點欣慰少一點操勞。

事後,也就沒再多想甚麼。

大概月餘左右,我無意中聽到一位同修和輔導員在議論我,使我心中豁然一亮,一下明白了:修煉,就是每一次面臨大小選擇的時候都選擇法、選擇正念。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五月中旬,一同修突然被惡警綁架,同修們考慮到我的安全問題,在另外地區給我找了一份工作。幾位同修再三催促,當時我想: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或許是師父的安排,走就走吧,只要不脫離修煉環境,到哪兒都是證實法!

誰知,到那兒卻意外的遇到一位能修電腦和打印機的同修(其實這是師尊的安排)。我喜出望外,因為我所在地區資料點的設備輪番壞,電腦壞罷打印機壞,實在沒法子,就要帶到幾百里以外的地區去修理,很不方便,再加上這次這位同修出事,上網點癱瘓,「明慧」、「正見」的材料也沒地方下載了,同修們正犯愁呢,我這一趟,兩個問題都解決了,我當然非常高興。

我沒有遲疑,毫不猶豫,立即放棄那份工作,帶著同修幫我們買的「U盤」,返回去。從此往來穿梭於這兩個地區。這一跑就是兩個月,直到把已壞的設備全部修好,把上網點從新建好。這期間,帶著設備兩地跑所擔的風險自不必說,生活上往往一個饅頭兩根黃瓜堅持一天,更沒法子喝水,時至六、七月份,高溫加焦渴,那滋味可想而知。

我後來無意中所聽到的,正是同修與輔導員為這事兒誇我呢。其實,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誰都會這樣做的。我不會為之所動,但是,我為此聯想到了文章開頭師尊對我的鼓勵,回想到了六年修煉歷程的每次選擇。

其實,我的修煉歷程非常簡單:邪惡打壓的開始,我並沒有走出來,那時我得法不到一個月,眼看著輔導員和堅定的同修,被抓的抓,判的判,我懵了。直到2003年7月11日,一位被關了三年,剛剛放回來不到半年的同修,再次從家中被綁架,我才走出來。我們那兒是重災區。那時,我找不到同修,找不到資料點,沒辦法,買幾張紅紙,裁成32開,裏面寫上自編的真象內容,紅的一面用隸書寫上「法輪大法好」。就這樣,在家寫兩天出去發一天,幾個月下來,我所在地區30公里以內的集鎮、村莊,我跑了個遍。直到一位知道資料點的同修找到我,才結束了這段自編自發真象材料的歷史。這期間,有一次,我騎自行車,往返90多公里,把真象資料撒到了關押這位同修的洗腦班的院內。

我們處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所以我們也就有著特殊的修煉方式,雖然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我們不承認,但是,事實使我們必須學會選擇!每次選擇,就是生與死的考驗;每一次選擇,就是選擇生與死;在選擇中昇華,還是在選擇中消亡!這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之路。在選擇中我哭過,我笑過,我孤獨過;我苦過,我甜過。我在選擇中成熟,我在選擇中昇華。在選擇中,我離師父越來越近,時時感覺到師尊就在身邊。

有一次,到一邊遠地區發真象資料,那裏我從沒有去過,回來的路上,聽路人講:「這條河,上下三十里,就這一座石板橋。」可在回來時,我恰好就走在了這座橋上,如果沒有師父法身的引導,那天到半夜我也回不了家。還有一次,臨出門時,我對師父說:「師尊,今天的行程請您幫助,因為我剛到這裏,環境不熟,不知道該到哪裏去,我一切聽您的。」結果,一出門,一條黃沙鋪的路面展現在眼前,我順著這條路到了一個很大的村莊。昨天剛下過雨,道路非常泥濘,可這泥就是不沾我的車子,看起來無法走的地方,我的自行車都能通過。進村時,村裏的一群狗不僅不咬,反而像迎接主人一樣,圍著我搖尾撒歡。那天做的非常順。出村時,還是那群狗,一直把我送出村很遠,搖著尾巴向我告別。

更神奇的是:有一次,我到二十公里外的集鎮上發資料,出發不到五公里,我就隱隱感到自行車前輪有異常,當時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師父保護,絕對不會有事兒。就這樣,發完資料,返回家,已是下午六點,一切正常。到家邊兒一個修車點兒時,我忽然想到上午感到車異常,順便讓他看看,結果修車人卸下前輪忽然驚叫起來:「我的媽呀,您老太太真是福大命大呀!這前軸斷成這樣兒了,您還能騎呀?」說著手托著斷成兩截的前軸讓我看。我深感大法無所不能。我順便就此向修車人洪了法,最後我說:「如果沒有師尊的保護,我絕對不可能騎著斷了前主軸的自行車跑至少七十華里,而且有三分之二的路都是坎坷不平的鄉村土路。」修車人連說:神啦,神啦!

在選擇中,像這樣神奇的例子還有很多。例如,我到一個非常邪惡的鄉鎮發資料,中午,鄉政府的大門洞裏有很多人納涼,我進不去,求師父幫助,結果不一會兒,一個閃電,一個炸雷,一陣狂風暴雨,納涼的人們都回去睡午覺。轉眼,雨停了,整個鄉政府大院靜靜的,我如入無人之境,把鄉政府大院發個遍,一個房間都不落,警車上、法庭門口,都放上了真象光盤,足有二十分鐘,一個人都沒出現,我順利離開。

還有一次,我到外地修打印機,正等車時,忽然,大粒的雨點砸了下來,我急忙求師父:「師父呀,我淋點雨不要緊,機器不能淋雨呀,同修們都在盼著這機器吶。」一會兒車來了,上車後,我一看,不但機器沒淋雨,我身上連個雨點也沒有。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這裏不再一一列舉。

總之,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你選擇了修煉,只要你站在法的基點上去做,只要你有這個心,有做的過程,一切都有師父安排。

我無意證實自己,我只不過是想告訴至今仍沒走出來的同修,無論你是甚麼原因,甚麼理由,你都是選擇了「為私」,未來的新宇宙是不會接納「為私」的生命的!

個人所悟,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批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