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疾病消失 堅持信仰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9日】我是1998年4月底才有幸得到大法。得法很晚,但受益很多。很久以來一直想寫出自己修煉親身體會。苦於自己寫作能力很差,理論方面更是不擅長,因此遲遲未能如願。目前正法洪勢已近尾聲,我想盡我最大努力把自己修煉的過程和體會寫出來,一方面與同修共勉,一方面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未修煉大法前我身體很糟,從頭到腳都是病,老中醫摸我的脈都直搖頭。我身體病很雜,高血壓、心臟病、骨質增生、頭暈、鼻炎、四肢冰涼、肺結核。曾經做過三次手術。身體少了好幾個件,用醫生詼諧的話說「看不出,你還是久經沙場」。(老病號的意思)

我一身沒有甚麼嗜好,就喜歡看書。古今中外只要碰上都要看看。到50歲以後看書就比較困難了,就在得法以前,幾乎無法看書。拿到書以後前先要躺下,然後戴上眼鏡。翻過去看一會,再翻過來看一會兒。很累,坐著看就渾身難受。所以就很少看書了。嘗試了很多方法,吃了不少藥。最後發展到渾身疼痛難忍,痛起來不能動,不能坐,有能躺,難以形容。

那時很多氣功師治病,我也煉過幾種氣功,起初還管用,時間一長就不行了。到頭產生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就甚麼功也不想信了,因此與大法多次擦肩而過。未能入門。終於,某天一位鄰居告訴我說她也在煉法輪功。我當時感到很吃驚!問她你們法輪功有書嗎?她說有,她非常熱心的邀我到她家看書,我迫於對方一片誠心,進了她家門,當我打開書一看,一下驚呆了!認識到這不是一般的書,是一部天書。一下使我明白了許多人生道理,一天不到就看完了第一遍。真是相見恨晚。第二天我就找到大法煉功點,從此風雨無阻。

得到了真理,知道了做人的意義,放下了治病的想法,我的身體發生著根本的變化。當然這其中也包含著很多過關的痛苦,想到師父說「甚麼是苦中之苦?佛教中認為當人就是苦,只要你當了人,就得受苦。」《轉法輪》我悟到有這個身體其實就是來還債的。師父告訴我凡事沒有偶然,都是必然。你要修煉,你要走了,你生生世世欠下的那麼多債你不還能行嗎? 98年9月底,剛從煉功點回家,一進門門感覺脖子被人揪了一下,用手一摸忽然鼓起了一個大包,就像男士的喉結。鏡子裏一照很明顯。我當時心裏緊了一下,心裏也知道是討債的來了,但這麼大的難,心裏還有點虛,而且來得這麼突然。但很快就冷靜下來,放下心,第二天始發燒,吃不下東西,食道處感覺很噎,嚥不下去。為了過關順利,少些干擾,我就換了一件高領衫,不讓家人看見。但有兩個同修看見過,摸過,燒了五天後就不燒了,也可以吃東西了,但還是噎得慌。每天食道外就像哽了一個涼紅薯,大約近一年才完全消失。包也沒有了。總之以前所有的疾病幾乎都好了。沒好也穩定了沒有再發,比如腳氣、骨質增生、鼻炎都痊癒了。手腳也不涼了,多冷的天也感覺不到腳冷,稍穿厚點就熱。大便也恢復正常了。以前很多東西都不能吃。現在想吃啥就吃啥,吃甚麼填胞肚子都一樣。

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前不久還看見電視上闢謠說國家領導人沒說不讓群眾煉法輪功,還重點強調說也沒說不讓黨員修煉法輪功。做夢也沒想到他們竟如此不負責任的出爾反爾。霎時風雲突變。這時我才體悟到甚麼叫「震驚」。天黑沉沉的,整個中華大地被紅色恐怖籠罩著。電視報紙整版整篇每天像翻燒餅似的重複著一些拼命攻擊法輪功的文章。江××出於個人不可告人的目地,膨脹的妒忌心所致,利用他手中的權力,調動國家宣傳機器和政法系統,對按照真、善、忍修煉的大法弟子開始全面、殘酷的迫害,為了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地,大肆編造自焚、殺人、自殺等謊言。栽贓、嫁禍、誣陷法輪功。

緊接著各地派出所等一些相關單位的不法之徒開始大規模的抄家、抓人,我家也不知被翻了多少遍,光2000年航天分局對我家至少抄了兩遍。杜沛、郭小何、弓建國、張軍等人,還有幾個不認識的,真是全副武裝,杜沛拿走了我的一本《轉法輪》、錄音機,郭小何拿了4盒磁帶,弓建國拿走了一本《在美國講法》和一本《在悉尼講法》的書。北幹派出所抄了兩次。1999年8月,第一次拿走兩盤磁帶。2001年11月5日第二次抄家,因我身上帶著幾份不乾膠,被綁架到派出所。我告訴他們大法真象,告訴他們電視上對法輪功的報導都是不實的。講我自己親身修煉親身受益的體會。我對他們說,我們想去北京告訴國家領導人真實情況。你們又不讓上訪,所以只好用傳單這種形式告訴民眾法輪功被迫害是怎麼回事。但他們對正面解釋根本不聽,反而說「問你姓名、住址你半天不吭聲。一問你法輪功,你就說不完了。」後來還說我態度不好,拘留我15天。在拘留所受的是罪犯一樣的待遇,早上剩飯煮稀飯,也沒菜,後來家裏人送了點鹹菜他們不給我,他們加工了一下又拿來賣給裏面其他的人吃,一份6元。我看著就覺得這鹹菜的切法很熟悉,回家一問果然給我送了一包鹹菜,被警察侵吞。那裏面甚麼東西都比外面翻番的貴,用的捲紙外面捌角他們賣捌元,不准外面送日用品,必須在裏面買。每天早晚兩餐吃的都是清水煮爛土豆,或白菜幫子。蒸飯的盒子從來不洗,一個姓曾的警察時不時在上面叫罵一通,罵完趕緊跑,很反常。

2003年4月15日,龍泉鎮派出所對我抄了一次家,拿走師尊的照片和經書。我一共才三盤煉功帶,李亞飛就拿走了3盤,我說他:你肯定拿的我孫兒的英語帶子,為了立功,弄虛作假,他表示承認,後來回家一看煉功帶在師父的呵護下,沒被拿走。李亞飛在訊問時自說自錄,然後讓我簽字,我拒不簽字,他說我是重犯,應該刑拘,非法關押至15天時他又來讓我簽字。他說簽字後20天就可以回去,我說那不是我說的,憑甚麼簽字,應該無條件釋放我,李亞飛關了我45天。

在20監室的人比較多,還有幾個曾經在外面打著大法旗號騙錢的人,我告訴她們法輪功真象後,她們都很吃驚,表示出去再也不幹了,其他幾個犯人知道真象後,表示有機會出去,一定找我學法輪功。她們明白真象後,我在裏面煉功,她們幫我遮掩。勞教所的高容和一個姓度的女警,經常要把她們個別叫出去彙報,如果舉報我在煉功她們可以減刑,可她們誰也沒說。這都是她們回來後告訴我的。由此可見邪惡之徒真是太不得人心了。同時我也為這些明白真象得救度的人感到欣慰。這一切都是恩師無邊法力的安排。

另外,我丈夫是搞政治工作退下來的。從江氏迫害大法以來他一直反對我煉功。在我修煉大法以後身心的巨大變化,他都看在眼裏,由一個非常頑固的人到現在也走入大法修煉。而且非常精進。他的血壓一直高居不下,骨質增生疼痛難忍。吃藥越吃越嚴重。通過煉功很快恢復了正常,血壓居然降到了80──140,骨質增生也明顯減輕。

希望那些固執的人們趕快醒悟吧!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以上是個人修煉體悟,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