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找回自己 堅定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9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九年的修煉道路上,特別是一九九九年7.20後在證實法的道路上,經歷了一個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的魔難和過關的考驗。現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供同修切磋和參考,有不對的地方望慈悲指正。

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這一個時期當中,我堅信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為了證實大法,我與同修一起學法、切磋,共同一起印發真象資料。2000年初我被當地610非法抄家、關押。在市看守所和收容所關押了五個月的期間裏,惡警多次提審我說:只要你配合我們,做到兩點我們就放你回家,第一點是你放棄修煉,第二點是講出和你一起印發資料的人,否則就要判刑、勞教等等。

在這生死攸關面前,我回想起我得法前的那段歲月,我被病魔折磨得簡直生不如死、苦不堪言的日子,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是法輪大法給我開創了第二次生命。我怎麼能放棄修煉呢。此時此刻我堅定的說:我相信師父和大法,我相信自己做一個好人沒錯,堅決不放棄修煉、堅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我選擇了修煉,沒有說出印發資料的來源和同修,故而被非法勞教兩年。

2001年初,我被送往貴州女子勞教農場(中八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看到了許多被非法判刑的同修,當我看到他們時,心裏特別高興,她們紛紛圍過來看我,心裏想,終於看到了親人了。可是在我和她們接觸中,她們的言論使我的思想產生了迷茫。她們說甚麼「不用看書了」等等。由於自己平時沒有加強學法,現在又失去了學法的環境,致使自己正念不足思想迷糊。自己就認同了她們的說法,放棄了正念,不知不覺中和她們(邪悟者)一起服從了舊勢力的安排,寫了保證書。也寫了一些與大法不相符的話。

在這期間,每當我靜下來細細思考時,我又感覺到不對,腦子裏總是迷茫,理不出個頭緒來。正在我惶惶不安、萬分苦惱時,又一批大法弟子被非法關了進來,她們帶來了師父的新經文並寫給了我,當我反反復復的讀了來之不易的新經文後,我眼前一亮,猛然驚醒過來,正如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的:「……那些假冒學員的敗類動搖你們時,它們多數說自己是學員、已經圓滿了等等鬼話。你們能放下生死是了不起的,但是也不能為圓滿而產生執著,這是有漏啊!這也正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在師尊偉大慈悲的點化下,我從邪悟中清醒了回來,重新找回了自己。

師父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說:「在編造假經文、不許學員睡覺、栽贓陷害、造謠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騙、高壓下,一些學員在神志不清時被迫寫下了甚麼所謂的「不煉功」或「悔過書」之類的東西。這都不是學員內心真實的表現,是不情願的。雖然他們有執著,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認這一切。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該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此刻師父的話,字字句句展現在眼前,我明白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走的路,為了歸正自己證實法的路,我馬上發表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和其它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並寫到: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是好功法,師父是好師父等等。

由於在法上的認識提高了,加強了正念,從不知不覺中被轉化又回到了堅定的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中來。就這樣惡警把我關進了三樓嚴管班(二樓是關押所謂轉化了的學員),每天24小時對我進行監管,一直到2002年7月18日正念走出。

回到家中就抓緊學法,之後又去與同修切磋。2002年10月30日當我們前腳剛到同修家才幾分鐘,惡警後腳就跟到了同修家,我們三人都給抓到了公安局,惡警以我們非法聚會為由說要拘留我們15天,又把我們關押進了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後,已超過了拘留時限也不放人,也沒人過問,就這樣關著,我越想越不對,我立刻向看守所提出質問:第一,你們抓我們本身就違法;第二,現在你們超期拘押又違法;第三,你們必需無罪釋放我們。過了幾天,惡警非法提審我,並要我穿犯人的衣服,為了抵制迫害,我理直氣壯的質問他們: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都是好人,都是行善重德做好事,事事都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有甚麼不對,我不是犯人,我是中國公民,我堅決不穿犯人衣服。此時我心中只有大法,沒有「怕」。

為了爭取煉功的權利,我開始絕食,並提出要求:同意我煉功就吃飯,不同意就一直絕食下去。在絕食期間,我時時默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在強大的正念作用下,警察同意我在看守所煉功。

又過了一些時候,我所在的當地派出所惡警到第二看守所又非法提審我,並謊言欺騙我說:我們來接你回家。我知道他們沒有安好心,要我坐他們的車走,我堅決不坐,我說:你們放我回家就讓我自己走,為甚麼要攔著我。就在爭執過程中就有許多人圍了過來,我就藉機給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的真象。惡警一看嚇慌了,幾個一起把我圍住硬把我拉上了汽車又把我綁架到了收容所。在收容所由於我堅修大法,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我又被非法判刑一年,第二次被惡警非法關進了貴州省女子監獄。

在這一年的非法關押期間我又通過絕食爭得了煉功的權利,同時,事事處處用真善忍來衡量自己,用大法來鼓勵自己,正念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惡,不穿勞教服,不參加勞動,要求無罪放人。一年期滿後,惡警要我寫保證書才放我,我堅決不寫,並嚴正指出:你們非要我寫,我就在這裏一輩子我不出去了。惡警看我這麼堅決,最後只好放我回家了。

回家後我就加緊學法煉功,並與同修取得了聯繫,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了解了正法形勢。在修煉中走過的風風雨雨使我更加堅定,正念更足。我一定要按照師父要求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在這萬古難遇的偉大時刻做好「三件事」,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世間行,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