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也棒喝》看到和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7日】有一位同修是1992年得法,迫害開始時她就放棄修煉了。她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支撐不住了,就請了歪門邪道的人看病,那個歪門邪道的人說:「你得請一個佛塑像,但得用你的法輪大法書交換。」同修為了自己好病,竟然把大法書籍交給那個人,並把沒開光的佛像拿回家中,可是病不但沒好,反而更加嚴重了。整天昏昏欲睡、有氣無力,每天惚兮恍兮的,精神好像麻木了。

有一次同修推自行車過鐵道時,前轂轤和一條腿剛過一個鐵道,列車鳴著長笛奔馳而來,她想這下可完了,用盡全身力氣也推不動自行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唿」一下覺得車和人飛過鐵道,自己也不知道怎麼過來的。真的是把她嚇清醒了,她知道是師父救了她,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還得修煉。就把佛像退了回去,但大法書追問多次也不給。拿無價寶書換一個沒開光的佛像,如此糊塗,師父還救了她的命,還拿她當弟子待,因為只要正法沒結束,都還給機會。師父真慈悲啊!

同修還要煉功,於是找我幫她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我的天目看到她被有形的無形的、有光的無光的黑手、亂法爛鬼困擾著,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滅掉了這些邪惡。我幫這位同修發近兩個月的正念,清除了大量紅色的髒水、黑色的髒水,這個同修最後恢復了健康。可是她修煉仍然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身體時好時壞,她說:「我也天天煉功、發正念、看書學法,怎麼病不徹底好呢?」這個同修心想,我也天天發正念滅掉邪惡,我大法弟子為甚麼仍被害呢?這個同修沒有在心性上找原因,只注重身體的變化,因此變得焦急又帶疑惑,在法中又徘徊了,修煉也又不精進了。因此身體又不行了,功也不想煉。

師父發表了新經文說:「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想落下一個人……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她看經文後又開始修煉了,但不講真象救度世人,只是在家修。一次同修和姐姐上醫院看病,姐姐針灸,她也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正好腿疼也就扎上針了。這樣已經好了的病又翻出來了,所以又找同修幫助發正念,我的天目看到這個同修被困在有五分管粗的螺旋鋼筋,關在十八層黑綠色的鐵籠子裏。我發正念,正法時期修煉的弟子一切由師父安排,不是師父安排的都不要,舊勢力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並念正法口訣,並請師父加持,一道金光破一層鐵籠子,一直破到十四層時,我又加大力度請師父加持,四道金光一下破開了最後四層鐵籠子。十八層鐵籠子全破開了,她從裏面走出來了,實際是師父打開了十八層鐵籠子救了她。又給了她第三次生命。

我把發正念時看到的情景告訴同修,同修默默的雙手合十,從內心裏流出了感激的淚水,感謝師父的威德。她說「不能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要不是師父慈悲幾生幾世也超生不了。」她說:「師父都『棒喝』了,看到危險已向你們走來了,重重的敲了我一下,我還執迷不悟,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一定要把師父的再造之恩化做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行動。」

她堅定的走出去了,悟到要堅信師父,堅定正念,圓容同化大法,歸正自己才能救度世人。遇到危險時喊師父,遇到困難時喊師父,跌倒了爬不起來喊師父,思想化不開結時還喊師父,發正念時請師父加持,出去講真象、救度世人還喊師父。從修煉到現在,每個學員都不止千萬遍的喊師父,師父總是萬般的呵護。我對佛恩浩蕩有了更一層次的體悟。最後用師父的經文共勉,師父說:「我李洪志講出的法是千古以來人都想知道、都想得也得不到的,(鼓掌)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冷靜的想一想,那些沒做好的,千萬別因為無理智與人的執著毀了自己的永遠。」(《2004年芝加哥講法》)

舊勢力的安排就是要毀掉這個學員,可是師父珍惜每個學員,只要不結束,都在盡力幫、盡力救,儘管有人做得這麼差,師父仍然沒有放棄他們。希望所有的學員都要珍惜師父的慈悲,尤其是那些掉隊的人,更要抓緊跟上,不要一誤再誤。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