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盤錦市惡警劉煥章等多次綁架大法弟子家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5日】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新立派出所所長劉煥章,2004年12月28日將被迫害得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蔣秀蘭的丈夫劉玉琦綁架,劫持到大窪拘留所非法關押。目前,蔣秀蘭的家中只剩年幼的女兒劉瑩自己在家,經常哭泣。

此前,惡警劉煥章到劉瑩所在學校--大窪縣新立中學,與校長羅一郎逼問劉瑩母親和姐姐的下落。劉瑩說:「你們竟騙人,到我家說不抓我媽了,可是到隔壁大爺家說,你看到蔣秀蘭回來舉報後給你2000元錢。」校長羅一郎說劉瑩態度不好,惡語相加,並且多次粗暴動手打劉瑩。

二年多來,惡警劉煥章對蔣秀蘭一家的迫害一直沒有停止,並且使用流氓、欺騙、威脅等邪惡手段,無恥至極。從2002年開始至今,蔣秀蘭被迫流離失所,家裏欠了很多外債。更為令人痛苦的事,她的丈夫、兩個女兒和妹妹都受了惡警劉煥章的邪惡迫害,這些不修煉的家人,包括70多歲的父母和其他親人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特別是兩個未成年的女孩子,她們非但不能受到照顧和呵護,反而承受了甚至連成年人都難以承受的精神壓力和邪惡迫害,她們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一、蔣秀蘭被迫離家出走 家人遭株連迫害

2002年4月份,惡警劉煥章開始抓捕所轄區內的所有大法弟子,蔣秀蘭被迫離家出走,住在大法弟子家中,又被遼河油田公安局綁架,並非法判勞教1年。因不配合邪惡,在遼河油田看守所絕食絕水,13天後奄奄一息,被她妹妹接回家中。

2002年9月份,新開派出所所長陳百發懷疑新開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去了蔣秀蘭家,到蔣秀蘭家抓人,蔣秀蘭沒在家,知道消息後又一次流離失所。此後大窪公安局和新立派出所開始了對蔣秀蘭一家的邪惡迫害。劉煥章找不到蔣秀蘭,氣急敗壞,將蔣秀蘭的妹妹非法拘留15天,原因是在蔣秀蘭被非法關押在遼河拘留所絕食後生命垂危,遼河公安局通知她妹妹來接她,她妹妹簽了字。扣留妹夫24小時。蔣秀蘭的丈夫當時在王家農場打工,被王家派出所抓到大窪縣公安局,被非法審訊3個小時。

二、15歲女兒劉娜被非法拘留

惡警劉煥章在抓蔣秀蘭妹妹的時候,發現了在外打工的大女兒劉娜的手機號(當時劉娜15歲,因母親流離失所家庭困難,被迫停學)。劉煥章到小女兒劉瑩(當時9歲,在上小學)所在學校欺騙學校和劉瑩說:「你老姨想你,我帶你去看看她」(當時劉瑩的老姨已經被抓到派出所),劉瑩看到她老姨正在派出所哭泣。劉煥章帶劉瑩看她老姨是假,為的是找她大姐劉娜。它們強行把小孩帶上車來到興隆台環球電子市場,讓孩子找她姐姐,劉瑩說:「我不知道往哪裏去」。在市場他們在向服務員打聽劉娜時說:「這孩子(指劉瑩)要找他姐姐劉娜」,劉瑩說:「放屁」。服務員聽了後就不再答理他們了。

惡警這次沒找到劉娜,還不死心,後來不知他們怎麼找到劉娜的駐地,將劉娜抓捕。劉煥章在找到劉娜時惡狠狠地說:「我一定給你勞教,否則你會報復的」。劉煥章將一個15歲的孩子送進了大窪拘留所,孩子怎能想到,在拘留所裏,見到了已經被拘留的老姨,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

幾天後,盤錦市興隆台區惡警張潤秋等為了找和劉娜在一起住的大法弟子(因為沒地方住宿,劉娜和一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住在一起),把劉娜送進到盤錦市看守所,惡警對劉娜進行恐嚇、威脅,惡警把劉娜帶到大連,又帶到馬三家教養院,威脅說:「你如果不說出你母親和知道的大法弟子,就給你扔到這裏教養」。還誘騙孩子說:「你要說出來,我們出錢供你上學」。

劉娜被非法拘留18天後才放出。當時把家裏做父親的劉玉琦急壞了,到處求人打聽消息。此後,興隆台分局和劉煥章等惡警又多次騷擾劉娜。劉娜,小小年紀不敢回家,連電話都不敢往家裏打,不願給家裏訴說自己的痛苦,經常一個人偷偷哭泣,一直不敢公開露面。

三、惡警劉煥章以偽善欺騙

惡警劉煥章見硬的不行就開始按照「黨的一貫政策」開始欺騙。2003年11月份,劉煥章又一次來到蔣秀蘭家,跟劉玉琦說:「你讓蔣秀蘭回家吧,我們不抓她了」,可轉身到鄰居家說:「看見蔣秀蘭舉報給你2000元錢」,被劉玉琦聽見。

2004年11月份,惡警劉煥章又到蔣秀蘭家,因她丈夫不在家,就給蔣秀蘭的弟弟家打電話說,要跟你們說說你姐姐的事,然後又往孫家大隊打電話,讓他們通知她的娘家人說,中午派出所的所長要來他家。劉煥章來到她娘家後,把她的弟弟,妹妹(他們都各自成家了),父母叫到一起說給他們開個家長會,問知不知道蔣秀蘭的下落,還說:「讓她回來吧我們不抓了,看看家裏沒個女的怎麼行,你看劉瑩吃的叫甚麼飯,整天盆朝天碗朝地的,回來哪怕一天掙10元錢也比在外面強」,還說:「我是所長,新立農場我說了算」。

多次給家裏人的迫害,老人不敢相信他們的鬼話。可是他的到來,把老人可嚇得夠嗆,幾天睡不好覺。劉煥章又多次來到蔣秀蘭家跟她丈夫說:「蔣秀蘭沒事了,以前判的勞教期已過(把勞動教養票也拿來了),讓她回來吧,哪天我給你們寫個書面保證,蓋上印章給你送來」。劉玉琦說:「既然不抓她了你還來幹啥」, 「我得看到她本人」,劉玉琦說:「既然沒事了不抓她了,看她本人幹啥?」劉煥章說:「上級得看到她」。李玉琦說:「誰信你的,我們家人都被你騙過多次了,我們都被你坑苦了」。

四、蔣秀蘭勸善,惡警變本加厲迫害

大法弟子蔣秀蘭為了讓多次迫害自己家屬的當地派出所劉煥章等警察明白真象,給他們寫了一封勸善信,由小女兒劉瑩兒親自送到了派出所。當寫這封信的時候,蔣秀蘭真心為劉煥章等人好,希望這些人能明辨是非,不要再做惡,給自己選擇一個未來。她是流著淚寫的這封信。劉煥章等惡警不知悔悟,反而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弟子家屬。

2004年12月28日,惡警劉煥章到大法弟子小女兒劉瑩所在學校-大窪縣新立中學,在校長羅一郎的配合下,劉煥章逼問劉瑩母親和姐姐的下落,問她母親甚麼時候回來過,並且問他姐姐劉娜的下落和電話。並且說,那封信是威脅他,問是哪來的,並且懷疑是她和姐姐寫的。劉瑩說:「不知道,並說你們竟騙人,到我家說不抓我媽了,可是到隔壁大爺家說,你看到蔣秀蘭回來舉報後給你2000元錢」。校長羅一郎說劉瑩態度不好,惡語相加,並且多次粗暴動手打劉瑩。由於校長的粗暴無禮,使劉瑩不願再上學。

劉煥章從劉瑩那沒得到任何東西,走後去了通信公司將蔣秀蘭家的電話給掐斷。然後帶了4、5個人去了蔣秀蘭家抄家。等劉瑩回到家裏,看到家裏已經翻了個底朝天,將師父講法光盤,和明慧週刊等劫走。並且將蔣秀蘭的丈夫劉玉琦帶走,送大窪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劉煥章完全撕下了偽善的畫皮,揚言,蔣秀蘭不回來,就不放劉玉琦,並且說,再不回來就把劉玉琦的哥哥也抓起來。還說,讓蔣秀蘭回來也不過是勞教一年。

蔣秀蘭在外打工的大女兒知道消息後回家,去派出所質問為何抓人,劉煥章讓劉娜寫幾個字,劉娜說,我才不上你的當。過後,劉煥章又一次去了劉瑩所在學校將劉瑩的作業本拿走。據說是要對筆跡。如此小題大做的折騰,讓人感到這幫傢伙神經不太正常。

蔣秀蘭修煉法輪大法前,身體非常虛弱,有心臟病,心臟經常偷停。腦供血不足,經常昏迷過去。精神衰弱,經常整夜睡不著覺。生氣時,全身抽搐,眼睛幾乎失明,還有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1998年修煉大法後,疾病全消,家庭和睦。可是1999年7.20以後,她的一家受到如此殘酷迫害。像蔣秀蘭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在盤錦,在中國大陸還有千千萬萬。2004年12月22日,大窪鎮大法弟子王麗華發資料時被大窪縣興順派出所抓捕後,抄了她家,王麗華的丈夫關也被關進了大窪拘留所。據說蔣秀蘭的丈夫和王麗華的丈夫被關在一起。由此可以看出大窪縣邪惡610分子心狠手辣,劉煥章也聲稱是受上級指使。

好人受到迫害,家人受到株連,在當今的世界上,只有所謂「人權最好時期」的中國大陸政府才會發生。劉煥章等邪惡之徒殘酷迫害這些無辜的善良的百姓,執法犯法,完全失去了人性,喪失了天良。法網恢恢,天理難容。

在此呼籲正義之士勇敢的站出來制止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劉煥章家住大窪鎮,經常住在派出所住宿,每值班兩天休息一天。

大窪縣新立派出所電話:0427-6802110
羅一郎電話:(大窪縣新立中學電話)0427-680123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