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錦市73歲老人被打重傷 政府部門互推責任拒不放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0日】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西安鄉73歲的法輪大法學員寧波,5月19日再次遭派出所所長張明江、指導員高憲寶綁架後,到縣看守所20多公里途中,一路遭惡警暴打。至2004年6月9日上午,老人右耳已聽不到聲音,右胳膊不能活動,腰部嚴重受傷,不能獨立行走。家人找有關部門論理,各部門不但互相推卸責任,看守所還不允許家人探視,以隔絕迫害消息。

* 被綁架迫害經過

2004年5月19日下午正在家中穿著水靴拔稻秧,準備下地插秧的大法弟子寧波老人被西安派出所所長張明江帶領七、八個幹警闖院圍住,張明江首先欺騙說有人要見老人說幾句話就回來。

寧波說:「我現在正忙著插秧,沒時間。」

張明江執意要帶老人走,又說是局長讓幹的。

寧波說:「有甚麼話在這說,我沒時間,剛拔完秧,再不送到田裏,就曬乾了」。

張明江蠻橫的說:「那我不管!」

寧波說:「你們這是警察擾民!」

張明江說:「我今天就是警察擾民!」

寧波老人又說:「你們這是非法綁架 !」

張明江公開叫囂道:「我今天就是非法綁架!」

隨後張明江、高憲寶抓住老人就往車上抬。寧波老人說放下我,用力掙扎。這時張明江氣急敗壞的喊說:「把他的胳膊扭斷,我負責!」

隨即惡警王軍、王剛去扭老人胳膊,曹輝、高憲寶、張明江等眾幹警把老人生拉硬拽塞進警車,張明江還氣急敗壞的拽掉老人一隻靴子,摔在地上。然後駕車揚長而去。

就這樣寧波老人只穿了一隻靴子就被綁架走了。
  
寧波老人被綁架走後,遭張明江殘暴毒打,被送至大窪縣看守所。張怕打人的惡行被曝光,所以要求看守所不讓老人與家人見面,隔絕音信。大法弟子肖志軍和葉喜明都遭過張明江等惡警的邪惡迫害,隨後不長時間都被送到錦州監獄,非法判刑4年以上,因不讓家人見面,被迫害詳情始終沒能曝光。

在寧波老人的家人強烈要求下,看守所才允許老人和家人隔著玻璃用電話說了十多分鐘話。

據老人自述:在警車上,張明江以不配合綁架為理由,讓惡警們用安全帶勒住老人的脖子,不讓老人喊出聲,兩隻胳膊被反扭著,由惡警摁住,使人頭朝下趴在車內。張明江和指導員高憲寶一齊朝老人施暴,用拳頭打老人腦袋,還用腳踹腦袋和身上。就這樣在車上不停的打,一直打到大窪縣看守所,20多公里路程。

至2004年6月9日上午,老人右耳朵還腫著,已經聽不到聲音,用左邊耳朵才能聽。右胳膊不能活動,腰部嚴重受傷,自己已經不能獨立行走。當天下午因家人到大窪縣公安局找人,才破例又讓見了一次面,老人已經被迫害得無力走路,是由人架出來的。老人說:自從被張明江暴打以後,有時出現頭暈、神志不清,6月7日出現了昏迷、失去知覺達一個多小時。

* 各級政府部門互相推諉責任

看守所所長對家人說:你去找檢察院。家人於是又到了檢察院,見到了檢察院的負責人項立東,項聽完情況後,說:你說(老)人被打傷了,有證實人嗎?

家人說:你可以問看守所。

項當即打電話問看守所,看守所回答說:寧波老人有病正在吃藥。

家人說老人沒病,是被張明江打成了重傷,咱們現在可以當面去驗傷。

項立東拒絕家人提出的驗傷要求,並說:「牆裏(看守所裏)的事我管不著,你去找人大,人大是最高人民法律代表」。

家人去了人大,見到了人大主任梁保文,梁說:你去找龐學原(音)(原法院院長)。

家人就去找到了龐學原,跟龐說明此事,要求儘快驗傷。

龐說:「一時半會兒不能驗。」

家人要求和張明江對簿公堂。龐說:你去問問(張明江)到底是誰讓抓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這樣有關人員互相推脫。

2004年6月12日,家人就去西安鄉派出所找所長張明江,可是張明江連續三天也沒露面。

據悉,看守所又接到指示,不允許家人探視寧波老人,以隔絕迫害消息。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寧波的還有盤錦市大窪縣六中隊的惡警賀金雙。

由上述情況可以看出:各級政府部門有意袒護惡警張明江、高憲寶,他們互相推諉,誰也不願為大法弟子寧波受迫害一事主持公道。

* 早期的迫害

從99年7月20日江××公開迫害法輪功後,73歲的老年法輪大法學員寧波常受西安鄉派出所迫害。警察駕車私闖民宅、騷擾,擾亂社會治安。

2001年8月8日上午7點,張明江在擔任派出所指導員職務時,夥同幹警葉力鐵突然非法闖入寧波老人家裏,蠻橫無理的搶走了煉功帶,當時老人正在家煉功。

張明江用電話召來了西安派出所所有警察,用剪刀撬開櫃,搶走了所有的大法資料。然後又把老人抬上了警車。當時警車打不著火,他們就推著警車上了大道,把寧波關進了大窪縣拘留所。

寧波老人在大窪縣拘留所被非法關押迫害了15天後放回。可是張明江並不甘休,經常到家騷擾,遭到老人的正義斥責。

寧波老人修煉法輪大法後,經常給老伴劉鳳珍念大法書,放大法錄像帶。老伴的身體在逐漸恢復,糖尿病不治自癒,精神很好,可還有腦血栓後遺症,一直由寧波護理。寧波從家中被劫持抓走,對劉鳳珍是雪上加霜的打擊。這以後張明江經常帶人上家騷擾,而且還抄過家,使劉鳳珍老人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使她病情加重,於2003年9月23日含淚去世。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