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東王村勞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1日】近日聽說「央視」造謠說對法輪功學員沒有酷刑,我就說說我的親身經歷吧。

99年我因進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而被迫害勞教,上訪過程中都遭受了北京公安及當地公安的野蠻毒打,北京公安逼迫我罵師父,不罵他們就拳打腳踢,在駐京辦事處我們地方接我的公安強迫我蹲在地上,用皮鞋踩我的腳趾,抓著我的頭髮在地上轉圈,在我臉上擦皮鞋,拳打腳踢手銬那都不說了,這就是公安人員對上訪法輪功群眾的「熱情接待。」

為了抵制非法的勞教,我在勞教所絕食抗議,勞教所惡警夥同刑事勞教犯對我野蠻灌食。他們餓狼般的把我摁在地上,向我鼻孔裏胡亂插管子,鮮血淋漓,在這過程中我的一名同修就是被他們活活插死的,事後惡警怕承擔責任,造謠說是絕食引起肝腎功能衰竭的原因,並用減刑為誘餌讓勞教犯作假證明,其實當時勞教所大部份勞教犯都知道這事的真象,並且不少目睹了當時殘忍的一幕,他們有的還在暗暗罵惡警沒人性。

由於堅持不放棄法輪功修煉,惡警把我轉移到了山東王村勞教所,入所後由於我不同意寫入所保證書,兩個惡警把我扭送到他們秘密設置的刑訊室,那是一個密不透風的小屋,在一個不知名的院落裏,十幾名惡警手戴長長的橡皮手套,手提長短不一的各種電棍,惡煞般的塞滿了整個小屋,他們狼一般的嚎叫著把我摁在地上,把我的雙手反扭在背後戴上緊緊的手銬,瘋狂的扒我的衣服,脫我的鞋,踩住我的腿,抓住我的頭髮,無數條電棍發出「哧哧」的怪叫,在我的頭上,臉上,身上,腳心毒蜂般的撕咬,空氣中瀰漫著焦糊的氣味,我背誦經文《無存》,惡警把電棍野蠻的插入了我的嘴裏……就這樣他們直至逼迫我寫了他們口述的保證書,事後惡警為了掩蓋他們的暴行用手銬把我銬在一處刑事勞教犯大隊裏隔離療傷。

後來惡警把我送入劫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大隊。由於我拒絕惡警的無理轉化,長期遭受惡警夥同邪悟猶大的無休止折磨,他們採用關嚴管,車輪戰,疲勞戰,毒打等方式對我進行摧殘,長期隔離,固定一個姿勢坐嚴管凳,(很窄的那種木凳,兩腿之間夾上紙片,腳前和腳後放置木凳,手放在膝蓋上,紙片掉在地上或一動他們就毒打。)有時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有時一天只讓睡十幾分鐘,惡警還無恥的說你可別說我們沒叫你睡覺啊,威脅不轉化就要判刑,加期,到期不放等製造心理壓力。邪悟猶大用打火機燒我,用木棍打我的雙腿青一塊紫一塊的,強迫雙盤捆我,對我開揭批會,他們說我不轉化阻礙了師父的正法進程,說是這是對我進行中西醫治病,不轉化影響了他們的減刑,各種折磨手段,花樣數不勝數,使我的意志不只一次的被摧殘,我也親眼目睹了他們對另外幾名不轉化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扒掉棉衣坐在風口中凍,用手銬把兩手銬在兩鐵床之間半蹲著,銬在窗上凍,頭頂上頂水杯,掉了他們就打,冬天頭上澆冷水,夏天不讓喝水戴上帽子熱,不讓上廁所等流氓羞辱性手段。

這就是我在勞教所的親身經歷和見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