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王村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我叫隋洪菊,2002年10月16日諸城市公安局、610辦公室在沒有任何手續下非法把我送往淄博王村勞教所勞教三年。

送到勞教所二大隊當晚就對我進行迫害,把我弄一間屋裏不讓坐,不准睡,白天晚上灌輸邪惡理論,白天黑夜不停。進勞教所前,在王村監獄醫院查體時,一個管教科的人說:你去看看勞教所的環境,非常好,不像你們想像的那樣。第三天晚上她經過關押我的窗前,我喊住她說:你說這裏如何好,怎麼這樣折磨人?她卻說這都是正常的。

大隊長王慧麗踢著我叫站直,還說要好好順從她們,否則慢慢耗,到了這裏由不得你。我絕食七天後,管教科肖科長帶一男一女拉我去醫院灌食,去的路上他們用勁拽著手銬,致使手銬都卡進肉裏。到醫院醫生一看我兩手又青又紫,忙叫給打開手銬,一查體說「今天她不能灌食」。回來後,它們仍繼續迫害我,每晚都有值班隊長來訓斥,惡人房秀珍常常用手指戳我頭和胸,不讓睡覺,一看我閉眼就一拳,或者猛踢一腳。白天黑夜的整整四十天,我摔倒在地不知多少次,前額及頭上碰得都是包。在高壓迫害下,我在迷糊中妥協了。但我清醒後馬上聲明妥協作廢,她們就對我更加嚴厲迫害。我的腿腫得有原來的二倍粗,梆梆硬,腳底像燙熟一樣紅紅的,鑽心的痛,還不准吃飯,有時一天給一塊鹹菜,一個饅頭。並且威脅我:你不轉也得轉,再不轉,就上所裏禁閉室去試試?戴上手銬腳銬,吃吃電棍,

有一天晚上,我由被「轉化」的王秀蘭和劉建芬看守,當大隊長王慧麗走過時,劉建芬說:大隊長,你看隋洪菊的腿腫到大腿根了。王慧麗說:還早呢,腫到心口窩才沒命。

2003年夏天惡人又把我弄到樓底下的一個小黑屋裏進行迫害,不准我睡覺,幹不完活不准吃飯,三個月不讓洗澡洗頭,上廁所都在屋裏。值班隊長王文婷特別邪惡,用腳踢我,用拳打我。有一次還讓我正直手緊貼腿站立一小時,直到我渾身流汗。

一次開大會點我名,說又要開始輪流給我強行洗腦。他們把我弄進一間屋裏,6個隊長輪班,天天嚷嚷邪惡理論,說累了就放錄音,白天黑夜的不停。看我不聽就逼罰站、蹲,提問題不回答就被逼面牆。一次副隊長李玲把我在高壓下迷糊中寫的東西拿來念,被我搶過來撕了,它們讓我復原,我說不可能。它們就把我用手銬吊了起來,像釘在十字架上一樣,邪惡隊長王慧麗、 李其蓮、石偉等一邊兩個用勁往兩邊拉,把我拉到極限後用兩手銬銬住,10天10夜不許吃飯。我小肚子開始痛,小便失禁,心裏酸麻特別難受,眼看不行了,她們怕出人命才給我打開一個手銬,並讓我寫保證,我不寫,就繼續銬著。由於長期罰站、罰蹲,我腰桿往外凸,兩肩骨頭突出,到如今還沒有消下去,不能幹重活,一幹重活兩大拇指扯著胳膊麻。

王村勞教所是江氏集團設的邪惡黑窩,已犯下滔天大罪,那裏還有許許多多像我這樣的大法學員遭受迫害。我希望廣大善良的人們,能伸出正義之手,一起來反對這場對無辜者的邪惡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