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中學教師被非法關押、剝奪睡眠、罰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0日】我是山東省萊西市夏格莊鎮萊西第三中學教師孫玉珍。

2003年3月17日我正在集市上買水果,突遭當地派出所惡警蘇月健等綁架,第二天有所長喬守福、副所長譚高峰及董振起將我送往青島大山看守所,在那裏非法關押了我25天後,於4月11日又把我送到了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二大隊)。為抗議他們對我的迫害,自被抓之日起我便開始絕食,在看守所裏,管教唆使六、七個犯人將我按倒在地上強行灌食。到了勞教所他們則將我拉到了八三醫院灌食。我不配合,惡警們便狠狠的抓住頭髮將頭往後猛拽,從鼻子裏插不上(他們一插管子就到了嘴裏,我便用牙咬住,從另一鼻子插又咬住,他們便野蠻的撬開嘴並用開口鉗將嘴最大限度的撐開,一次曾導致下巴脫臼)從嘴裏用最粗的管子插。這期間,他們把我關在惡警的廁所裏,大隊長王惠麗、惡警董新英經常將我銬成站不直、坐不下的姿勢。夏麗、王文婷等動不動就用腳踢我,並一天到晚強迫我聽、看誹謗大法及師父的錄音、錄像或邪悟者的謊言,企圖毀掉我的意志。

5月下旬我停止絕食,為了逼我寫保證,警察趙麗把我關在樓梯洞裏白天黑夜的罰站,連續八九天看我腿腫得快站不住時,趙麗唆使邪悟者高國華以我的名義寫保證,並夥同史愛國、張愛珍等動手強迫我按手印,為此我開始第二次絕食,他們除重複第一次我絕食期間對我的迫害手段之外,最後將我銬、綁在床上(手銬在床頭,身上、腳捆綁五六道)一天灌食、水六次,又不讓解手。8月初我停止絕食,他們繼續用不讓睡覺、不讓洗漱、不讓解手、罰站等方式迫害我。有段時間,規定我一天只准解兩次手,大便只能在晚上10點半後到第二天早晨5點前這段時間。有幾次我剛到廁所便被猶大張連榮拉了回來,一次我正大便,惡警孫振宏硬是把我從便桶上拖了起來。

10月底至11月,為評所謂的文明勞教所,對我們這些不放棄信仰的學員又進行又一輪迫害。孫振宏、趙麗、王穎等輪番24小時為我「值班」白天將我銬在樓梯的欄杆上,胳膊或憑著拉直、或吊著銬,讓腳剛落地,晚上則將我銬、綁在床上,更卑鄙的是他們逼我踩師父的法像,我不踩,他們便將我兩腿綁起來把腳放在像上,並把一張小的法像及孫振宏所寫的誹謗師父的字條往我身上、褲子裏亂塞,並不讓我解手。副大隊李玲說:這回你不寫保證,就不用解手。你若尿地上就用你師父的像擦。在此之前,有一次他們長時間的不讓我解手,我實在憋不住尿在一小塑料袋裏,不慎撒在地上,趙麗等硬是強行扒我衣服擦地,因我堅決不順從才沒扒下來,結果我不吃不喝硬是憋了三天,最後尿在褲子裏,他們一個星期不讓我換衣服。

2004年元旦那天,我剛喊了幾聲法輪大法好,幾名惡警便如狼似虎般的撲了上來,先用膠帶紙封住我的嘴,接著抬往另一室,抬起來往地上猛蹾,然後在王惠麗的唆使下,給我扒去內衣只留一件單內衣,銬在窗戶上(仍是站不直,坐不下)警察孫振宏不時的打開窗戶凍我,直到有一天窗戶被凍死推不開才罷休,這次迫害持續十多天。

2004年3月底,我開始第二次長時間絕食,惡警把我關進嚴管室,仍是銬著強行灌食,為不讓我說真話喊大法好,不知用膠紙封嘴多少次,直到六月初他們看再這樣下去身體真不行了,才放我出來。

勞教所裏堅修大法的學員全遭到他們嚴重的迫害。2003年10月-11月份,近一年不向邪惡之徒妥協,堅持修煉的學員,被他們送到男勞教所進行所謂的「幫教」,最後就是威脅再不寫「三書」就讓其踩師父的法像,且解手就用法像遮等邪惡、無恥的手段迫害學員,達到他們邪惡的目地。

除上述迫害方式外,以姓陳的科長,還指使惡警用警棍電擊大法弟子。有好幾次從隔壁室內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大法弟子楊文娟就是其中一個,我離開時,她還被關在嚴管室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