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身經歷的從派出所到王村勞教所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5日】我是一個法輪功學員,親身經歷了從派出所到勞教所的殘酷迫害。我寫出來我所遭受的非法迫害,目地只為告訴善良的人們,江氏集團所宣稱的春風化雨、溫情感化等全是騙人的謊言,殘酷迫害、強制「洗腦」才是真實情況。

在派出所裏遭毒打、電擊軟部位

2000年下半年,因為我散發了些揭露江澤民誣蔑法輪功的真象材料,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警察問我材料的來源,當我回答我不認識給我材料的人時,迎面而來的是一頓拳腳相加的毒打。

第一個人打累了,第二個人接著打,他們輪流著上陣,接近兩個小時不停手。出手之狠,連一點人性都沒有。

毒打,這只是方法之一,用在大法弟子身上的酷刑還有電擊軟部位,警棍放入口中,鐵棍打膝蓋骨,坐老虎凳等刑罰。

派出所的犯人講:「這些都是用在死刑犯身上的,判十年、八年的罪犯,他們都不敢這樣對待,怕事後犯人報復。」

惡警濫用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出手十分兇狠。有一位功友,被捆在鐵床上毒打了十幾天……。

在看守所裏被強迫超強勞動

數天後,我被從派出所劫持到看守所。在那裏,十幾個人關在一起,強迫超強勞動,為警察換取金錢。每天扒花生皮、大蒜皮,一天勞動十幾個小時,完不成任務要遭懲罰,而早飯只有一個小饅頭(約一兩重),極小的一塊鹹蘿蔔。冰天雪地的讓十幾個人擠在一只有五六平方米的屋外框子裏(半敞著,用鋼筋框起來像個籠子),北風呼呼的刮著,手凍僵、凍麻了也得幹,不能停手。中午吃飯,只安排一個人打飯,打飯的孔在鐵門的下方,剛好遞入一個塑料碗,每天都是蘿蔔菜,當地最便宜的菜,一年四季不變,二個與早上同樣大小的饅頭,1分鐘就吃完了,根本吃不飽。

所有的人都得快吃,吃完了接著幹,沒有人敢大意,敢說話。一直幹到黑天收工。

初次被強迫勞動,我沒完成分給我的任務,還有其他犯人也沒完成,我以為沒甚麼事,誰知回號(房)不久,就聽到隔壁號裏有哀求的聲音,緊接著是吼叫聲,擊打聲和痛苦的叫聲,一會兒,警察到了我在的號裏,首先點的是一個未完成任務的犯人,警察讓他趴在地上,用橡皮棍(裏面是鋼筋,外套橡膠皮)狠勁的打了十幾棍。

輪到我了,另一位犯人說:「他今天剛來」。這個警察我以前就認識,他也認識我,只說了一句,「下次一樣」就走了。

那個犯人說,「很少有例外的」。

晚飯吃的與中午一樣,我看了看被打犯人的屁股,全都是紫黑色,就連最兇狠的犯人也被看守所打怵。

這樣過了一個月,同號的犯人都叫我捎信給家人想辦法,不行就想法讓快判,早點離開看守所。我離開了,但不是釋放,是被勞教了。

勞教所更殘酷

一個月後,我被劫持到在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的山東省第一勞教所。對犯人來說,判刑、勞教要比在看守所好過一些,但對法輪功學員來說,勞教所更殘酷。勞教所有所謂的洗腦轉化任務,為了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警察對學員比對真正的犯人要狠得多。

到勞教所後,我被帶到一個屋裏,被迫面壁而坐。約一小時光景,又被帶到6號房。房間裏擠滿了人,每個人都坐在一個小矮板凳上。剛去時,房間尚無看管人員,別人告訴我,那天法輪功學員剛好達到108名,聽說各地區都分了勞教名額,完不成任務撤職。隨後幾個警察點著名,把學員分向其他號,原來6號是臨時房。我被分到一大隊的一個號裏,然後給了我一個小矮板凳(高20多公分),像別人一樣坐著。

小矮板凳硬邦邦的,坐時雙手放在腿上,兩腿中間夾著紙,一動不能動。剛開始坐,還能過得去,時間一長就不行了,實際上這是一種很殘酷的刑罰。警察讓真正的犯人(都是偷、搶、打人的兇惡犯人)監視大法學員,紙掉了就打。警察給犯人的報酬是減刑。

從早上5:30一直到晚上10:30,一天17個小時,中間只有極短的吃飯時間,長期的這樣坐著,屁股疼得都不敢觸凳子。只要不「轉化」,就不讓幹別的,這是最普通的,很多大法弟子還遭受了更嚴重的迫害。

勞教所採取「嚴管」、「隔離」的方式單獨迫害。有一位叫李德善的功友(三十多歲,德州人,高中英語教師),白天和我們一樣坐矮凳子,晚上就單獨隔離,讓洗腦幫兇者看著,每天晚上只許睡兩個小時的覺,還經常要打他一個小時的耳光,半年中幾乎一直是這樣。2002年8月份李德善被迫害死亡。還有一位叫褚立文的大法學員(山東省濰坊市某縣的一個輔導員),此功友表現很好,勞教期早已滿,惡警仍不釋放他(現在情況不詳)。

有一個號裏,學員們晚上集體煉了一次功(號裏有錄像探頭),第二天每個人都被單獨調出(其中有濟南的兩個學員,一個姓謝,一個姓蔣),聽回來的人講,警察用電警棍電擊他們的褲襠,腋窩、口中……

一年多的牢獄生涯,我親眼目睹了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的警察們是如何對待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哪有甚麼「春風化雨」、「溫情感化」,有的只是非人的折磨和殘酷的迫害。

在親友的奔走和打點下,我已獲得了自由。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真修的弟子永遠也不會被「轉化」,無論用甚麼手段,都是徒勞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