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王村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殘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25日】我叫姜淑娥,今年37歲,女,現住山東省萊西市政府北小區6號樓2單元三樓西戶。

2001年12月28號晚上,剛吃完晚飯,當時在我家有3位大法弟子。高榮國(對像)與高康(兒子)在家看電視。這時有人敲門,我問誰?他們說是樓下的,我剛拉開門,一下子湧進五、六個人來,這一群人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抓我們,我的鞋,外衣都沒穿就被3、4個人強拖到樓下至警車裏面,惡徒把在我家串門的3位大法弟子也抓了。並非法抄家,其中參與者有:小侯、小胡、張偉等六七人。當時我問他們為甚麼抓人時,他們說有人舉報你們。萊西公安幹警110不但非法抓人,非法抄家,還把我們非法關進城關派出所。城關派出所有個女幹警叫張芬,強迫我們脫掉衣服非法搜身,然後再把我們關進鐵籠子裏整夜罵聲不斷。所有參與這件事的人,明知道它們的行為是錯的,還再錯上加錯,竟連一個清單都不敢寫給我。

第二天上午惡警就把我們4人送往青島大山看守所,整整關了我們一個月。2002年1月29號上午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偷偷把我們送往山東省王村勞教所,在我們拒絕簽字的情況下,王村勞教所非法劫持了我們。善良的朋友們,一個合法公民在沒有違反任何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卻遭到非法綁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勞教,在沒有本人簽字的情況下,山東省萊西公安局非法送人到山東省王村勞教所,王村勞教所非法接受人,並進行長期關押,他們嚴重違反國家法律規定及法律程序。

我被惡警頭目李悅接到二大隊分到三班,負責人惡警房秀珍30歲左右,中等個,由於白癜風病變得渾身雪白。此人相當邪惡,對待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百般侮辱虐待。從我被關進勞教所的第一天開始,白、黑不讓睡覺,並找來一些猶大輪流胡說八道,非法剝奪我的洗漱、洗澡、休息權利。二大隊惡警頭目王麗惠相當野蠻,中等個,47─48歲,對待不放棄「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亂用酷刑體罰,嚴重超長時間勞動,並加大勞動量,對大法弟子強行洗腦,強迫觀看栽贓、陷害大法的書籍、錄像,強迫寫、讀誣陷師父的文章,對抵制它們的大法弟子進行嚴管,長期折磨。二月上旬,就因為一個猶大讓我去洗澡,惡警王麗惠百般刁難她。

惡警房秀珍為了達到它那見不得人的目的,把我和其他人隔離開,不讓我與他們說話,白黑不讓睡覺,給我灌輸誣陷師父及大法的語言,我不聽也不屈從它們,惡警房秀珍把我關進盛垃圾的樓洞裏,整天站著,看不見陽光,更談不上睡覺、洗漱、上廁所了,大小便都在自己的臉盆裏。惡警折磨得我不知摔倒了多少次。幾天過去後,我的腳腫的像麵包一樣,從腳腫到大腿及肚子,腳也腫裂了,腳上的皮退了一層又一層,像個爛茄子一樣,鞋也穿不上了。接著又被關進了惡警的廁所裏站著,冬天穿著單衣服,惡警打開窗凍我,一頓飯只給一個饅頭,一兩塊鹹菜,一點水,妄想動搖我修煉大法的意志。

惡警房秀珍不給我飯吃,有時只給少量水或稀飯喝了近一個月左右,惡警房秀珍為了讓我放棄法輪大法,晚上找來4個人把幾個月沒睡一會、坐一會、吃不飽的我,強行握著我的手往紙上寫誣陷師父及大法的話。那時我只有堅信師父,終於戰勝了邪惡。惡警不讓睡覺,我只能站著,我被折磨的曾兩次失去知覺。有一次當我醒來時,發現有四、五個人拿著礦泉水瓶子從我脖子往裏倒涼水,還有一次惡警房秀珍教唆陪伴我的人找我的麻煩,四、五個人打我一個人,惡警房秀珍不給我飯吃的情況下,第四天上午有個姓董的惡警怕出事,拿著幾塊西瓜送給我吃,我不要,惡警說:「不吃不行,這是我給你的,如真不吃就給你灌食。」朋友們,你們看王村勞教所多麼邪惡!還不讓絕食,還不給飯吃,它們送給你吃,不吃就灌食,如吃了就得寫感謝信感謝它們對你的關心。你們瞧王村勞教所多麼卑鄙可恥,更可恥的是在那種情況下,惡警王麗惠指示房秀珍給我加大勞動量及勞動時間,有時打瞌睡,招來猶大的打罵。後來二大隊惡警用盡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招術,它們看到了在大法弟子面前失敗的下場。在二大隊還有2位與我遭受同樣的迫害,她們分別是:煙台開發區大法弟子孫愛群;另一位是萊陽大法弟子戴馥蓮。孫愛群因堅定自己的信仰被轉到三大隊。

2002年9月10日二大隊惡警王麗惠偷偷把我轉到一大隊進行迫害,原一大隊惡警頭目石翠花,50歲左右,中等個,現已退休,迫害大法弟子不眨眼。惡警沈秀紅讓華則青(萊陽人34歲中等個)與我交流,華則青拿針、剪刀、扎我、捅我,華則青還私自剝奪我的休息時間。2002年10月底惡警李文參與並指示宛曉燕(原東北人,現住黃島開發區)、韓玉蓮(淄博周村人)、馬秀麗(威海人)、姜秀芝(現住青島市裏)強行把我按倒,兩胳膊被擰到背後,把腿抬上,並用腳蹬著我的腿,有的坐在我腿上讓我雙盤坐著,宛曉燕不讓我喊,用手捂著我的鼻子、嘴,後來又掐著我的脖子,我不能呼吸,幾乎要窒息了,差一點就死了。從中午1:30到晚上8:30才罷休,這樣連續迫害我7個小時,致使腳骨錯位,腫了很長時間。惡警張然隨便延長我的勞動時間,剝奪我的休息時間。由於我不屈從也不接受它這種迫害,惡警張然與華則青、夏紅芹、姜福華等在班裏挑起是非,讓班裏人恨我,孤立我,罵大法等。當我把事情的經過向班裏人說明時,班裏有一部份人說我做得對,就是自己不敢說。

一大隊有位叫楊秀榮的大法弟子(高密人)被她們扒光衣服,一絲不掛的被拉到走廊上受盡侮辱,惡警還把楊秀榮用手銬吊在床邊上。名叫薛玉春的大法弟子(青島人)被折磨的只能側躺著,不敢坐。惡警還不放過薛玉春,2002年8月底左右,惡警石翠花又把她偷偷轉到二大隊進行迫害。在二大隊還在受迫害的薛玉春因不屈從邪惡之徒,被惡警王麗惠用膠帶把嘴封住了,不讓吃飯,不讓喝水,不讓說話。一大隊還有一位名叫王玉玲的大法弟子(50歲左右,淄博人),由於不放棄「真、善、忍」,曾被惡警多次關在小號裏,白、黑不讓睡覺,只能坐著,不准隨便動,每次一個月左右,強化洗腦。參與者惡警有:李悅、張燕、牛蒙繒、陳欽梅、張建波;邪悟者有:張夕英(諸城人,35-36歲,曾多次用低級下流的流氓言行迫害大法弟子)、華則青(萊陽人,34-35歲,曾多次用低級下流的流氓言行迫害大法弟子)、魯喜敏(煙台人40歲左右)、於日娜(現住東營)、張春香(沾化人,用低級下流的流氓言行迫害大法弟子)。還有2位大法弟子,一位叫鐘法蘭(諸城人),一位叫邵希榮(威海人),被王村勞教所迫害的精神有些失常,王村勞教所怕出事,不想承擔責任,只好給鐘法蘭,邵希榮辦理外醫提前讓她們回家了。一大隊頭目惡警張燕告訴我,二大隊有個一年多沒屈服的大法弟子被送王村男勞教所進行迫害。

善良的朋友們:請你們靜下心來好好分析吧!不要再被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謊言所欺騙了,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殘害大法弟子史無前例,可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不僅沒有放棄法輪功,反而越加堅定。

在我受到王村勞教所這種非人的迫害時,2002年正月底萊西城區法庭於志江與高榮國來到王村勞教所對我進行迫害與精神打擊。於志江作為一名人民的法官知法犯法,違背法律程序,不講職業道德,強行拆散了我的家庭。

萊西城區法庭參與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惡人及電話:
於志江 住宅電話:0532-8487007 手機:13506485719
王青雲 住宅電話:0532-8480953 手機:13953278292
薛 延 住宅電話:0532-8484084 手機:13668894317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