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東王村勞教所被剝奪睡眠並備受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6日】我是2001年11月被非法送往山東省王村勞教所(山東省第二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三年。山東王村勞教所是一所專門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的魔窟,裏頭編了七個大隊(在押人員99%是法輪功學員)。

剛入所我被帶進了五大隊迫害,惡警韓信克把我們師父的法像從書中撕下來,放在地上。讓大法學員用腳踩著不許動,因為我不屈服於邪惡的命令,張××(副大隊長)用穿著皮鞋的腳踩著我的腳用力捻,是正念幫我挺了過來。為達到強迫我放棄信仰的目地,惡警通常採用延長奴役勞動時間、一天奴役勞動長達20多個小時的手段;還採用長時間不讓大小便,罰站等方式摧殘我。我的腳站腫了,惡警也不讓換鞋,為此我一直不敢多喝水,不敢吃飽飯,有時只能用水沾沾嘴唇,一天只能吃一個2兩重的饅頭來維持生命。就是這樣有些被洗腦後放棄信仰並助紂為虐的人在惡警們的唆使指揮下,動手揪我的頭髮,掐脖子,有時我被掐得喘不過來氣;有時惡徒用帶銅絲的線圈(是強制大法學員們長期奴役勞動的一種活)抽打我的膝蓋,將我的膝蓋打腫了。惡徒們這種種的邪惡手段並沒有使我屈服,又採用長期不讓睡覺的毒刑(95%以上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此手段迫害過),勞教所安排幾個猶大採用車輪戰術,不分晝夜的分批跟我「談」,以此來摧毀人的意志。我疲睏得厲害時,就讓我站著,或讓用冷水洗臉,或用手搔我的癢,或拽拉等手段來迫害我,就在我神志不清、恍恍惚惚時被邪惡鑽了空子,違心的寫了所謂的「轉化材料」。使我清醒後十分痛悔自己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我跟隊長說明我寫的所有材料全部作廢,我要堅持煉法輪功。

惡徒們氣惱之餘,又採取不讓我睡覺的辦法,讓我站在隊廁所裏,一站就是2個月,從腳腫到了膝蓋。我又挺了過來,無論腳和腿腫得多厲害,我依然能挺得住。有時因噁心得難受,就用手掐、捏自己的肚皮。又過了兩三天,惡徒們決定不讓我站了,但是不允許睡覺,白天晚上都不讓睡,若看我的猶大誰讓我睡一會兒,就懲治這猶大不能睡覺。更可惡的是它們身為女性,竟不讓我洗褲頭,有次我偷洗褲頭後,墊上點衛生紙,便濕乎乎的穿在了身上。我在這不分晝夜的折磨中還被拉出去逼著看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電視,聽猶大們讀邪惡的「轉化揭批材料」。

有時惡徒又拉我去看誹謗師父和大法的錄像。整天用放媒體造謠謊言來對我洗腦,再加上長時間纏線圈(奴役生產的產品)和不讓睡覺(有時因不能按時完成奴役生產任務,就由所在班組的人幹,有些人撕下偽善的面孔,罵罵咧咧的說甚麼幹完自己的還得幹我那一份,說我不講良心,牽扯她們還得多幹活還得輪班看著我,還得少睡覺等,實際上她們值夜班的人可以白天睡半天,而對我本人是絕對不讓睡的。)就在我身心不倦不堪的時候,又神志不清的被「轉化」了。事隔數日,當我恢復理智後,以書面形式聲明:我在強化洗腦不讓睡覺的折磨中所寫所說的一切違背大法和師父的言論全部作廢。並已絕食來抵制它們的邪惡轉化。

我在絕食的6天6夜裏,雖然沒讓我睡覺,但我非常清醒,念中有師在,堅決不能再讓邪惡轉化了。反而看管我的人熬倒了三四個,後來每天凌晨2─3點再讓我睡覺,而凌晨5點就得起床,這樣又持續了2個月,為了抗議這種迫害方式,我再次絕食,在我絕食絕水的第7天以後,它們強行把我拉到衛生室去打了兩次針,有2個已轉化的人和兩個惡警隊長摁著,我的身體在這嚴重的折磨下極度虛脫,他們又強行拉我去監獄醫院實施野蠻灌食,其過程是將我的雙手銬在鐵椅子上,把鼻飼管用力往下插,把我插得喘不過氣來,幾乎窒息。(有的同修被插得胃痛,也有被插得喉嚨管吐血,還有把胃粘膜插壞的)灌食後,鼻飼管不許拔下來,用一個絲網罩在頭上固定,帶回所裏,再由所裏的醫護人員姓馬的大夫和已轉化的人強行往裏灌食,因它們給我灌的食太多,導致我胃脹、胃痛,若自己趁看管者不備拔下來,就會被拉去醫院重複嘗試上述惡行,灌食的費用都得由受迫害者自己承擔。因我家中沒有寄錢給我,都給我記著帳,甚麼手續費、食物費、醫用費、車費等等,每次少說也得七八十元,多則100元。

到期解教的學員越來越多,於2003年8月15日五大隊被分流到其他幾個大隊,我被編到了一大隊進行迫害,我想我到哪裏都能證實大法,雖然受盡了肉體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種種摧殘,我一直未改變維護大法的正念,一直堅持到走廊裏打坐煉功,有時不讓在走廊裏煉功,就我到辦公室去煉,我毫無懼色的到隊長辦公室煉,奇怪的是無論有甚麼干擾,只要我一煉功都能定下來,猶大們配合惡警有時把凳子放在我的頭上頂著;有時放在我盤坐的腿上;也有時把鞋放在我的胳膊上或手上;還有時把我的腿硬給掀下來或拖下來。但無論出現甚麼干擾,我都堅持早晨煉功,有時一天煉2─3次。為了不配合邪惡的安排,來一大隊後線圈我也不給它們纏了,一有機會我就向身邊的人講述大法給我治病、教我做好人的真象,背經文和論語。有次省裏來所內檢查,我正在打坐煉功,惡警張燕(一大隊大隊長)奸笑著說:「以前都聽話,現在怎麼不聽話了呢。」其他猶大說我又「犯了病」,就這樣搪塞過去了。可過後惡警又讓其他猶大逼我將小便尿在自己的臉盆裏,還放風說要轉捕我,以此來威脅其他學員。我的身心在邪惡的王村勞教所的殘酷折磨下度過了兩年之久,身體極度虛脫。惡警污言說我「精神不正常」,通知當地公安來接我。可當地公安和我居住的居委會都不來接,最後又通知我的家人接回。就在家人來接我時,惡警張燕強迫我丈夫簽甚麼「擔保」。才讓我回家。

回家後,我堅持學法煉功,身體很快恢復到了良好狀態。以上是我遭受江氏犯罪集團的幫兇王村勞教所的邪惡的迫害事實,希望善良的人們對法輪功有一個客觀的了解,不要被造謠的媒體上的惡毒謊言所矇蔽,為了共同制止這慘無人道的邪惡迫害,請您擦亮雙眼,明辨是非和正邪,對教人向善的法輪大法有一個公正的認識,發出正義之聲,給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又一個永遠的美好,守住良心,切莫將機緣錯過丟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