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王村勞教所惡警對我的野蠻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6日】1997年8月,我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倡導的「真善忍」原則,使我偏離了的人生軌道得到了歸正。之後,我結識了許許多多修煉法輪大法的朋友,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意孤行,以編造的謊言為依據,發動了非法鎮壓法輪大法修煉群眾的運動。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受益者,面對無理的打壓,我有責任向不了解法輪大法的政府官員和同胞百姓去講清法輪大法利國利民不該遭受非法打壓的真象。之後,依照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我數次上訪,隨之而來的是多次被打(在濰坊駐京辦事處我曾被一個濰坊惡警打得臉部腫脹變形)、被抓、被拘留、被軟禁,最後於2000年7月被非法勞教。

從濰坊勞教所到山東省勞教所(王村),勞教所的惡警為了逼迫我放棄法輪大法的修煉,使用了許多迫害手段。一被非法關押進勞教所就給我戴上手銬,每天24小時帶著,這樣連續銬了我一百四十一天,從夏天一直到冬天,吃飯、睡覺、上廁所、換衣服都帶著手銬。在王村,我被非法關押在一個約三四平方米的牢房裏,裏面放著一張像棺材一樣的死刑床,我每天都被銬在這個牢房的鐵門上,雙手銬在鐵門外邊抱著鐵門站著,就這樣連續站了長達七十九天。十天之後才允許我睡幾個小時,睡覺時也是銬在死刑床上。前十天根本不讓睡覺,哪怕閉眼休息一會兒,就有人就連敲帶打罵罵咧咧的。到了第十天,我對這種毫無人道的摧殘提出抗議,我要求晚上睡覺。就為這一個非常正常、簡單的要求,王村勞教所十大隊的惡警就把我弄到一個房間裏,十多個人圍著我每人一根電棍,全身電擊我整整一上午。那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一上午,電擊造成的傷痕整整兩年才退乾淨。當時我被折騰得都迷糊了…… 電擊法輪大法學員的房間就在關押我的那個牢房的樓底下。那段時間,幾乎每天都聽到電棍子放電發出的「吱吱」聲,學員承受不住發出的喊叫聲,以及惡警打學員發出的叫罵聲,空氣中瀰漫著烤焦烤糊了肉皮的氣味,那真是陰森恐怖的邪惡環境。那些手持電棍電擊我們的惡警時不時發出的獰笑和狂笑,它們已經沒有任何善念可言,跟地獄裏的魔鬼沒甚麼區別。他們已經忘記了他們自己也是老百姓,是同胞百姓在養著他們。人民養他們是讓他們為老百姓服務的,決不是讓它們毫無人性的折磨手無寸鐵信奉「真善忍」的同胞百姓的。是誰給了它們這樣胡作非為的權力呢?!我們濰坊建行的花玉亮、濰柴的張召、濰坊老年活動中心的李新健……還有許多其它地市的法輪大法弟子,跟我一樣遭受了相同的甚至是更嚴重的迫害。28歲的青島海洋大學的研究生鄒松濤就是那時(2000年11月3日)就在那裏被迫害死的。

從發動這場迫害到實施迫害,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員及其行為都是違法的,或者是執法犯法的,它們違犯了憲法、刑法等諸多法律的諸多條款。一句「上邊的指示」決不會也無法為其犯罪行為開脫。善惡有報。後來我聽說,當年在山東省勞教所(王村)迫害我的那些惡警中,其中有三人已經死於車禍。我真為它們難過,它們到死也沒有弄明白自己是因為迫害好人遭了惡報。

當年我在勞教所遭受的痛苦太深重了,一想起來就不寒而慄。當時在那個魔窟中,我沒有想到日後還能夠活著回家;我的父母在家裏也是天天以淚洗面。因為我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就不讓家人見面。父母到處托人打聽我在裏面是否還活著,兩位老人也遭受了太多太多的精神苦難。解除勞教回家之後,我愛人哭著對我訴說:「你在裏面勞教,我在外面勞教。這些年,你知道我們孤兒寡母是怎麼熬過來的嗎,太難了!」

今年春節之前,一個專門搞影視製作的親戚(不煉法輪功)來我家做客,他跟我談起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諸多漏洞。他說,「如果這是事先沒有做任何準備的突發事件,就不會有遠景近景俱全、長短鏡頭交替使用、多部攝影機同時拍攝而成的多重畫面。再說,沒人見過警察背著滅火器材巡邏的,怎麼會在一分鐘之內,十幾個滅火器、滅火毯同時到位呢?況且,根據消防常識可知,滅火器是不能直接往人身上噴的。這個焦點訪談只能欺騙那些不懂行的老百姓啊!」我馬上觀看了有關「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光碟,我發現,從「自焚」錄像的慢鏡頭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個警察用很沉重的物體猛擊劉春玲的頭後部,她才倒地的,根本不是燒死的;那個自焚的王進東兩腿中間所夾著的盛滿汽油的雪碧瓶子竟然在大火中完好無損,真是奇蹟;自焚前後與自焚現場出現的王進東的照片臉型差異很大,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並且在自焚現場那個王進東連法輪功的基本動作都不會;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被嚴重燒傷,作了氣管切開手術,插上管子呼吸十分費力,術後四天就底氣十足聲音清脆的接受女記者的採訪,又說又唱,這戲演得也太離譜了;大面積燒傷病人,其傷口必須裸露處理,而電視畫面上卻包得嚴嚴實實的,這違背了醫學治療常規。並且,大面積燒傷病人必須住無菌隔離病房,那個女記者既不穿隔離衣,也不帶口罩,就對小女孩進行採訪,連基本醫學常識都不懂……

不久,我見到了兩年沒見面的老朋友老張。老張離休前是一個企業的負責人。他因高血壓並引發血栓症狀,在修煉了法輪大法後竟完全好了。因為修煉法輪功他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高壓下被洗腦後就不再煉了。解除勞教回家後不久他就得了肺癌。他又做手術又化療,折騰了半年時間,花了七八萬元,今年春節前還是被醫院判了死刑,只有等死的份了。萬般無奈之下他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只煉了一個多月,沒花一分錢,他就奇蹟般的完全康復。那些在他病危時去探望時流下傷心的淚水的親朋好友們,看到他因修煉法輪大法竟變得身心健康時,個個都激動得流下了幸福的眼淚。大家都說:法輪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