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4日】97年7月我有幸得法。當我第一次翻開《轉法輪》時,看到裏面的每個字背後都有層層疊疊的字,瞪大眼也數不清。我驚喜的把書放在了胸口,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多年要找的。在以後的修煉中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一幕幕展現,特別是我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殊勝,真是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很榮幸的在師父時刻慈悲呵護、鼓勵下,使我在邪惡瘋狂迫害中一步步走到今天。

99年7.20電視、廣播、報紙,上上下下,惡毒的對大法進行誣陷。22日我縣派出所集中我們縣城煉功人看電視,我當場指出那全是假的。看後讓我們寫對大法的認識,我寫出了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體現,以及師父教我們修心向善做好人、法輪大法是最好最正的法。派出所的人說我寫得挺好的。

此後我照常煉功,但學法很少。10月6日,我在馬路上撿到1000元現金和一個存摺。我的第一念就是趕緊交到派出所證實大法。當時派出所有正、副所長及10多個警察。所長李瑞江一邊點錢一邊說:「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你咋不花呀?」我堂堂正正的說:「我是因為煉了法輪功才這樣做的……」沒等我說完,他趕快制止不讓我說大法的事。

後來我到秦皇島打工,在公園裏遇到一位同修,她正在煉功。我從她身邊走過,她說:「你不是一般人,你身體又高又大。」我覺得是師父用她的嘴點悟我趕快實修。該同修幫我找來了好多大法書籍,我回到本地開始認真學法實修。

2000年,外地同修傳過來少量傳單,我們在當地一元一張複印後散發。一次去發傳單,看到一個先前倒閉的單位,現在裝修的很好,屋裏亮著燈,院子裏也一片亮光,大門外牌子上寫著很大的字我也沒看清。我進院發了幾份傳單,後發現我被人跟蹤。由於我正念足,安全的回到家。第二天才知道原來那是公安局。令我奇怪的是那麼大的字,我當時竟沒看清。

沒幾天,派出所來人問我見過法輪功傳單沒有。我說在門外撿到過。他說再撿到要交到派出所。幾天後,我把新來的傳單各樣一張送到派出所。

2001年元旦前,我和幾個功友做條幅準備上北京證實大法,被派出所發現把我們關到縣看守所。我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在絕食途中我實在受不了了,難受得好像心都要從嘴裏跳出來一樣。這時,我請求師父加持我。我清醒的感覺到:慈悲的師父給我吃另外空間的「仙桃」(桃子形狀,個很大,特別新鮮、漂亮,有四、五個),吃完後頓覺一身輕鬆,不再難受。一週後在師尊呵護下,我們都正念闖出。惡警向家人勒索了3000元。所長因抓我們「有功」被提為公安局副局長。放我們出來時警告我不能上街不能出門。我嚴厲的回答他:「現在社會上打砸搶、嫖賭之徒能在街上走,我煉功做好人,撿到錢交到你手裏,為甚麼不能上街?腿在我身上,想去那就去那!」他一聲不吭了。

我決定上北京證實大法、證實師父清白。2001年4.5前夕我到北京上訪,被抓到平谷縣看守所,遭受了11天的毒打、灌食等非人折磨。第12天被本縣看守所押回繼續關押。其間,一同修被放。我們智慧的請出去的同修幫我們把師父的經文寫在白布上,取出上衣墊肩縫在裏面送進來。5、6天後,我們終於看到了師父的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弟子的偉大》、《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我們淚流滿面,感謝師父慈悲。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我們是在消極承受,於是我又開始絕食抗議。我的身體在一天天消瘦,20天後,當我快堅持不住時,我又請師父加持。這時師父又給我吃了另外空間的食物,吃完後我看到師父面部表情很嚴肅。我向師父說:「師父我沒有錢,我不能白吃人家的東西。」我伸開手時,手掌上出現了一張一元、一張五角的兩張嶄新的票子,像是剛從銀行裏取出來的一樣。我想到了師尊「蒼穹無限遠,移念到眼前」(《洪吟》洪)的詩句,更加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也更加堅定了我證實法的信心。後來法醫來給我灌食,經檢查,我咽喉腫大堵塞(其實我一點堵塞的感覺也沒有,都是師父給我演化的)無法灌食。派出所怕出事擔責任,放我回家。

沒幾天,三個警察到我家騙我到醫院檢查,沒查出半點毛病。便又把我關押在看守所。當我看到全家人都來了,帶著行李衣服等。我母親抱著我哭,告訴我他們說要送我到高陽勞教三年。我向家人揭露邪惡對我的酷刑迫害,家人知道真象後非常氣憤。我16歲的兒子指著那夥警察大吼:「我媽媽是為正義走出來,你們這樣迫害我媽,我要給我媽報仇!」並對我說:「媽放心,今年報不了,明年我也要報!」兩個打我的警察嚇得趕緊溜走了。

以後,慈悲的師父又安排我與外地的同修取得了聯繫,我又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並開始從外地向當地運送資料。在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絕滅政策迫害下,我家庭遭受4萬元經濟損失,我與丈夫被迫失去工作。兒子這時正上技校。有一個星期六我要回去送資料,想起下星期需要給兒子拿下個月的伙食費200多元,還有一門的學費200元。當時家中一分錢也沒有,怎麼辦呢?思想中老考慮。我想不能想,今天的任務是送資料,明天再想明天的!我一路發正念鏟除雜念。送到後,見到我二舅媽。她問我找到活兒幹了沒有,我說沒有,她馬上給了我200元,我堅決推辭,我知道她也沒錢。她嚴肅的說我:你怎麼修的?明明需要錢就必須拿上!在返回途中的車上,我碰到一位認識的功友。他在半路下車。下車時他給了我300元。我還沒來得及說話,車門已經關上了。只聽他說:「你需要錢……。」此時我只是淚如泉湧……。星期一兒子回來了,甚麼問題都解決了。

在外流離兩年多,一家人一直沒有正經團聚過。2003年同修幫我丈夫找了一份工作,一家人終於得以團聚。在以後的精進實修中,我更加嚴格要求自己。

丈夫和兒子都被大法弟子的善行感化,如今都幫著做大法的事;我父母共生養七個子女,如今一大家39口人都相信大法好。他們中有的熱情幫助大法弟子,有的向身邊的人講真象,為他們的未來奠定了很好的得法基礎。原來我總想:我文化低,寫不出好的文章。當我悟到這是一種觀念在阻擋我時,我堅定正念一氣呵成寫了出來,為的是對同修能起到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共同精進,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神聖的三件事。

認識粗淺,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