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有師父慈悲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3日】我於98年春天得法,剛開始我就一口氣讀完了師父的好幾本講法。特別是讀了《轉法輪》,更使我悟到師父是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給我在以後修煉的路上奠定了基礎。

剛煉功十天,在我還根本不懂得怎麼提高心性的時候,我一直胳膊痛的症狀便消失了。我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正如師父所講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精進要旨》之〈博大〉)從此我真正的開始修煉。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處處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真正做起來的時候才知道這很難。但我牢記師父教導,首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到忍。漸漸的我放下了爭鬥之心。

修煉3個月時,我就把過去關係一直不好的公公接到我家。在這期間,公公回了老家幾天,逢人就說大媳婦(我)對他太好了。通過我學法後的一言一行,影響了全家人,小姑子走上了修煉的路,小叔子和我也和好了,全家人都相信大法。

就在這時,令我們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99年7.20江氏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我一直想不通: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我決定到北京上訪討個公道。在去北京的路上,沿路的警察威脅我們,我一點也不害怕。誰知到了北京哪有說理的地方?到處都是警察。只好回家。第二天我被縣公安局抓進看守所,由於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決否定邪惡的迫害,7天後堂堂正正的回了家。在最邪惡的日子裏,我們大法弟子都感受到極大的精神壓力。我牢記師父的教導,頂住了邪惡的迫害和來自家人的壓力。堅定了信師信法的正念,深深體悟到了大法的威力。

記得有一次司法局和派出所7、8個人來到我家,在邪惡的壓力下,丈夫二話沒說,把我頭頂打了雞蛋大的一個疙瘩。可是我一點也沒看見是用甚麼打的,並且一點也不疼。等那夥警察走後,我才發現還流了很多血,把頭髮和後背都染紅了。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再次保護了我。

2000年正月十五晚上,警察把我騙到看守所。所長樊豔兵對我們十多個大法弟子採用了上背銬、電棍電等手段進行殘酷迫害,逼迫我們放棄修煉。在這生死考驗面前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決說『煉』。在看守所我和同修們背法、煉功,並找機會給犯人們講真象。1個多月後才被放回家。

為了救度眾生和證實大法,2000年底我再次到北京,被惡警拉到公安局。慈悲的師父安排我兒子就在那天到我被關押的地方找到了我,他衝進去拉上我就走,當時被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有好幾百人,我真不願意離開他(她)們。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都在呵護著我們。2001年夏,邪惡又故伎重演,通知我丈夫讓我到公安局「學習」,我看穿了邪惡的伎倆,正念抵制邪惡堅決不去。我丈夫由於懼怕惡警非讓我去,我就是不去,他氣急敗壞,在我臉上狠狠的打了五、六拳,打的我眼冒金花,可是臉卻一點也不疼,也不紅腫。大法的神奇再次體現在我的身上。

在複雜的環境中總是有沒修去的人心表現出來,我和兒媳雖然都是大法弟子,但也有矛盾發生。我開始總是找兒媳婦的不是,覺得自己很委屈。通過靜心學法,向內找認識到這都是我們沒有放下私心與執著於親情,被邪惡鑽了空子,讓我們陷在矛盾中耽誤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大事,我們理智的各自向內找放下自我,緊跟師尊安排的正法進程,抓緊時間、不放過一次機會講真象、發正念,救度世人。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