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艱難的情況下也不放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2日】我是一個延邊地區普普通通的人。修煉法輪功以前,我百病纏身,患有嚴重的貧血、痔瘡、內痔、肛裂、婦女病。肚子裏有一個拳頭大的疙瘩,因家庭困難沒法就醫,也不知道是甚麼病。每次犯貧血的時候,整整兩天兩夜不能吃、喝、動,但頭腦很清醒,別人說甚麼都知道,就是不能說話、不能動,犯病時跟死人沒有甚麼兩樣。第三天上醫院檢查,醫生說沒有脈象和血壓,主治醫生特別驚訝找來了院長來會診,他們都感到迷惑不解。一年中大概能犯幾次貧血,每次這樣在病痛的折磨時我對世間只有灰暗的感覺。

1997年出外打工回來時,愛人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知道這是一本寶書,所以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馬上開始看,看著看著身體輕鬆了很多。通過學法煉功一個月,我的多年的病就神奇般的都好了,我親身體驗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師尊的洪大慈悲,而且通過學法修煉明白了很多的法理。明白了修煉不只是祛病,還能返本歸真,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

1999年7.20,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真像天塌了一樣,警察經常到我家騷擾。在邪惡的迫害下,我們失去了公開的煉功學法環境,在各種壓力下我在家堅持學法、煉功,心裏有執著不放的東西。

有一次我們到溝裏去幹活,大約六七十人,還有幾個護林的,當時有一個同事大聲的問:「你還煉法輪功嗎?」我毫不猶豫的大聲答「煉」,當時在場的人都很驚訝,還有帶隊的領導,這時我才發現他們都在看著我,我自然的笑了起來,大家也跟著笑了起來,當時沒有任何怕心的因素,因為我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修神的,當時的思想很堅定。

做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為了講好真象,我就在學法、煉功上下功夫,如講真象、發資料、發放小冊子、真象光盤,還有自己做的真象護身符,證實法、發正念等。

有一次下班,我騎著自行車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聽到後面的轎車在響,我就把車子靠在右邊的人行道停了下來,右腳在人行道上,左腳在車蹬子上,這時後邊的轎車頂在我的車轂轤上,左邊的轎車還差一點點頂到了我的左腳上,前面的轎車也是差一點頂著我的前車轂轤剎住了,這時我沒有害怕,我馬上想起了是師父在保護我呢,不害怕,也沒出現任何危險。

2000年是邪惡勢力最猖狂的時候,廠長、書記一次又一次讓我寫保證書,我不寫相反給他們講真象。廠長、書記、紀委、局幹部、公安局的共八個人給我做工作,讓我寫所謂的「五書」,我不寫,廠長一看不行,轉化不了我就不讓我上班,說影響廠子的名譽。到了年底交養老金要全額拿,共1050元,我問廠長:「我修大法哪點不好,苦活累活搶著幹,我按著『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都不行嗎?」廠長說:「你哪點都行,就是煉法輪功,你到底寫不寫『五書』?」我不寫,他們就不讓我上班,就這樣在邪惡的迫害下到了2003年,買斷了工齡。

經過了風風雨雨大風大浪,我都走過來了,轉眼間到了12月,紀委、政法科又到我家來談了很多。在交談中他們自稱是修煉人,天下沒有不知道的事情,從中央、軍官、軍隊、高幹都在煉功,怎麼開始迫害的法輪功,以及自焚的一些事情等等。好像大法弟子所知道的他們也都知道,就這樣我忽視了發正念,被邪惡鑽了空子,當時我看了他們寫的都是師父怎麼傳的功,怎麼偉大,怎麼慈悲,都是讚揚師父的,我就簽了名。他們走了以後我馬上又想起來了,簽名中間還能寫字,我馬上到他家去找,他沒回家,我就到廠裏找到了他,廠幹部都在,我說我要拿回昨天晚上的簽名,他說我怕你反悔,我連夜交上去了。廠長說:「為了對付你呀,你知道我們吃了多少的苦嗎?《轉法輪》和好幾本法輪功的書籍,還有濟公修煉故事整整學了三個多月,就是要你這個簽名容易嗎?」

因為學法不精進,放鬆了對自己的提高、正念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師父讓我們摔倒了別趴著,爬起來繼續往前。我被師父的慈悲深深感到,悟到在正法時期的有這樣一個機會是我們的榮幸和責任,要珍惜這萬古機緣。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