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碭山中學教師王欽立被610歹徒迫害流離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5日】我是安徽省碭山縣人,曾經是碭山中學的一名教師,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屢遭當地恐怖犯罪組織「610辦公室」不法人員的迫害,現已被迫流離失所。

我於2000年7月畢業於安徽師範大學物理系,因信仰真善忍,安師大校黨委非法扣留了我的學位證書,在我畢業時,他們還安排了我的一位和我分配到同一個單位的同學,讓他來監視我,隨時向不法人員彙報我的行為。2000年10月至2001年底,我曾遭到碭山中學副校長張立英派人的多次騷擾,長時間監視。

2001年8月21日晚,我正在家中休息,碭山縣公安局610辦公室副頭目王存珠帶領人闖入我家,在沒有任何搜查證的情況下對我家抄家;又在沒有拘捕證的情況下把我綁架到碭山公安局,一天後把我關進碭山看守所,十天後給我開了一個刑事拘留證。

在非法拘留期間,我問610頭目王存珠為甚麼抓我?我犯了甚麼法律時,他支吾著回答不上來。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利,作為一個中國公民,我享有信仰的自由。我做好人,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沒有犯任何罪,卻遭到王存珠一夥的綁架和非法拘禁。

2001年9月28日,610頭目王存珠勒索我家人1800元後,給我辦理了非法取保候審,將我放出看守所。不法人員抓我是非法的, 給我辦了個所謂的取保候審,當然也是非法的。我本來無罪,他們根本就不該抓我。以後王存珠一夥又要求我單位領導對我進行所謂的思想監督,碭山中學副校長張立英安排幾個教師對我全天候監視。不法人員在我不在時偷翻我的東西,還揚言隨時把我關起來。

2002年1月11日晚,也就是農曆2002年的除夕之夜,610頭目王存珠一夥人又把我綁架到了看守所。除夕之夜,對於中國人來說正是和親人團聚的時刻,而邪惡的610惡徒卻綁架逼迫一個信仰真善忍的人骨肉分離!

在看守所,惡警尚東恩用拳頭狠命的打我的頸椎骨,想置我於死地。大法弟子趙昕就是被惡人打碎頸椎骨而死。王存珠一夥利用看守所、拘留所非法關押了我七個月之後,給我非法定了一年勞教,送入安徽南湖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安徽南湖勞教,惡警董溢、沈俊和犯罪惡人對我洗腦,侮辱,強制勞動、幹髒活幹累活。由於我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在我到期之時,南湖惡警和碭山610辦公室惡徒王存珠串通,準備對我再次非法拘禁。我被迫流離失所。

2003年3月,610惡徒王存珠一夥到安徽省很多地方打聽我的下落,並非法通緝我,在我家鄉安排了耳目,如發現情況立即彙報,並且欺騙我的家人說:「叫他回來吧,給他安排好工作了」。

2003年8月之後,610惡徒王存珠把我的照片等信息傳真到安徽阜陽市610恐怖組織、太和縣610,對阜陽市和太和縣大搜查,清理出租房屋,妄圖查出我的下落。

2004年初,惡徒王存珠看到江××在多個國家被告上法庭,也看到了自己的末日,逃到碭山交警隊去了。

2004年6月,新上任的碭山公安局610頭子邵珠峰帶領一夥惡人到合肥、阜陽、太和、臨泉、鳳陽等地追查我的下落,並夥同蕭縣610惡人在我姐家周圍安排人員24小時監視,我連我姐家也不能去了。

在此我正告碭山的邵珠峰等人,不要再助紂為虐了,鎮壓法輪功是江××一人發起的,現在江××已經遭到萬人的咒罵,也沒幾天活頭了,為自己留條後路吧!想一想文革中打手的下場是甚麼?現在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全世界,江首惡等已經被告上法庭,它已經自命不保了,你們對善良人犯下的罪必須得自己承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