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退休教師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4日】我是一名中學退休教師,將畢生精力奉獻給了教育事業,工作深受領導的肯定。我自幼喪母,獨身一人,幫助當農民的弟弟撫養子女,四個姪女都考中專,最小的姪子考入大學;後母今年九十二歲,我們孝敬她勝過親生母親。

我45歲那年,因患腰椎骨質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採用過中、西藥各種治療方法也不見效。1996年6月底,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一下子明白了人生中許多不明白的問題。自己嚴格按照大法要求重德修心,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修大法後,我的疾病完全好了,八年多我沒花過國家一分錢藥費,我的妹妹被醫院判定「手術後只能維持三個月的生命」,煉法輪功後病痊癒了。我們一家對大法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1999年7.20,江××出於妒忌,不顧國家和人民利益,愚蠢地迫害上億的善良法輪功修煉者。10月底,我的兩個心地單純善良的姪女孫靜(23歲)和孫菱(21歲),只是本著善念想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可剛到北京就被抓回和本地學員關押在看守所。孫靜因單位同事出面,一個月後被保釋,罰款4000元,勒索生活費500元,加上其它費用一共被敲詐了6600元。公安局政保科企圖又用同樣手段對孫菱勒索,當時孫靜上班的診所不景氣,孫菱待業臨時代課,可憐姐妹倆每月合起來的不穩定收入不足500元。家中由於五個孩子讀書已經夠困難了,這下更是雪上加霜。家中實在不堪這種沉重的勒索,我就將困窘的家境向政法書記王東明反映,最後他們見實在沒有甚麼可敲詐了才讓步,但還是罰了2000元,索要了800元生活費,孫菱約兩個月才被放回家。此次家中一共被敲詐了9000多元。

2000年10月,兩個姪女再次和本地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到安陽被截回關押在看守所,孫菱被判勞教一年送往沙洋迫害,孫靜被百般刁難,關押到臘月二十四才放回家,被勒索了1600元。2001年3月上旬,孫靜從看守所回家過了個春節,在家呆了不足50天,正在上班,市610強令單位領導把她送到洗腦班迫害。5.1假期孫靜把「幫教」代寫的保證撕了,「幫教」把她大罵一頓,又責令她母親去責難她。當時正值農忙季節,家中急需勞力,由於倆個姪女不在,給家造成了極大的困難,母親到醫院做手術,當護士的女兒卻不能回家侍奉。九十歲的祖母拄杖倚門盼望孫女回家。倆個姪女僅僅因為做好人,說真話,竟被無辜罰款、關押、判勞教,真是無法無天。孫靜工作權利被剝奪,工資被停發,在洗腦班被勒索500元。

每到所謂敏感日,家中不斷受到公安的騷擾,來得最多的是政保科的陳新潤,一來就動手動腳到處亂翻,毫無德行可言。2002年5月3日晚上10點半後,陳新潤、李凌等三人來敲門,他們沒有搜查證,謊稱查戶口找人。他們一進屋就東瞅西翻,李凌看到姪子的包,並上前翻包檢查,沒有發現甚麼。陳新潤不甘心,他飛起一腳踢開我的房門,並惡狠狠的叫囂:「今天叫你知道厲害,我把你抓起來容易得很,就因為你煉法輪功,你就是死也沒有人怕你。」當晚他們搜走一些大法資料,折騰到12點多他們才離去。

5月9日上午我不在家,陳新潤、李凌等六人夥同單位領導闖入我家大白天搜查,公然搶走了許多大法書,其行徑如同土匪一般。8月5日陳新潤、李凌、陳旭東三人夥同單位領導又到家中騷擾。2002年中秋節晚上約九點多鐘,天下著小雨,聽見一陣咚咚的砸門聲,打開門四個警察闖了進來。姪女回鄉下探望祖母,當晚也有人去盤查。十六大期間,府城辦事處的某人和單位書記又到我家來盤查,我告訴他們因弟媳做手術,我得回鄉下照料九十歲的老人,他們不相信,天天派人輪流到我家盤查。我剛到鄉下,電話也打到鄉下,沒有一天安寧的日子。我不過是一個謹小慎微、獨身一生的老太婆,江××召開十六竟花那麼大的氣力防範不要權的修煉人。後來才知道當時本地抓捕了近30名大法弟子,有十多名被立即送往沙洋勞教所迫害。

2003年正月元宵剛過,府城辦事處兩名工作人員到我家又是一番盤查和騷擾。一天,新上任的政法委書記胡茂書帶著幾個人到孫靜上班的診所盤查情況,拍著桌子大聲咆哮。5月23日上午,我一個人在家,陳新潤、李凌、陳旭東三人夥同單位領導騙開門,一進屋就到處亂翻,陳旭東邊翻邊說:「不需要證件就可以搜查,要證件也容易,隨後就到。」陳新潤把床上的東西亂翻亂抖,並且惡狠狠的叫囂著。我實在看不過他們的野蠻行徑,唯有高聲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那是對他們多次無理騷擾,隨便抓、關、罰、抄、勞教等侵犯人權的抗議。他們把我投進看守所,與殺人犯、賣淫犯等關在一起,他們要我照相我不配合。我絕食兩天後,看守所威脅叫男犯給我灌食,我看到被陳新潤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左臂和被踏紫的右腳背,我已近六旬,自尊自重,不願別人碰我,放棄了絕食,吃到了菜裏有一個甲殼蟲。

從我一進看守所,他們對我進行精神上的迫害。整天播放陰森恐怖、下流骯髒等噪音,使我當時精神極度緊張,近一個月日夜不能入眠。第一次在看守所被提審時我還能清醒回答問題,半個月後他們把我帶到教育站,我因日夜不能入眠,身心極度疲憊,頭腦昏沉沉的,陳新潤、李凌、陳旭東、沈超、陳卉等三班輪流審問,24小時不讓睡覺,不准坐靠背凳,我對陳旭東說:「我腰痛難忍,可能是腎炎發了。」她反而逼迫我交代,並讓我看污衊法輪功的謊言。政保科科長唐建國公然叫囂:「就是我媽參與了法輪功的活動,我也照樣抓起來。」最後他們一無所得,將我關進看守所。我被單獨關在一個小號裏,門日夜不關,靠廁所的牆有一道5-10寸的裂縫,每天由外牢的男犯輪流看守我,上廁所、洗澡、換衣都極不方便。6月份的一天,我對男犯說要換衣服,叫他出去一趟。我把被罩頂在頭上遮著身體換衣服。男犯在跟前守著,那五天夜裏,我幾乎夜夜和衣坐著。6月20日,我因高血壓、腎炎、神經衰弱等症高燒,幾次昏迷過去,他們怕承擔責任才放我回家。回家後我渾身麻木,毫無知覺,生活不能自理,只得臥床休息,但是無法寧靜入眠,後來慢慢煉功,身體才恢復健康。

我把自己得法受益和受迫害的情況如實的反映出來,希望善良得人們了解大法真象,給自己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也希望為了生計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受矇蔽的人,清醒、冷靜的思考,為自己負責,停止迫害善良的老百姓,彌補過錯。同時聲明在迫害中我所有不符合「真、善、忍」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牢記師尊的教誨,以法為師,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