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明慧學校小弟子:修煉的人最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高精度圖片
參加第一屆小弟子法會

參加明慧學校集體煉功

參加台灣2004.5.13高雄遊行

【明慧網2004年7月19日】我叫陳有卉,今年五歲半,現在讀幼兒園的中班。媽媽和爸爸結婚後就跟著祖母修煉法輪功,所以我是一個幸福的法輪大法小弟子。出生在一個修煉家庭。從小跟著媽媽學法聽法。兩歲的某一天,我看見家中有一個長著翅膀的人對我微笑,其他人都看不到,爸爸說那可能是天上的天使喔!他也許是來看我乖不乖的。

我是祖父、外祖父家族中第一個出生的小孩,所以從小倍受人疼愛,也養成唯我獨尊的霸氣。常常和小表妹們搶玩具,搶贏了才罷手。外祖母溺愛我,每次都要表妹讓給我先玩。當時媽媽還常說我「不貪心但是很小氣」。後來,媽媽開始教我了解甚麼是「真善忍」,並不時提醒我要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修煉人。本來,我不懂甚麼叫做「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媽媽常舉例跟我說,我就漸漸明白了!也開始懂得分享及禮讓。有一回,我們從游泳池起來,媽媽問我們誰要先洗澡,我說:「軒軒(表妹)比較小,會冷,她先洗,我可以忍耐!我是修煉人,師父說要『先他後我』。」我也會幫忙外婆照顧小baby!還會幫忙媽媽洗水果、摺衣服、媽媽消業躺在床上時,我會照顧她幫她蓋被。

因為媽媽常常出去洪法講真象,所以從小我便常坐在娃娃車上跟著媽媽挨家挨戶發簡介,有時媽媽應我的要求,將我抱得高高的,我歡喜的把簡介投進別人家的信箱。後來我開始背「洪吟」、「論語」;開始學煉五套功法。我第一次參加功法表演是兩歲多的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參加一所學校的運動會功法表演的節目,本來爸爸抱著我在一旁觀看,後來一位唐伯伯問我要不要下來煉功,我說「好」。伯伯要爸媽別擔心讓我試試看,我就站在最前面,一點都不怕,旁邊的大人們大都微笑的看著我這個小娃兒在煉功。從此以後,有功法表演,我都儘量不缺席喔!

後來,媽媽讓我參加明慧小弟子班的學法及洪法活動,媽媽忙的時候不在我身邊,我會自己學著點字跟著學。明慧學校的阿姨告訴我們迫害的真象,從真象光盤中,我知道了劉春玲阿姨會死掉,是因為一位便衣公安在她後腦勺用重物打傷造成的。我覺得大陸公安打死很多好人,被打死的那些人很可憐!他們跟我一樣是努力學習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有時候,我會跟著媽媽貼郵票,摺真象資料,打電話。還好,大陸還是有些善良的人,有的聽到我跟他們說:「法輪大法好,祝您有個美好的未來!」他們會笑呵呵的回答我:「好!法輪大法好!知道了!小姑娘謝謝你啊!」有的也會罵我,我跟媽媽說我不要再跟這樣的人講電話了,媽媽告訴我他們也是被江××欺騙的人,我們不能放棄他!

媽媽去哪裏弘法,我都一定要跟著去!有一次一位叫林曉凱的叔叔被大陸公安抓走了,我跟著媽媽和其他人,到人潮很多的大賣場前發營救傳單,我向過路人說:「請幫忙救救林曉凱叔叔!」他們大多願意接下我的傳單。回到家後,我一直問媽媽林曉凱的叔叔被救出來了嗎?等了幾天,媽媽指著電視裏的一個人說:「林曉凱叔叔回來了!」我聽到了真是高興!

有一個星期天,爸爸不在家,早上我特別早起床跟媽媽一起去煉功點參加集體發正念,我穿「法輪大法好」的衣服,跟著大家一起煉功學法,這也是我第一次到煉功點煉功。結束後,我們去參加幼兒園舉辦的「社區跳蚤市場活動」。媽媽跟我一樣穿著「法輪大法好」的衣服幫忙義賣水果,媽媽還準備一些大法真象資料,我們將真象資料及書籤送給前來買水果的人。並說:「法輪功祝您身體健康!」他們都笑瞇瞇的說聲「謝謝」接了下來。

有時候,我也沒能跟著媽媽出去。前兩個月,媽媽去宜蘭參加三天編輯真象材料的學法交流活動,我沒能跟去。媽媽留下一封信給我,要我幫她照顧爸爸和好好照顧自己,還叮嚀我要學法煉功,我讀著信就放聲大哭。爸爸告訴我,媽媽是去做對大法有意義的事情,並鼓勵我要勇敢,媽媽不在家要表現更好,媽媽才不會擔心。我點了點頭不再哭!後來,我聽到一些大陸大法小弟子唱的歌,他們的媽媽被非法關起來了,他們還鼓勵他的媽媽要堅定!我覺得他們真的好勇敢!

有時候,爸爸媽媽在電腦桌前忙著講清真象的事,沒空跟我說話,我就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媽媽桌子旁邊學法;一個人聽著煉功音樂帶煉功。有時候我也做得不好:沒學法煉功、在一旁吵鬧。媽媽心性沒守住時,就會發頓脾氣。我輕聲的告訴媽媽:「修煉人不可以發脾氣,生氣不能解決問題,要想一想有沒有好辦法可以解決!」事後我們都會跟對方道歉、互相提醒,媽媽說我是她修煉上的好伙伴!我似乎漸漸明白了!

現在,《轉法輪》我讀到第五講了,我知道有好多小弟子讀完好幾遍了。我要加油一點,更加主動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好講清真象的事,才是及格的小弟子!

師父《洪吟》裏的《笑》是祖母教我最早背熟、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首詩,我知道如果我做的好,師父一定會開心的笑了!謝謝師父!

我笑──眾生覺悟
我笑──大法開傳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眾生有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