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真正的做一個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5日】我出生在湖南的一個小鄉村,從小就愛好氣功。1996年,一位在哈爾濱工業大學讀書的同學給我寫信說,「我在圖書館看到一本《轉法輪》,中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書中講了許多天機,對提高你的悟性很有幫助,你去找《轉法輪》吧!」我當時覺得這名字好熟悉,卻不記得在哪裏聽說過。也就在那一段時間,一天我在宿舍午休,閉著眼睛,卻看到了像太陽、月亮一樣的圓圓的白光在刺激我的眼睛,但我的眼睛明明是閉著的,而眼球卻在迅速轉動著。在那個星期天,我就到一個煉氣功的親戚家去問她那種現象。正巧她正在煉法輪大法,她當時沒解釋,只是說,「等你高考完,我給《轉法輪》與你看,那是一種真正高層次的功法……」。1996年7月高考完,我迫不及待的來到她家,拿著《轉法輪》一口氣就讀完了。但由於我高考再次落榜,使我精神上受到了打擊,直到1997年7月,我才真正的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我學法時,我邊看邊流淚。師父為我清理了以前學的附體功。

得法後,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到了桂林求學。剛開始我獨自在宿舍修煉。後來我看到了師父的經文《環境》,知道有幾千萬學員在公園裏煉功,於是我與另一個同學去桂林的公園找,在七星公園找到了一個煉功點,當時非常高興。後來我又在學校附近的公園找到了一個煉功點,看到平靜祥和的同修,就像找到了親人一樣。就這樣不管颳風下雨,寒來暑往,我就每天堅持到公園煉功洪法。多少次,衣服被淋得濕透,煉完功,衣服就乾了,冬天寒風侵入骨髓,甚麼事都沒有。就這樣走了過來。

有時節假日,我們就騎自行車到幾十里外的縣城去洪法。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們洪法的身影。記得有一次清晨,我去西山公園去煉功,我騎著自行車,天還沒亮,看不清路。修路的地段被挖了一米多深但沒攔,當我經過時,就跌翻了,車倒翻過來壓在身上。沙石嵌入支撐的手掌,紅的黃的血與組織液都冒了出來,但當時樂呵呵的,覺得又過了一關。在煉功打坐的時間上,我由一小時加到一個半小時,由一個半小時加到兩小時。剛開始一秒一秒的熬,決不輕易把腳拿下。有時感到骨頭都痛,全身都麻,電流穿過一樣,各種難受的感覺都上來了。有時感到一秒鐘比一萬年還久,在我的心目中,時間的概念全變了。

那段時間,我經常感到自己在快速的飛,還可以變換姿勢。記得第一次是晚上煉完法輪周天法,回到宿舍睡覺,感到飛起來了。還有閉著眼在極快的飛,剛開始挺害怕的,還以為是自己的心不正被魔抓走了。以後次數多了就習慣了。

假期回家後,我就想在我的家鄉洪法。我們的煉功點建立還沒多久,一遍《轉法輪》還沒學完,邪惡的鎮壓就開始了。

自99年7月20日以後,我一直堅持修煉。99年10月27日,我在實習時,我看到大法被江××小集團定為×教,我想法輪大法是最正的,師父是最正的,大法蒙冤,我不能坐視不理。我就打算去北京,那時我的那位親戚在我心目中的份量很重,在這個重大問題上,我想問問她,我就給她打電話,可就是打不通;後來打通電話,我告訴她我要去北京時,她當時說我執著於圓滿。我在接電話的同時眼淚止不住的莫名其妙的流著。由於我修煉的不成熟,那一次就這樣放棄了去北京證實大法的想法。

當時我腦海裏出現《位置》中的一句法「我為在能否圓滿的考驗中走過來的大法修煉者祝賀,你們生命不滅的永遠以至未來所在的層次,那是你們自己開創的,威德是你們自己修出來的。」我心裏一直在問,甚麼是能否圓滿的考驗?甚麼是「走過來」?我是否真的執著於圓滿?後來與同修也一直沒聯繫上,直到2000年10月1日前後,才與同修聯繫上,看到了《心自明》、《去掉最後的執著》、《走向圓滿》等經文,以及明慧編輯部文章《嚴肅的教誨》。

真正要走出來是如此難,好像有層層層層的阻力。2000年10月27下午,我與另一位同修到了天安門,等著有大法弟子出來證實法,我們一起走出來,然而下午降旗儀式結束了,我們還是沒能走出來。第二天我們又到天安門轉了一圈,就回去了。

回到家後,我就開始講真象。那時面臨很大的壓力,家人也很害怕被牽連迫害。直到2000年12月29日,我與另外兩位同修再次到北京。這一次,我們克服了重重困難與阻力走出來了。當天在天安門廣場,許多大法弟子不時從人群中挺身而出,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