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大法過程中的一些超常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6日】關於修煉中神奇的事,我最相信,因為我是親身經歷過來的。從第一次看《轉法輪》開始。

那是99年春節,寒假我去找哥哥,我們一起回家,商量說:母親身體不好,最好給她帶一些書讓她學習氣功、太極甚麼的。於是我們商量完了,到書店裏買了一本《大圓滿法》想讓她看看。當時哥哥對我說:母親甚麼都不相信,思想那麼固執,也不知道行得通行不通。結果回家一進門,母親就笑著迎出來說:「你們可回來了!我這裏可有好東西等著你們呢!媽可找著好東西了。」

原來是給我們的,一人一本《轉法輪》。

我記得當時快過年了,我們全家都在家。我們一家人不像原來過年時打麻將、打牌,而是熱火朝天的一人抱著一本書看。

那是看書的第一天,我躺在熱乎乎的炕頭上,到看完第二講的第一個小標題《關於天目的問題》,就有些睏了,於是就放下書,打起盹來。朦朧中,有一大朵紅色花在我眼前翻開,「就像電影、電視中那樣,花蕾一瞬間開了,會出現這個鏡頭。那紅色原來是平的,一下從中間鼓起來,不斷地翻,不斷地翻。」

我驚呆了。從小是學著馬列主義,從小學到現在,在所有的試卷上我都畢恭畢敬的回答:人類是類人猿進化而來的--可以說是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就在那一瞬間,這景象否定了我這二十來年根深蒂固的觀念。我就呆呆的看著,看到花翻了一陣開後,紅通通、黃澄澄的車輪大的卍字符像風車一樣飛來飛去。然後我坐起來,看不到了。母親看見我的表情,問我怎麼了,我就講給大家聽,全家人都停了動作,不發一語,感受大法的神奇。

春節過完後,我帶著母親給的書,回到了市區。半個月後的一個三天的休息日,我去看哥哥,一進門,哥哥問我:看書沒?我低頭紅著臉說:沒好好看。哥哥又問我:煉功沒?我又紅著臉回答:沒好好煉。於是哥哥很嚴肅的訓斥了我。接下來要我好好看書。於是,那一天,我一口氣看完了一遍《轉法輪》。當天晚上,我夢到我在一個高高的城樓下,師尊穿著袖子寬寬的長袍,把長長寬寬的袖子一甩,說一聲「起!」我就被袖子捲了起來(就像西遊記裏五莊觀裏的觀主用大袖子把孫悟空師徒捲起來一樣),捲到非常非常高的一個城牆之上,我往下看:好高哦!暈得都不敢再看了。然後又聽師尊在下面對我講:「快跑!」於是我就順著那個城牆飛快的跑了起來,前面還有一個師兄,我們相互幫助的往前跑著。(後來我又多次夢到與這個師兄一起前進)

第二天白天,我與他們這裏的幾個弟子,都是高中生,一起煉完功,哥哥上課去了。我還在他宿舍裏樓下的沙發上曬著太陽看書,看的是《悉尼講法》。快看完的時候我睏了,於是我把書蓋在臉上。朦朧間,覺得自己身體晃起來了,像盪鞦韆一樣,前後晃著,幅度很大,過來過去,我心裏想,這樣晃,不就晃出屋子外面的操場上去了嗎。但還在激烈的晃著,晃了一陣,幅度有些小了,然後慢慢停了。我看到在自己的上方,有一個圓圓的亮亮的窟窿。然後我聽到門開的聲音,哥哥進來了,從這小窟窿裏往下看我,然後笑著喊著我的名字對我說:你的天目開了。然後我看到非常多的卍字符像透明的雪花一樣紛紛揚揚的從空中撒下來。我仔細看時,甚麼也看不到了,我於是坐起來,繼續看書。中午哥哥回來時,我把上午的經過告訴他,他說他從來沒有回來過。這說明事情不是發生在這個空間,而是在天目才能看見的另外空間。

三天的看書我受益匪淺。第三天下午我乘車趕回家。一路上我想著哥哥的話:去那裏一定要找到煉功點,早上一定要跟著去大環境煉功。於是我下定決心,聽說在我住的樓下前邊路口前的一個小廣場每天有一群人在那裏晨煉,我就準備第二天早上起來去找他們,找煉功點。

早上5:00,我被震耳的煉功音樂叫醒。我心裏想:呵,這煉功點的音樂好大聲,離這麼遠我在三樓都能聽到。可是穿好衣服後卻甚麼都聽不到了。我拿了一個坐墊去煉功點,發現人家根本還沒有放音樂,只陸陸續續去了幾個人。我覺得很驚奇,那我早上聽到的?!真是太神奇了。一切來不及多想就5:30了,我在人群中找了個地方伴著音樂隨著大家開始一個小時的打坐,我單盤只能坐半個小時,剩下的半個小時上來下去的呲牙咧嘴。6:30開始煉動功,煉到7:30都大概散去了。這時有一個剛才在人群裏走來走去指導動作的大姐過來問我說:新來的?我點頭回答嗯。她問我住在哪裏,我說哪裏哪裏。她說:啊,你們樓下就有一個點的,正好我有事要去,順便把你帶過去吧。於是就把我帶到了一位年紀很大的叔叔家。然後叔叔笑著說:啊,又一個小弟子(我都20多了,還叫我小弟子),週五晚7:00一起來學法吧。

就這樣我找到了煉功點。開始每天都跟著煉功點煉功,自己每天看書,週五去煉功點集體學法。那一陣子,我非常精進。大約一週後的一天,我夢到我在母親那裏,後來,有人匆匆忙忙跑進來說:師父要來了!於是我很著急的整理自己。看到母親和哥哥,只是看著我笑,於是著急道:師父要來了,你們怎麼不動呢?他們還是不動,我顧不了那麼多,就跑到客廳去迎接師父。師父在幾個人的陪同下來了,一進門我便趕緊伏在地上給師父磕頭。師父把我扶起來,一同到裏屋,師父坐在沙發上,遞給我一雙跑鞋。後來想起來我才明白:給我的跑鞋,是要我在修煉路上勇猛精進的。

後來的日子,夜夜在夢裏與師父相見。第二次是夢到要發大水,我住的地方房子前面的洪水眼看就要決堤,大家都在奮力的拿著財物奔走,只有我,從床上跳起來,從櫃子裏,背了裝著大法書籍的書包就往外跑。外面是長長的人流,非常多各種各樣的人,聚集在一起,拿著,背著各種各樣的包袱,都在往前跑著,我也背著我的書包跟著跑,跑著跑著,兩腳就離地了。再看,是師父,從後面飛來把我從人群中提了出來。然後把我提到一個非常非常高的城門樓子上,上面幾乎沒有人,而穿流不息的人流還在我腳下的城門下過。我摟著師父的臂,像摟著父親的那樣,師父笑著和我說話,我調皮的問東問西,就像孩子對慈父一樣。

又一天,師父領著我,我還像從前拉著他的胳膊,師父說:走吧,這次帶你到別的弟子家去看一看。我們穿過一片空地,有一片空地上有一大堆的竹竿,有的很高,有的不高。師父指著一枝對我說:看到了嗎?這是你的。我一看,那枝只露出地面一點點。於是我羞的不敢再看了。師父又笑。然後到了一個村莊,進了一戶人家。那家人好窮啊!那個女大法弟子坐在炕上,還抱著一個孩子。看見師父,她赤腳就出來迎接。我當時眼裏很酸:這麼艱苦的條件,她還是堅持著學法。

然後就是4.25,距我第一次看書三個月。

我有些彷徨,也有些迷惑,不知道該怎麼做。然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形勢就很不對了。五一我好不容易攢下一百塊錢,準備把我所缺少的書籍補齊,去書店買書,原來所有賣書的地方全都不賣了,而且那眼神很怪。而且我晚上做的夢也很奇怪。

我夢到我坐在火車上前進,火車上有一個女人大聲的說我們師父的名字,還講很多污衊的話,還說師父在國外如何如何(我當時不知道師父在國外)。我很氣憤,走過去把她推下車了。還有一次夢到在一個廣場上,有特別特別多的人,就像畢業典禮一樣,有一個人手拿著話筒,像一個主持人,面對廣場上的那麼多人也在說污衊師父的話,很難聽。我於是又很氣憤,走上前面,給了她兩個耳光(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動手打過人)。她於是停止了,惶恐的看我。後來過來一個好像是主辦人一樣的人,問她怎麼不說了。她就指我。我就義正辭嚴的說:不許你們胡說!後來這個會就散了。人群走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又看到了師父。我撲到師父懷裏,流淚了。

然後7.20開始了。提前一天那個老叔叔到我家告訴我:明天不要去晨煉,會抓人的。我還是去了。可是那裏沒有一個晨煉的人,卻全是警察。一幫一幫的,停著好多車。鋪天蓋地的邪惡開始了。

電視上的造假宣傳我是不相信的。但是卻慢慢的懶惰了。沒有了那個大環境,看書煉功都變得不自覺起來,我又開始睡懶覺。但是,在放鬆了一個月之後,我的精神就變得越來越不好了。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有聲音在我耳朵邊說:不要煉法輪功了,煉我們這個功吧。我們這個功,有多麼多麼好,我們得了這麼多那麼多的褒獎,還得到了許多知名企業的捐助......魔了我整整半個月。其實,從這一點上說,我也算走了彎路的。

後來我慢慢激勵自己,哥哥和母親也在幫助我,或者說,我們在互相幫助。有一天回去看母親,發現她今天煉動功,明天煉靜功,於是告訴她我們都是一天五套,一步到位的。她於是從那天開始嚴格要求自己,下一次再回去一看,果然有了明顯的提高,她興高彩烈的告訴我:媽媽昨天打坐,看見金燦燦的佛一個一個從我眼前過;媽媽那天打坐,看到了非常漂亮的亭台樓閣……我真為她高興。從她那裏,我也得到了很大的動力。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不知所措。哥哥對於我的情況嘆息說:唉,你從前都是大家帶出來的,你從來就沒有自己好好的修過。現在,一切都看你自己的了,多看書吧。哥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了我。

2001年的國慶節,我們經過了一年多的坎坎坷坷。先是哥哥班上的兩名大法弟子因為遭同學舉報,被關到了看守所。本來因為都是學生,準備要放的時候,市裏的領導為了表現自己賣力跟隨江XX,說不要放,等我們去做完工作再放。結果在去的路上遭報出了車禍,幾個領導都重傷。一怒之下,惡人將那兩個學生關了好久。然後就是十一長假,哥哥和一個男同學從監視他的幾個同事的眼皮下溜走去北京上訪了。而我,因為負責一些大法的工作,就沒有去。

然後接下來的一週,哥哥他們就失去了任何消息。派出所和學校保安處,我都到處尋找,我這裏,母親那裏,他的親朋好友那裏,卻一無所獲。

有一天晚上,我夢到高考結束,拿到了大專的通知書,我心裏想,考到大專是我沒有好好讀書,我寧可再好好重讀一定要拿到大本的通知。於是我決定不去讀,把名額讓給了關係不錯的同學。然後走到一條路上,我遇到了師父。

我依然像從前一樣,跟師父一起往前走。走到一處地方,師父問我:你敢走嗎?我往前一看,原來是一片刀山。我心裏想:師父啊,即便您不在我身邊,我也敢走的,何況有您在我身邊!於是我回答說:敢!於是我和師父就光腳邁了上去。觸地處,卻是軟綿綿的。然後走到一個房子裏,到房門口,師父對我說:去吧。然後就離去了。我從窗口望進去:裏面是哥哥和那個同學。我欣喜的大叫:可找到你們了!

早上醒來淚痕滿面,收拾一下匆匆上班了。晚上回家,一打開房門,看見兩個人在我屋裏大吃,是哥哥和那個同學!他們從北京安全返回了。這時外面還在抓捕他們。我這裏正好派出所已經來過了,於是我將他們都藏到我這裏,打了地鋪吃住在一起。然後我們一同學法,一同煉功,非常好。再後來,他們離開我這裏,都流離失所了。

這是我在大法修煉中真實經歷的一部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