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科技工作者兼政府官員的修煉歷程片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日】我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科技工作,對現代科學有很深廣的了解,且為官已近十年。我為甚麼堅定地走上修煉之路?在這裏試將自己的修煉歷程和一些體悟介紹出來。

1、幸得大法

98年我借到《轉法輪》,一讀便被大法博大深奧的法理深深吸引,連續不停地看了三遍,感覺「講得太好了,怎麼這麼好!」在此之前,我在常人中也算得意者,但總覺得社會現狀與我內心深處的善良格格不入,對「人為甚麼活著」、「人的行為就是為了金錢物質嗎?」、「人的思想從哪裏來」等問題百思不解,從現有教科書中得到的答案總覺得不真實、不踏實。我也常常清醒地感受得到心靈深處的躁動不安。學法後我才發現,其實這種心靈的躁動不安在今日中國的常人中太普遍了,你看他們那不顧一切向錢看的勁,那追求享樂的勁,就是心靈的躁動不安,他們的主元神、他們清醒的一面必定朦朧地知道真正返本歸真的機會來了,而且這是唯一的機會,可他們在觀念、業力和舊勢力的安排操控之下,尚不能得法。我得法之後,心靈深處的寧靜和喜悅無以言表!

2、體會大法的真實

得法前,我患有膽結石,常感乏力。修煉後,膽石不翼而飛了,2001年11月作了很細緻的體檢,B超顯示一切正常,並且感覺身體越來越好。我周圍很多人都看到了我身體的變化,其中有幾個有緣人由驚嘆變為行動,也於2002年走上了修煉之路。

在我個人的修煉中,我常常是先體會或看到另外空間或這個物質空間的現象,過後在深入學法中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經歷過真正的「敞開心扉」,時間長達數小時,整個過程我很清醒,我看到另外空間的很多現象又有許多在我們的這物質空間顯現出來,我也聽到過另外空間的鈴聲,細說的話,還有許多許多……所以,我堅信大法的真實,堅信師尊。7.20後的迫害高峰期中,曾和幾個人聊天時有人問我氣功到底哪種好?當時我雖然有怕心,但我必須說真話,我說:「當然是法輪功好!」

3、講真相

印象較深的有兩次,一次是會議期間聚餐時,有朋友問及我煉功後受到的迫害,我知道這是師尊給了我一次講真相的好機會,但同時怕心也狠狠地往出冒:在場的幾十人多數是官員,會不會有人去告發?這時,正念也逐漸出來逐漸強大,我想:有師在,有法在,常人怎奈何得了我!於是我針對鄰座婦女較多的情況,重點講了大法弟子純正的行為,告訴她們如果丈夫是大法弟子,決不會有婚外情,我看到她們的真心流露,看到她們不住地點頭。另一次是在列車上,一個年輕人和我閒聊,由於時間充裕,我便詳細地講真相,臨下車時,她告訴我,她回家後一定要找《轉法輪》來看,她哥是警察,有這本書。

多次講真相,有較成功的,有效果差的。總結起來,對法理解得好的地方講得清楚明白有力。比如我學法中,對殺生問題理解得較好,講真相中每一次他人都聽懂了、理解了、相信了。

4、沒有一個生命有資格直呼師尊大名

如果不是師尊的承受,世人就不能存活至今日,大法開創了宇宙內一切生命的生存環境,也造就了這無量無計的生命。我理解:實際上是世人配不配做師尊的弟子、學員的問題,是世人自己選擇留下昇華或淘汰的問題,師尊只看人心,這樣的慈悲苦度,這樣的曠古一遇也僅此一遇啊。世人,該清醒了。

5、發正念

剛開始發正念沒幾天,右手就奇怪地受傷。當時不明白為甚麼,但我知道師尊叫我們做的一定是最正最好的事,我堅持發正念。後來才悟到,由於自身有漏,舊勢力才來這樣迫害,我同時也悟到,一定是我發正念能有效地鏟除邪惡,它們才會來迫害,那麼,邪惡是害怕我們發正念的,我們的正念是有效的。過後一年左右,我加強發正念時,問題又出現了,腿盤不上去,一盤上就痛得很厲害,前後持續二十幾天,當我咬牙堅持過來時,突然看到自己成為一頭雄獅,隨後即悟到這是師尊鼓勵我像雄獅一樣繼續勇猛精進。

最近發正念時常有電話等干擾,通過學法及堅持發正念已將其清理,但雜念仍多,我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同時自身也需要提高了。

6、關於舊勢力的安排

不時能體會感受到舊勢力的安排,但我也領悟到師尊有更高、更大的安排。舊勢力無論其是多高的生命,都是宇宙之中的生命,都在成住壞滅的法理之中;我們的師尊是在宇宙之外、天體之外、真善忍之外,超越一切在正法,師尊的安排是舊勢力看不到的,即使其看到了一點也是無法抗拒的。

我悟到,只要我們時時事事以法為師,照師尊的教誨去做,就一定是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真正溶於法中就是進入了師尊的安排,這時,我們就會發現:舊勢力是甚麼?其實它們甚麼都不是。

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