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心變化大 家人同事齊聲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8日】我是1997年開始修煉的,當時是因為身體有病才走入修煉的。當時醫生診斷我患子宮肌瘤,有雞蛋那麼大,大夫說吃一火車中藥也好不了,只有手術。當時自己心灰意冷,又害怕做手術,覺得家裏美好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萬念俱灰。

那是一天的下午1點剛過,我們同事給我送來了《轉法輪》這本寶書。當我接到寶書時,就覺得這書的封面太漂亮了,我從來都沒看過這麼漂亮的書面,天藍色的封面,鮮豔的法輪。我一氣從下午1點一直看到晚上11點多,根本就放不下了。當時腿都坐酸了,可就是捨不得放下,總是想再看一頁,再看一頁。那天我非常的激動和興奮,我一下子明白了許多,當時只覺得今後我要做個好人,那天晚上雖然我睡得很晚,但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一覺醒來早上6點。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犯過一次病。當時我就知道正如書中所說,因為我要做個修煉的人,師父把我的病根已經摘掉了。大法就是這樣神奇偉大,第二天我的病就好了。我沒吃一粒藥,更不用像大夫說的必須手術,從此大法解除了我的痛苦。

師父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從此以後,我每天再也不打麻將耗時間了,我在家看大法書,我一本一本的看,一遍一遍的看,覺得人生的真正意義、目的都在這書裏。我過去有鼻炎,看書到第七天,從鼻子裏流出了兩塊黑紅的血塊,這病根出來後,鼻炎也好了。從那以後我一身輕,好像有使不完的勁,有時上街一走6、7個小時一點也不覺得累。在工作崗位和同事相處,同事們都很喜歡我,覺得我很誠實、大度。領導和同事們都說我變了,說我人從裏到外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們單位的李教授說:誰說煉功不好,你看小王煉功以後整個人都變了,以後我也得看一看《轉法輪》。

師父說:「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廣大的民眾都沐浴在大法的威德和佛恩浩蕩下,身心在受益,境界在昇華。不只是這煉功的1億人,還有他們的家人、朋友、同事都跟著受益。

由於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我愛人也開始看大法的書。我兒子考完大學後利用假期把所有的大法書也都看了一遍。我兒子說:我學習的考試書我都不願意看,這大法書我一看也放不下了。

然而邪惡之首江澤民,出於小人的邪惡妒嫉,坐井看不見斗大一塊天,瘋狂迫害大法。1999年7月20日,北京、大連、哈爾濱等許多大法弟子平白無故的被抓。全國各地所有的煉功場所一律給取消,不許大家早上去煉功,派警察秘密調查、跟蹤這些好人。江××一夥惡人天天施壓,下到各個單位的領導,每天下午3點聽省電話會議,逐級往中央反映、彙報各地法輪功鎮壓情況。江氏集團天天聽彙報,讓各個單位領導彙報自己單位有多少煉功的,並彙報做「轉化」工作怎麼樣。還給各單位領導施加壓力,哪個單位有煉功的就影響大家的工資獎金,或被革職。

我單位領導都覺得中央這樣做太不理智,煉煉功為何就使江××一夥嚇這樣。所以單位往上報時,說我單位沒有煉功的,並偷偷的告訴我說:你們願意煉回家煉去,千萬別讓他們把你們弄得家破人亡。由於邪惡的迫害,我為了不給單位領導和同事們帶來麻煩,就寫了申請書提前5年下崗。當時家裏孩子正上大學,正需要錢,下崗後工資摺了一半。

2000年9月30日,我為了證實大法講真相,在車站被警察扣留,並送往拘留所二次共10天。放出來後,11月份又被送到洗腦班20天,在這20天裏市公安局來了5個人提審我。我都覺得他們可笑,法輪功沒有甚麼秘密,都是光明正大的,他們興師動眾的迫害煉功人,並且由市局處長親自提審我這麼個老百姓,惡人害怕真象曝光的恐懼可見一斑。還把我家的電腦給搶走了,至今未還,我愛人去要電腦多次。他們無視國法,把老百姓的財產給侵吞了。惡警姓於的審我時,抓我腦袋往牆上撞,用水潑我臉。難道國家機器就是這樣用來鎮壓好人的嗎?惡人不光迫害大法弟子,連我的兒子他們也不放過,兩次到學校審問我的兒子,給我的全家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

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就是讓我放棄正念,放棄修煉,放棄正法。但這一切都絲毫動搖不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師父說:「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我有許多地方做的不好,還有執著放不下。我要努力學好法,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時時處處用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最後用師父的詩與同修互勉:

神路難

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