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整體,歸正自己,走好今後的路(下)

——與朝陽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9日】三、圓容整體,歸正自己,走好今後的路

朝陽大法弟子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同修被綁架固然有其客觀原因和個人因素,但與我們朝陽每一個同修、與我們整體的漏和正的力量不強密不可分。

師父講過特務在正的場中只有兩種選擇的法,一種是被正的場所同化,一種是趕快跑掉。為甚麼我們的場不能抑制、清除邪惡,反而令邪惡很猖獗、隨意抓捕我們的同修呢?他們的工作很顯眼、也很特殊,是邪惡重點打擊的對像,迫害他們不就是衝著我們整體來的嗎?衝著我們更大範圍、更深層面清除邪惡、救度眾生這件最偉大的事來的嗎?我們整體的漏、不正與每個人都是相關聯的,同修的被綁架我們都是有責任的,每個人在這整體不正、偏離法的過程中,可能都有意無意的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我們是法中的生命,維護大法、圓容整體、救度眾生是我們神聖的使命,向內找是我們在法中歸正、純淨,走好今後正法之路的法寶。我們的漏到底是甚麼?它又是怎麼形成的呢?許多同修思考過、也交流過,這裏我也談談我個人的看法,與同修切磋。

朝陽的正法工作一直很穩定,自從師父評註了朝陽同修寫的《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文章後,朝陽的正法工作進入了嶄新的階段,同修信心足了、正念強了,有的拿起了筆,有的深入邪惡之地搜集信息,有的開始尋找沒有走出來的同修,有的積極參與法會的交流,有的集體配合講真象、形成了一個個小的整體,正的力量上揚、強大;真象傳單、小冊子、不乾膠、條幅大量出現在鄉村、市區,世人爭相傳看、議論,大量眾生得到救度;針對迫害法輪功最活躍份子的揭露、曝光,更是使惡人聞風喪膽,另外空間的邪惡得到大量的清除;特別是我們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成功的營救了同修,看到了法的威力、整體配合的巨大效應,更是使我們信心大增,正法形勢一片大好,越來越寬鬆。但不正的因素也隨之出現,歡喜心、顯示心、類似拿著大法書在街上不怕汽車撞的心在滋生、膨脹。

在這過程中,我們探討了當地真象材料用不用真名實姓的問題,有了爭議,也出現了一些小的矛盾,畢竟同修的心性、執著和法理認識不同,有的認為應該考慮在家同修的安全、理智一些;有的竭力主張用真名,認為這樣真象材料才能更真實、更能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甚至有的人認為不這樣做是有怕心造成的,過分突出這一形式在正法的作用,突顯自己的苗頭已經出現。證實法、救度眾生是我們講真象的基點和目地,用不用不是問題的關鍵,達到目地就行,用不用也不是強為的,靠強拉硬拽、鼓勵是行不通的,用不用也不是簡單的怕不怕的問題,畢竟在邪惡的迫害中還存在一個理智、安全的問題。

在揭露最邪惡之徒的過程中,協調不暢,有的認為不能這樣做,有的認為材料不真實、應該重做,有的不讓以自己的真名做材料,有的認為材料只揭露不救度,出現了較大的爭執和矛盾,同修各自不同的執著被黑手利用、放大,製造混亂,藉以保護最可利用的最邪惡之徒。致使這項工作做了停、停了做,不徹底,讓邪惡鑽了空子,給了邪惡苟延殘喘、反撲的機會。這不能不說是我們的教訓,強調自我、維護自我,不在法上圓容整體,給我們救度眾生的大事帶來了損失。以法為大,放下自我,協調一致,才能真正做好證實法的工作。

法會在揭露當地邪惡、救度眾生中的巨大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他開創了同修交流、共同精進、共同提高的機會;他使那些還未走出來的同修看到了巨大的差距,開始參與正法,走出人來;有的同修就是在法會交流的巨大鼓舞下精進起來的,認識到自己也應該積極參與到揭露當地邪惡的正法洪流中去,拿起了筆或積極提供惡人信息;一個個學法小組和法中整體的形成無不與法會的召開密切相關。法會是師父給大法弟子及後人修煉留下的重要修煉形式,我們在為後人開創,當然要圓容師父的這一要求。但法會應該是嚴肅的、殊勝的,那是展現法的莊嚴、神聖的時刻,應該是一片淨土啊。我們的法會遍地開花,是大好事,對召開法會地區的同修來說是一次難得相聚的機會,最多不過一兩次,不多,不過分,但對經常參加的協調人來說卻是太頻繁了,有點疲於應付,一週一次、兩次在一段時間裏那是經常有的事。她們的事很多,學法的時間很少,有時學了也不入心,法會開多了也不願去,但又沒辦法。她們的經常參與固然有她們自己的原因,但與法會的組織者不無關係,有的法會指名要某某參加,好像沒有她的參與這法會就開不了,不能進行。同修的崇拜心理、名人效應、好奇、好事之心,使法會已經變得不那麼純正了、嚴肅了,更何況法會是心得交流會,談的都應該是自己內心所悟所得,是同修心性和對不同層次法理認識的真實體現,經常參加就使協調人的發言變得乾癟,老生常談,有時就演變為領導講話、安排工作,自我的東西、一些不好的心、不正的做法就通過法會在廣大同修中不知不覺散播開來,整體的漏、不正也就慢慢的越來越大,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同修開始接二連三的出事。

大約是從2004年的2月開始,一直到4月這次大抓捕期間,同修出事沒有停止過,大概共有近30位同修吧。一開始出事的都是撒材料的同修,而且還很有共性,有的在派出所跟前被抓,有的在看守所附近被抓,有的親自到派出所送信被扣押,有的掛上法輪功的牌子大白天去發真象;後來,到外地建資料點的車被半路攔截,只有司機同修後來被抓,其他同修機智走脫,但設備及相關物品損失,總結原因是被邪惡跟蹤所致,而未深刻的去分析這背後的真正原因和巨大的漏在哪,因為這次迫害已經涉及到了我們的技術人員和資料點,錯失了扭轉不利局面、避免更大迫害出現的大好時機;4月2日,悲劇發生了,幾個主要協調人幾乎同時被捕,一個資料點被破壞,有形無形的損失是巨大的。

從事件發展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迫害是步步升級的,漏是在不斷擴大的,有的同修看到了這種現象但無能為力,有的同修向協調人提出了中肯的建議但未引起重視,更有許多人是麻木的。我們是否能避免這樣的事發生?出現了迫害,能否在正法中及時歸正,扭轉不利、被動的局面?一次次的出事、教訓,為甚麼我們總是表現的很麻木、很被動,束手無策,眼看著這失了控的車快速下滑?我們就不能力挽狂瀾、正一切不正的、有所為嗎?我們能證實大法的慈悲、美好和純正,也能證實大法的威嚴,為甚麼我們在證實大法的圓容不破和自動修補能力方面,顯得這麼力不從心,無可奈何呢?事出了,有的躲起來了,有的在埋怨、指責,有的不負責任的在散布小道消息、起惑亂作用,有的在觀望,有的在發正念、主動搜集邪惡信息。這方面的認識應該清醒了、法理應該明白了,我不屬於我自己,我屬於大法,我屬於整體,從自身做起生起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黑手、爛鬼的一切干擾和迫害,一個同修這樣想了、兩個同修、更多的同修都這樣想了、這樣做了,我們地區正的場不就強大起來了嗎?不利的局面不就迅速扭轉過來了嗎?邪惡還有存在的空間嗎?「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一正壓百邪」,是師父講的法。我們還可以開小型的法會交流,還可以發真象資料、揭露邪惡,有能力的同修還可以寫反思的文章或編一些有針對性的切磋文章,提高同修的認識,快速形成強有力的法中整體,變被動為主動,正一切不正的。

正法與修煉是嚴肅的,要每一步都走正,我們的路也是很窄的,加入任何一顆人心都是極其危險的,也是極端不負責任的。強調正念正行是對的,但利用正念正行的外衣證明自己做得好、悟得高、凸顯自己則是錯誤的,甚至可以說是不敬師不敬法的嚴重表現;強調利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救度眾生是對的,但對某一種方式過分看重、甚至達到不這樣做都不行的程度,則是標榜自我的強大執著;強調走正自己的正法之路是對的,但不把師父的選擇、正法的需要放在第一位,不圓容整體、與同修協調配合,過分強調我的選擇、我的路則是以我為基點的個人修煉,是自私的,也是符合舊勢力的邪惡安排的;強調最大程度發揮自身的特長、能力證實法、救度眾生是對的,但把這種來自師、來自大法的能力、智慧有意無意看作個人的才華,有了成就感、有了顯示的資本,不能包容,則是竊法行為。舊宇宙生命構成的「基本因素」是自私的、為我的,在我們助師正法的過程中會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程度表現出來,如果不在法上認清它、抓住它、解體它,就是證實自我而不是證實法。基點的偏移,自我的膨脹,分不清真我、假我,滋養、放縱,是對法、對眾生、對整體、對自己的極端不負責任,辜負了師父對我們的選擇和慈悲苦度。

情為何物?把人拴在人世間的羈絆和能讓人下地獄的迷魂藥也。對大法弟子而言,大法無所不能,當然能使我們走過情的迷亂和陷阱,但有多少大法學員卻在這方面想當然的把道德極度下滑後的常人社會的標準作為自己的尺度,讓邪惡鑽了空子,加重了自身的迫害,給正法帶來了不利的影響。我們在給未來奠定基礎,在開創未來人的生存方式,我們男女同修要站在正法的基點、以純淨的心態,走出一條純正的正法之路,證實大法的偉大,樹立大法的威德。

師父在講法中一再說我們成熟了、理智了、清醒了,我認為一方面這是對我們的肯定,另一面也是對我們的希望和要求,我們真的應該是這樣了啊。

朝陽大法弟子一定會以自己強大的正念和良好的表現,向偉大的師尊交上一份圓滿的答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