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些資料點出事後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8日】最近,不斷看到明慧網報導有關一些北方地區資料點被嚴重破壞的情況,引發我一些思考,想就此談點個人看法:

我覺得我們首先應該反省一下自己是否有漏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從一些被破壞的大資料點所報出的損失物品上看,確是有一些奢侈品,我感到正如一些同修分析的那樣,做資料的錢都是當地同修們省吃儉用省出來交給資料點的,每一分都應該用在正法之事上,不應該用於追求甚麼高檔次的設備,也不應該在資料點間作攀比,更不應該用於自己個人的身上。資料點上的同修應該在這方面嚴格要求自己。

據說有些資料點上的同修還鑽電信部門的空子,這是我在某網站學員內部交流中看到的一個帖子,複製出來給大家看看:
「如何上網不花錢?手機卡欠費後,電信要3個月才能拆機,這3個月內不能打電話,但是有信號,由於GPRS是永遠在線,按流量收費。這樣,在手機卡欠費的情況下,GPRS數據傳輸服務還是沒停止,仍然可以上網,免費使3個月。 我們損失的手機、手機卡也很多了,免費使3個月也不欠誰的,大家說呢!?」

在大陸,能用手機與手提電腦上網的多是資料點的同修,從這個帖子來看,不也反映出此同修做資料的心態不夠純正嗎?我們今天正法的路是給未來人留下來的,怎麼能「因為我損失了(常人中的東西),所以我拿回是應該的」呢?這與常人有甚麼區別?常人中正直的人也不會這麼幹的。我曾看過一位同修寫的一篇報導,因特別感動而深記在腦海裏:寫的是一位30來歲男同修的事,他在被非法勞教出來後,靠走街串巷賣眼鏡謀生,他那麼艱難了,僅靠賣賺不了幾個錢的眼鏡來養家糊口了,可他還拿出30元錢來給同修。看完那篇報導時我感動得流淚,短短幾行字的報導,我看到的是一個無怨無恨、大慈大悲救度眾生的心。也許他沒有一些同修那麼轟轟烈烈地在資料點上做甚麼,他還要為生存而奔波,他那麼艱難了還要把自己靠日曬雨淋、走街串巷賺到的那點難得糊口的錢省出來做資料去救眾生,這不正是「金佛」裏那種把心交給佛的人嗎?30元錢在很多人眼裏算不上啥,可對他不是個小數目,那些在資料點上把其他同修們省吃儉用交來用做資料的錢買自己奢侈品的同修,資料點出了事能說與你們自己的有漏無關嗎?

另外,從這二年我這明慧網資料來源的情況看,我感到在資料封鎖方面,除了邪惡對網絡的封鎖外,學員自己內部一些複雜人心所造成的干擾也是相當嚴重的。一些人在資料傳遞中怕失去自己在提供給下線資料方面的「領導」地位而人為的設障礙,封死回傳信息的渠道(不做信息回傳),造成信息流通的單向性,使資料點同修不知道下面資料需求的情況。比如我這,因為資料的單向流通,我沒法向大資料點同修傳遞一點信息,二年前我就想突破網絡封鎖,但苦於不懂網絡也沒有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身邊又沒有懂電腦的同修,想回傳個信息給資料點同修問問破網的方法都辦不到,因為和我聯繫的中間人不肯作回傳。於是有二年多的時間我不得不做著把得到的資料重新打入電腦,再排版打印的重複勞動。(我沒有掃描儀與數碼相機這類設備)資料傳遞線上的上下信息流通的單向性還造成一個問題:資料點的同修是下面要就只管給,有不少的資料被浪費掉了他們卻不知道。舉個實例:我的上線是個50來歲的女同修,她每天只管把要來的資料往外寄,用的都是同一種信封,每天都在相近的幾個郵筒丟信,每個郵筒還放2 ~3封,別人多次勸她不要這樣做也不聽,總用「我發正念了」來堅持這麼幹,有時手上沒資料寄了,還說不寄信手都癢。直到今年初,她的親戚告訴她從來沒收到過她寄的幾封信她才有所醒悟,叫道:「我花在寄信上的錢都幾千塊了!」我只能說心疼那些被浪費掉的資料,因為資料從選材到排版、打印所花的心血不是錢所能衡量的,而買打印墨盒與墨水的價錢遠比她寄信用的錢要多得多。我早看到這種浪費情況,給她指出她也不聽,我又沒法回傳信息給上面資料點的同修,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資料被浪費(她在我的上線,傳資料給她的人我不認識)。

這裏我感到,大資料點上懂技術的同修們如果能適當的了解一下資料發出後的反饋情況,發出的資料中給出一些存有資料的磁盤、破網工具的光盤等,也許能無意間的幫助到下線某個不認識的同修建起一個能獨立運行的小資料點。就我自己這個小資料點而言已經穩定運行有4年多了,我也是從不太會電腦操作做起的,從開始的無資料自己寫,到今天能根據不同人群的救度需要選材排版、製作各種資料與光盤,也根據不同同修的需要,選材排版打印出不同的資料後,交他們自己用傳真機做複製,然後去發。我們一直就是這樣配合默契的。小型資料點如果能遍地開花,就不會出現一個大資料點被破壞而造成一片地區的資料短缺,這已經是很多同修提出過的觀點了。

一點個人看法,提供大家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