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真象資料和資料點的幾點看法與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9日】關於真象資料和資料點的幾點看法與同修交流如下:

1、關於真象小冊子的內容

目前各地編寫了大量的真象小冊子,內容在揭露當地邪惡方面做得很好,特別是經過明慧資料編寫組同修的把關,在用詞、語氣、內容篩選、排版等方方面面都做得很恰當。根據我們講真象了解的情況,我們認為在每一期小冊子中都應該用一定的篇幅包含這樣兩個內容:一是法輪功的簡介,可以直接介紹,也可以用問答的形式等等,因為我們的小冊子總是有一部份人是第一次拿到的,有些人雖然聽說過法輪功,但對法輪功究竟是甚麼卻不知道,而我們講清真象、揭露邪惡的目的就是要讓人們明白法輪功是甚麼,認識到法輪功好,從而得到救度;二是天安門自焚的真象,因為幾年來江××邪惡集團關於「自焚」栽贓案的惡毒誹謗給人們頭腦中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在講真象時很多人都會問及這個問題。這兩方面的內容都是很充實的,很有說服力的,我們在編輯小冊子時,每一期可以從不同角度來闡述。

2、大資料點要儘快化小,不做資料的同修也要自覺維護資料點的安全

關於這方面的問題同修們已經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很多很好的一致的看法。因為大資料點必然要涉及較多的人,難免各人的心性不同、修煉狀態不同、以及執著心的不同,出的問題已經很多,損失也是相當大的,教訓應該是很深刻了。單從一方面來看,大資料點目標大,運進運出量大、人多,設備、資金過分集中,在大陸這種嚴酷的迫害環境下就存在較大的問題。一個供100人的較大資料點不如分散成10個供10人的小資料點,這樣設備分散、資金分散、耗材購買分散等等,使資料點存在於無形之中,更有利於充份發揮每個資料點的作用,也使更多的同修肩負起更多的任務和責任。僅從人這裏來講,大法資料點是邪惡千方百計在破壞的重點,它們已經搞了多次的針對資料點的所謂「專項鬥爭」,可以說在大陸環境下,資料點的工作在正法中是非常重要的,是應該做到絕對的保密和安全的,修煉到今天這已經不是哪一個學員自己的修煉問題了,更多的因素是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問題了。

我們地區曾經有一個較大的資料點被破壞了,最痛心的是其中四個主要的學員被捕後不同程度的走向了反面,甚至成了洗腦班的骨幹,後來我們知道的情況是,由於當事人重視不夠,人多事多,國安特務已經以學員的身份打進去很長時間了卻沒有被人察覺。

再有就是,請不做資料的同修也要自覺維護資料點的安全。我曾經遇到過一件事,我們資料點都是按明慧網介紹的單線聯繫,幾年來一直安全運行,有一次傳資料的同修被邪惡迫害腳受了傷暫時無法來拿資料,於是她告訴了她認為信得過的堅定的學員來拿資料,我也認識那位同修,而且很熟悉,可是那位同修給我家裏打了一個電話,她說:「陳姨叫我到你那裏來拿新的」。大家想一想,很多人都知道我們的電話是經常被監聽的,她雖然只講了這一句話,但至少把三個學員的關係、資料點的位置暴露無遺。我只好請求師父加持保護,幸好無事。這說明我們一些不做資料的同修對資料點的工作和學員的安全和保密也沒有足夠的保護意識。

3、設備、資金使用問題

在資金條件許可的條件下,一定要買好的打印機、刻錄機、光盤等等,錢不要在這方面去節約,錢應該從其它消費方面去節約,越是便宜的東西假貨劣貨越多。舉一個常見的例子買光盤,便宜的1.5元左右,貴一點的質量好的也就是2.0元左右,每一張好光盤也就多不過0.5元,刻一千張才多500元,我們應該這樣想,這一千張真象光盤要救度多少人哪?很多很多,才僅僅多500元錢,這個賬不是很明顯嗎。所以,我的觀點是,在講真象救眾生的事情上,儘量用上好的材料。我們的實際經驗也證明了這是對的。同時,好的光盤刻壞的就極少極少,這給後續的檢查也帶來方便。

設備是有一定的使用壽命的,它們能夠跟隨我們做正法的工作是它們生命的榮幸和功德,我們應該愛護它們,但不是說它們就能夠長時間不停的超負荷工作或者永遠工作下去。該換新的設備時就應該換新的。比如,打印機、刻錄機等都是有一定的使用期的,使用時間太長,打印、刻錄的效果和質量就不能保證。從目前的情況看,這些設備好多都是超負荷工作幾年了。

有時在網上看到一些資料點被邪惡破壞了,又損失了多少萬的資金。資料點的資金都是同修們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積攢下來的,我們確實應該想一想:這些資金哪些地方是最需要用的,哪些地方的投入是不應該計較的,哪些地方是我們一定要節約使用的。

其實,今天我們做講清真象的工作,雖然涉及常人技術,也與常人表現無異,但我們的基點、出發點、目的卻完全不同於常人。我們在正法工作中的方方面面也都體現出了我們的心性問題,我們在正法中修煉、提高,我們也在正法中救度著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