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資料點被破壞後的反思及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14日】近日,我地資料點突然被邪惡破壞,機器和一部份現金被惡人抄走,所幸師父慈悲呵護,弟子沒有甚麼損失。事情看起來是那樣突然,痛定思痛,這畢竟是嚴肅的修煉,是我們的場不正,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就比如燃燒的一堆火燄,來往的飛蟲必會繞火而行,否則的話它知道將是自取滅亡。

記得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如果行得正,沒修完的表面部份甚麼也不敢進來,一個是舊的生命也不敢亂舊宇宙的法,再一個是你們有師有護法神;如果你們表面人的一面執著心不去,師父與護法神就不好辦。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通過深刻的向內找,我們找到了以下幾點:

(一)忽視同修之間情的執著,沒有對正法工作十分的負責

平時在與同修配合工作時,看到對方的執著,因為人情面子不好意思指出,而同修又沒有認識到,從而讓本應純正的環境人為存在著人的或變異的觀念,因而成為舊勢力所謂「考驗」大法弟子的藉口。說白了還是沒有學好法,沒有充份認識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在遇事的權衡上還是沒有「以法為大」。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如果我們真的聽了師父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給大法帶來的慘重損失。因此,看到同修的執著,一定要善意地給其指出,這是為法負責,同時對對方也是最大的慈悲。

(二)淡泊安全意識,沒有嚴格要求自己。

在做大法工作中,我們在人的表面沒有十分注意安全問題,比如,我們將做條幅的版就晾在很明顯的地方,鄰居極易看到;同修商議關於工作方面的問題,說話聲音很大,沒有顧及外面是否有人聽到;再有一點就是,我們曾在有專門接待同修地方的情況下,把同修帶到這個資料點,雖然沒有因此帶來損失,這也體現出我們工作的不嚴謹。這一系列的問題就讓另外空間邪惡的舊勢力有機可乘。師父的話在耳邊迴響:「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未來宇宙不能因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現一點點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證實法中走好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三)對邪惡揭露力度不夠,很多事情沒有主動去做。

師父說「大家知道,我們現在人力很有限,證實法中大家不要光顧了這個就不管那個。就是說我們不要把力量都集中在一點,儘量要顧全整體。」(《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在過去幾年的工作中,我們偏重於做資料,幾年來,沒有建立與明慧的聯繫,對當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況及惡徒的行徑沒有或沒及時給予曝光。正當我們剛剛搜集了一些資料和準備更深入地向當地世人揭露邪惡時,邪惡瘋狂了,加之以上所述我們存在的執著,才使邪惡破壞資料點得逞。

由於我們的執著使大法遭受損失,耽誤救度更多的眾生,我們深深自責和慚愧,在此我們向師父道歉:師父請您放心,我們在今後的修煉與做正法工作中,一定徹底放下人心,一定做好。我們還向當地同修道歉。同修們,我們跌倒了,我們會接著爬起來向前走,一定會重新做好!

在此也提醒還有與我們有類似執著和不足的同修能吸取我們的教訓,放下人心,為法負責,不要因此給大法帶來同樣的損失。同時倡議所有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及我們當地同修,加強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存在的、針對破壞資料點為目標的邪惡因素。同時我們也希望當地同修每個人都能靜心學法,向內找,我們是否還存在承認舊勢力迫害的消極心理。讓我們好好聽師父的話,相互溝通,人人負責,真正形成一個堅不可摧、圓容不破的整體,為當地下一步開創一個更好的正法環境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後記:

在事情發生的當天,同修們想要出門辦事,但又左右思量,是去還是不去?到最後決定去,並讓我們中一位同修留在家裏。誰知答應留在家的那位同修在同修們走後,忽然想起自己也要出門辦事,就鎖上房門,去了同修家。在他將要離開同修家時,家中同修幾次拉住他不讓走,也就在那個時候,資料點被突如其來的惡徒們查抄。他迅速通知了其他同修。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和慈悲呵護啊,弟子們才平安無事。我們在想:我們為何總在在法受到損失、摔了跟頭時,才想起來深入向內找,才清醒;為何總在亡羊的時候,才想起來去補牢?同化法的生命為何不聽師父的話主動地去歸正,反而被舊勢力被動,這不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舊勢力嗎?

以上認識有不當、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非常感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