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文在青島勞教所遭非人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6日】青島勞教所利用唆使流氓「協管」迫害大法弟子,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所裏給法輪功中隊95%的「轉化率」指標,達到指標便有5000元的獎金,就為了這些,惡警們赤膊上陣,用盡了一切邪惡的手段來達到它們洗腦的目地,不但違背了《憲法》和法律,而且是不人道的,非常邪惡的。勞教所利用的這些「協管」大多是社會的渣滓,只要有利可圖,能發洩私憤,甚麼壞事都幹。大法弟子王炳文遭受了令人髮指的摧殘。王炳文為抗議幹警非法熬夜、打罵及種種無法忍受的人身污辱,再次絕食抗議已經一個多月了。

自2003年,王炳文遭邪惡打手湯俊偉(已解教)等人毒打以來,又連續遭逄增偉、協管尚景國等的毒打與折磨。特別是流氓尚景國在大隊長徐長存的多次暗示與承諾下,對王炳文狠下毒手,肆無忌憚的摧殘。尚多次私下給吹噓:大隊長徐長存多次暗示它對王炳文動手,只要轉化他,用任何手段折磨王炳文,就能得到大減期的獎勵。

平度人尚景國一個無賴、流氓成性。據惡徒尚景國自己透露,從到勞教所集訓隊開始就沒間斷給幹部送錢行賄,最後到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當協管。

在幹警的縱容、唆使下,為了減期,尚景國喪心病狂,對王炳文慘無人道的折磨,除了打罵,還變著法的折騰。惡徒尚景國為了不讓王睡覺,擊打王的頭部,用煙熏、用打火機燒,剛一閉眼就拳打腳踢,甚至摧殘王的手指,還以此自誇。惡徒尚景國還逼絕食中的王炳文平端一盆冷水,一見王炳文閉眼,就用涼水噴他,在冬天裏往頭上洒涼水,其間用種種邪惡的語言、行為污辱他。有一次16天沒讓睡覺,連續的熬夜,經常使王炳文處於昏迷狀態。

惡徒們輪流值班監視,不讓王炳文睡覺,對外說是看護,實際是車輪術摧殘。晚上看護王炳文的有尚景國、王玉興;白天是王保進、紀琚統等。這些小丑人渣在自己的邪惡思想引導下,再加幹警的淫威相逼,助紂為虐。經常能看到王炳文被協管抓著後衣領,推推搡搡的走過走廊。

王炳文所在的房間本來是迫害法輪功中隊最冷的房間,惡徒尚景國為了折磨王炳文,逼他脫下外套,凍他。2003年冬,尚景國強行脫掉王炳文的棉衣,只穿單薄的線衣。為不讓睡覺熬夜;2004年的一天,惡徒尚景國將王炳文打得昏死過去,大腦一片空白。尚並未住手,一直打的王炳文又醒過來。

王炳文被嚴管三個月時,腿肌肉就萎縮,醫生開始還為針灸治療,現在已經不管了。為掩蓋真象,勞教所不准王炳文的家人探視。在接見室,目擊者親眼見到幹警將王炳文的親屬強行架走的一幕。當年學員邵承洛被嚴管時,一天24個小時被迫坐著,不准睡,如今身體還有後遺症。今天同樣的遭遇落到了王炳文的身上。

大法弟子王炳文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勞教所,一直受到非人的待遇,人格的侮辱、身體的摧殘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他為抗議非法勞教與迫害,而長期絕食,身體虛弱。但邪惡之徒為了達到「轉化」目地,採用了極端的措施,長期嚴管。現在王炳文被關在一間屋子裏,窗戶都封上了,大小便都在屋裏,不讓任何人接觸。

常聽到王炳文屋裏傳出的摔打聲和做洗腦的小丑氣急敗壞的嚎叫聲,但聽不到王炳文的聲音。勞教所幹警們規定不准王炳文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講話,說是看護,實際上是邪惡的虐待。邪惡的協管與做洗腦工作的小丑們及幹警對王炳文的迫害在見不得人中實施。

2004年2月的一天晚上,半夜時分,我們聽到王炳文的房間裏傳出馬札碰撞的聲音,緊接著傳出邪惡洗腦者王玉興瘋狂的嚎叫聲。無法知道當時發生了甚麼,根據常規猜測:這是邪惡們轉化不成,又一次瘋狂的發洩。

當有人責問那些協管:王炳文與你們無怨無仇,幹嘛那樣折磨他?協管說:我們也不願意這樣,沒辦法,幹警叫我們這樣幹。這就是勞教所轉化教育的真實情況。

現在王炳文被幾個協管嚴密監管,沒有固定的休息時間,日夜固定的坐在馬札上,一動不准動,每天兩次灌食,人被折磨的不成人樣了,肌肉嚴重萎縮。

王炳文的親屬到司法局與勞教局為王炳文非法受迫害的事上訪,可司法部門根本就不管。請各界關注大法弟子王炳文在青島勞教所受迫害一事。望知情者提供、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行。

=====
王炳文的家庭電話:0532─2685305 市南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