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青島勞教所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4日】2002年除夕前一天,家人聽信謠言,說「政府」對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要押往大西北,就寫來幾封信勸我保住命。對我洗腦的猶大見我不動心,便對我拳打腳踢,並用馬札凳打我,但我仍然心不動。

到了晚上協管幫我找戴隊長給家人通電話,隊長讓我等著,一直到近十點戴過來找我,先問我想通了沒有,並讓我寫「三書」,我正色道:戴隊長,想讓我打就說行,想讓我寫「三書」 再打電話,那你歇著吧,我已被打了一下午也沒動心,說著我便提起褲腿讓戴看他們打傷的腿還流著血,他說時間太晚了,打電話不方便了。第二天大年除夕,找張政委給家掛電話,張又推托說電話壞了。

2001年9月11日中午,我和另外5位同修在青島勞教所被押往省勞教所王村,不久,家人前來送生活用品,惡警也不告訴家人我的下落,後家人又來過幾次仍不知我身在何處。家人費了很大的周折,才知我已不在青島,我弟弟把整個山東的勞教所、勞改隊都用電話聯繫尋察也沒有我的音信,家鄉人都認為我被青島勞教所迫害死了,後經人幫助才知我被押在王村勞教所這個有名的魔窟,剛去幾天,有人就跟我說:「他們可以隨便將你打死,然後由所裏公布你是自殺的。」

在我從省所王村回來後,我跟警察明講:強制我沒有用,不要費心了,任何人也說服不了我,一切都是多餘的,打死我也不屈服。沒幾天,就有人跟我講所內的規矩;一等人用眼教、二等人用手教、三等人用棍棒教,我被列為三等人。惡徒將我臭罵一氣,並打了兩個耳光,我找警察反映有人打我,並說青所對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的毒打暴行已在明慧網曝光多次,仍然惡習不改。警察再三保證不再打人,但它們連續8晝夜不讓我睡覺並進行毒打,我的臉被打變形,那一夜頭痛欲裂、發燒兩次,最後我告訴打人者頭痛厲害,他們也打累了,不願動手了。從12月20 號至2002年2月11號,我遭受5次毒打,6次人格侮辱。幹部找我談話,我則問:「你們天天教學員揭批真、善、忍,人類還講不講文明?真、善、忍是天理誰也動不了。相反你們叫那些說髒話的已沒有人性的人迫害我,開口就罵,伸手就打。」他們無話可說。有時所裏放一些低級的帶有黃色鏡頭的錄像,那些被洗腦的猶大更是污言穢語,我質問幹部:「這就是轉化了,不按真、善、忍做人。」它們竟邪惡的說:這是真正人的思想。有的同修因遭毒打而被迫屈服,他們竟說:「打是不錯,能加快轉化,就是容易反覆。」

當我被打的慘不忍睹時,王開元(三大隊隊長)到現場看後,指令我穿上長褲子,遮住那打出的傷痕。當時在晝夜毒打下,我光想保住命,熬受不住被迫寫下「三書」,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邪惡之徒們高興極了,王開元又來現場,表揚那些行惡者,說它們為政府立了功、出了力,政府感謝它們。真是人哭鬼在笑。

雖然寫了「三書」,但它們始終沒有停止對我的虐待,還嚴管幾次大小便不讓去,不准我喝營養品,夜裏一點鐘才叫睡,坐得時間太長,我的鷑椎疼痛難忍,下肢失去知覺,身子疼得躺不下、起不來,呼吸困難。

我在精神和肉體上痛苦地活著,後來我終於覺醒,重新回到正法修煉中,我要讓世人知道這裏沒有人權,迫害大法是人類文明的恥辱,這裏正義得不到伸張,愚蠢的行惡者,不要再犯罪了,否則你們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嚴懲!

現在我仍在嚴管中,但我一定堅修大法,絕不屈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