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勞教所惡警勾結刑事犯人凶殘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5日】我於2001年因修煉法輪功,講事實真象,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青島李滄勞教所,位於青島李滄上菀路二號。在被關押期間親身經歷和目睹了青島勞教所的殘暴行徑和被迫害事實,受盡了摧殘和折磨,遭受了非人性的對待,吃盡了苦頭,過著地獄般的監獄生活。

我們開始先被關押在青島李滄勞教所集訓隊,在那裏惡警對我們實行「嚴管」,長期坐冷板凳,每天要挺著脖子瞪著眼,在寒冷的監室裏被強迫坐16小時,身體不能動,要仰頭挺胸,惡警不准說話,監獄的警察利用特別凶殘的刑事罪犯看管我們,稍有不慎就會被毆打、罰蹲和遭到羞辱,幾天下來腿肚子都腫了,脖子和腰挺的痛疼難受,更不堪忍受的是,長期不給水喝,連涼水都不讓喝,飯在口裏越嚼越幹,嚥不下去,乾渴的實在難忍,趁上廁所時用嘴對著沖廁所的水龍頭偷偷地吸點水喝,如果被值班「協管」(協管:就是協助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凶殘犯人)發現就要招來一頓毒打和謾罵。我們大部份被乾渴得嘴唇暴裂,大便乾結,常常五、六天排不出大便。吃的飯真是連豬狗食不如,每天的飯就是只給一個三兩的小饅頭和糠蘿蔔條,像乾柴一樣在水裏漂著,苦澀難咽,就是這樣,還得三個人吃一碗。吃飯時,我們都被趕到外邊走廊裏,像餵牲畜一樣,用手抓,不給勺子、用具。根本不把我們當人待。

過了一段時間就把我們分送到專管三大隊,此時的大隊長王X,政委張X,分管所長吳森忠,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管教惡警王永堅極其邪惡,是專門配備在三大隊鎮壓法輪功學員的打手,武警出身,主要負責「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分管所長吳森忠極其狠毒,他直接指使、操縱管教,惡警施行各種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實行酷刑折磨、欺騙、威逼法輪功學員「轉化」。就是讓學員罵大法、罵師父、寫悔過書、決裂書。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沒有錯,沒有罪,悔甚麼過?!如果不寫不轉化,惡警就採取強制手段,從精神上、肉體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高壓威逼迫害。

2001年8月,我們一大批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否定被強迫的「轉化」,被非法關禁閉嚴管。當時正值酷暑嚴夏,他們把我們每十幾個人一組分別關押在洗腦班裏,封閉門窗與外界隔絕,自己的親人都不准見,不讓通信,封鎖一切消息,在裏面讓我們背對背,面朝牆,互相之間不准說話,為了加強迫害,他們從罪犯中挑選一些兇狠邪惡之徒,輪流值班看著我們。由於門窗關閉並且氣候炎熱,室內不通風,悶熱憋人,空氣污濁,整天汗水浸泡著身體,散發著酸臭味,因長期不能活動,致使很多大法學員身體腹部以下股溝處,大片腐爛紅腫,往外流著膿水,又臭又癢,鑽心癢痛,難以忍受,有的嚴重脫肛,大便困難,很多人身上長滿了疥瘡,全身淌膿水,鑽心癢疼。在精神上、肉體上都造成了極大痛苦,就是這樣也不允許上醫院治療。十幾個人被關押在狹小的房間裏,滿屋子腥臊爛臭,使人聞著噁心發嘔,我們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被長期非法關押。更有甚者,只要不配合惡徒的要求罵大法、寫「三書」就被整天熬夜,不讓睡覺,他們輪流24小時值班,逼迫我們大法弟子坐在冰涼刺骨的地面上,腿要並攏伸直,腳尖朝上身體不准動,稍一活動他們就沒頭沒臉的拳打腳踢。坐在地上涼氣通透全身,凍的渾身發抖。同時他們從精神上折磨,他們指使惡徒兩個人一邊一個夾著我,另外兩個人輪流對著我的臉大聲咆哮、吼叫,兇神惡煞的大喊大叫,不讓我有絲毫安靜的機會,很多人被鬧得心煩意亂,頭暈腦脹、撕心裂肺,連續幾天幾夜就這樣折磨我不讓我閤眼,盹得我眼皮不由自主的閉了一下,惡徒們就用掌打嘴打臉,用點著的煙頭燙,用手指用力搗腦門,用鞋底抽打臉部、背部,有的嚴重的被打得鼻青臉腫。惡警和「協管」的罪犯們叫囂:只要不轉化就天天這樣熬,就這樣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2年12月,即墨大法弟子王吉偉,男,45歲,只因堅持正義,堅持真理,被青島勞教所三大隊一中隊惡警王永堅、王震、劉同三等五人把王吉偉強行拖進他們的辦公室,關閉門窗,五個人用兩根電棍將王吉偉擊倒在地,開始圍毆,用腳踢過來踹過去,兩根電棍輪番在王吉偉的脖子上、腰部、背部等處電擊。當時王吉偉被打得全身痙攣,四肢抽搐,滿地打滾,頭部、面部被打得起了許多血泡,背部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血肉模糊,腰被打折,暴徒的惡行真是毫無人性,慘不忍睹,打完後將他拖進嚴管室還不准上床躺下,逼其坐在地上進行「嚴管」迫害,王吉偉被折磨得幾天飲食不進,神志不清。

膠南市大法弟子王炳傑,45歲,因堅持信仰,在青島勞教所的三大隊,惡警用同樣殘酷的手段折磨,連續三天三夜不准其睡覺,坐在冰冷刺骨的地上,光著腳,惡警王永堅帶領惡徒把他的雙腿掀起來,用力掀到極限和腰部對折成三角形,把雙腿架在馬札上,身體在地上,腰部懸在半空不准向後仰,他們四、五個人在前面掀腿、壓腿,致使腰椎、雙腿胯骨處於分裂狀態,巨痛難忍,汗珠子頓時往下滴,人喘不動氣,只能一口一口地往上憋。他們折騰累了就換人,他們拿折磨人來取樂、尋開心,惡警王永堅一邊用自制凶器照王炳傑頭頂、兩腿不停的用力抽打,直打得他頭昏腦脹,兩眼冒火星,折騰夠了就威逼王炳傑寫出決裂書,但王炳傑堅信「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人類必須遵循的道德標準。他們達不到目的就繼續折磨,惡警王永堅說:「就不讓你信,說假話你也得寫,否則就打死你,打死白打,打死就說你自殺,上電視宣傳。」還說:「你們不是能上網曝光嗎,曝光我也不怕,你們曝去吧,反正在這裏我們說了算,想怎麼折騰你就怎麼折騰你,你只要不寫,不轉化,你堅持到甚麼時候就折磨到甚麼時候,直至死了算完,讓你升了天我們就不管了。」就這樣他們每天一上班就開始上刑罰。

膠南市大法弟子張永波,在青島勞教所因堅持信仰,遭到了同樣的酷刑摧殘折磨,被惡警王永堅施以坐老虎凳、墊腿、壓腿等刑罰,還用十多根高壓電棍電擊,使張永波全身多處受傷。並把張永波外衣撩上來將其頭部蒙起來,惡警們用電棍亂電,用馬札亂砸,致使張永波口鼻流血,背部青一塊紫一塊,腿被打得幾天都走動困難。

膠南大法弟子逄增元,寨裏莊家曈人,64歲,因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在青島被多次加期、延期關押。關禁閉一個月滿期後,又關進洗腦班施以酷刑,對老人同樣用墊腿、壓腿、不讓睡覺等手段摧殘折磨,在封閉的轉化密室裏經常傳出逄增元老人的痛苦慘叫聲,因折磨摧殘現場封閉,具體不詳。

膠州大法弟子管風寶,64歲,老人德高望重,安分守己,因信仰「真善忍」,在青島勞教所三大隊二中隊被摧殘毆打,腰椎被打折,晚上睡覺躺不下,只能倚著床整宿坐著,睡不好覺極其痛苦,好幾個月恢復不好,白天還要照樣被強制勞動。

不僅如此,我們還要承受著無理的強制勞動,有時每天被強迫勞動時間多達十幾個小時,勞動強度高,勞教所的警察變本加厲地利用各種形式加重迫害,撈取政治資本,謀取私利。

以上所述,只是個人所經歷、目睹,還有很多被迫害更嚴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