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勞教所惡警勾結刑事犯人野蠻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8日】青島勞教所對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野蠻迫害,勞教所惡警教唆犯人(所謂的協管)和猶大以各種方式折磨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付希友聲明在迫害下的違心言論作廢,遭到協管毒打,被送到集訓隊嚴管,在一個冰冷的房間裏,被迫睡在一塊小木板上,惡警只給一條被子,不准枕枕頭,不准洗手、洗臉、刷牙;在室內大小便,吃飯不給匙、筷子,用手抓。衛生狀況極差,大小便後也不准洗手;坐在固定的地方,不准動彈,前後四個人看管,一天到晚不見陽光。至今已一個多月了,按照規定,早該解除嚴管,但這些規定,勞教所自己就作廢了。為了達到迫害大法學員的目的,甚麼規定不規定,甚麼法律不法律,統統作廢,這是惡警的一貫作風。目前,惡警們嚴密封鎖消息,不知它們在對付希友幹著怎樣的見不得人的勾當。

在青島李滄勞教所裏,邪惡的猶大們對法輪功學員一直用車輪戰術進行迫害,大法弟子王炳文春節前一段時間,每天只能睡2小時。

自2004年1月27日開始,勞教所裏的幹警與協管幾近喪心病狂地對中隊(一大隊)大法弟子王炳文、王康寧、徐丕浩等人進行迫害,實行了封閉式「車輪術」洗腦,除了王玉興、紀琚統、孫廣欽、逢增偉、梁桂安等幾個小丑能夠接觸他們之外,完全由那些流氓協管日夜監管,由幾個小丑向他們灌輸邪惡的轉化言論,日夜不停,不准睡覺,不准打瞌睡。王康寧連續遭到流氓協管的毆打,1月27日被協管馬駿毒打,30日,被流氓協管劉向陽毒打。在此前後,劉向陽多次打大法學員王康寧、徐丕浩,此人是萊西武備人,流氓成性。

自2004年正月初七邪惡之徒開始對王炳文連續不讓睡覺10多天了。其間由邪惡小丑王玉興、紀琚統、孫廣欽、梁桂安等強制灌輸謊言;其後又強制觀看碟片,王炳文一閉眼,協管就打,導致王左眼部受傷出血,眼周圍青腫。這是自去年王炳文遭湯俊偉等毒打以來的又一輪瘋狂迫害。

惡警汪永堅發話,加大力度拿下王炳文。協管們的流氓本領又一次得到發揮。協管尚景國尤其邪惡,看碟片時,一看到誹謗大法的話,它便一邊罵一邊打。這是幹警授意它們這麼幹的。王炳文為抗議非人的迫害,與此同時,絕食絕水,也不知持續多久。邪惡之徒們強行給王炳文插管灌食,灌稀飯、鹹菜湯。這種摧殘就是它們對外所標榜的教育、感化、挽救。

大法弟子徐丕浩因流氓協管劉向陽當著他的面罵大法與師父,與之講理,遭劉毒打。幹警放縱劉邪惡行為,不聞不問。

青島勞教所一大隊幹警放任、縱容流氓協管為所欲為。春節前夕,協管欒祖勝、徐統來無故將大法弟子王吉偉拖進洗澡間毆打,怕人看見,協管王明國把在門口,當時沒人知道它們在幹甚麼。此後,王吉偉向幹部反映未遭理睬,王又絕食抗議,遭到中隊長戴長髮的責罵。王有理無處訴。在此情況下,欒祖勝、徐統來等人更加囂張。協管欒祖勝、徐統來、王明國等人背地裏商量要收拾收拾誰,完全是流氓的作派。如果不是幹警的放任、縱容,在這樣一個單位,它們敢嗎?在這裏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受到極端的侵害。王康寧因不肯放棄信仰被長期嚴管;協管劉向陽動輒罵他;徐丕浩多次遭徐統來等協管打罵,曾絕食抗議。我們親眼目睹了絕食的大法學員是怎樣被幹警打罵的場面。

中隊長戴長髮多次大罵修煉人,在會上公開罵紹承洛。那些做洗腦的人公然講:政府對不轉化的打死勿論,打人是執行幹部命令。當我們找幹部講打人違法時,幹部竟說:打你是幫助你。惡警王賓用電棍電紹承洛時瘋狂叫囂:我給你消業。它在邵的頸後中樞神經處多次電擊,使邵痙攣現留下後遺症,下肢麻木、遲鈍,聽力下降。在省勞教所時,那些做洗腦的講:我們可用任何一種方式將你打死,然後由所外公布,你是自殺。

迫害大法弟子的是怎樣的一群人?

2004年春節前夕,一大隊幹警劉同先利用值班時間給協管開會,會上告訴協管說能給它們減期,暗示協管給它送禮,在協管中傳為笑談。另外,此人值班時連吃的方便麵都跟協管要,協管背後恥笑它太貪心。有兩名協管因沒給劉同先管教送禮,住宿手續沒給辦,只給欒祖勝、馬俊、李顯強辦了,兩名協管大罵劉貪財不公。協管王明國講劉同先抽的泰山煙都是協管送的。2004年1月18日,劉值班給協管開會,揚言對大法學員嚴管,協管不准離開3米,在室外(走廊、衛生間)不准離開1米。

春節前夕,劉向陽跟協管李丙欣及另一名協管商量,出去後合夥開路邊店,李丙欣稱賣淫女由它負責招攬。就是這樣一群人渣,幹警利用它們迫害大法弟子,用強制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我們請問一下政府,你們究竟在幹甚麼?你們利用並指示著一群流氓,究竟要把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轉向何方?你們幹警、協管打罵、摧殘大法弟子,儘管你們用牆隔開,用紙封住,但真象能封住嗎?紙能包住火嗎?

歷史會記著你們所作的這一切,善惡終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