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四.二五」引發的心路歷程(二)

——從科學探索到修煉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接上文)

4、衝破無神論的殼

奇怪的是,我當時並沒有因為認為法輪功是很高的功法而要煉法輪功,後來搞清楚是因為我有根深蒂固的無神論觀點。現在想來,這對我來說是個有趣的現象:一方面,我深信道家思想,而道家是有神的;另一方面,像我這樣在中國那樣環境中長大的人,又學習了多年的物理,無神論思想深入到潛意識中,從心底裏嘲笑有神論者,覺得他們愚昧。在寫博士論文的一段時間裏,我經常和一些有神論者辯論。在有神和無神的問題上,科學思想在我腦中起主導作用,而我接觸道家、氣功和特異功能等也是以科學探索作為出發點,所以從根本上講我仍然是個堅定的科學無神論者。

但是不久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事,徹底改變了這一切。

前面講過,我通過看道家書籍知道道家是師父找徒弟。我沒有辦法找到明師,也沒有希望有明師來找我,內心深處有一絲悲傷,只是後來被繁忙的工作和日常生活沖淡。那時通過長期對氣功的了解,確信氣功對健康有好處,所以經常在睡覺前到客廳裏關上燈,閉上眼睛打一會坐(散盤),15分鐘到30分鐘不等。

大概在1999年6月中、下旬的時候,一天晚上一打坐,突然感覺周圍有無數的眼睛盯著自己,而且覺得離自己越來越近,心中感到恐懼,毛骨悚然。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幾天。有一天晚上,心中害怕極了,就在我心中恐懼得無法承受的時候,不知為甚麼,我突然在腦中大喊李洪志先生的名字,向他求救。就在我腦中在喊李先生名字的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從頭頂上猛烈地衝出去,衝得頭皮一陣劇痛,同時聽到身後有「啪」的開燈聲音,頓時心中的恐懼完全消失,腦子裏甚麼也沒有了,全身變得暖洋洋的,非常輕鬆舒服。這一切都是在我腦中喊李老師名字的同時發生的。

這時我雖然閉著眼睛,但是感覺室內有燈光。過了20、30秒之後,我想看一看是不是真的燈亮了,於是睜開眼,燈果然被打開了。因為家人都已經睡覺了,這時我意識到一件神奇的事剛剛在我身上和周圍發生了,在我聽到「啪」的一聲時,是一股無形的力量把燈打開了。現代理論物理無法解釋發生的這一切,我左思右想,只能把這一切歸於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和神靈的存在,長期在腦子中形成的無神論的厚殼被擊破了,內心深處既有喜悅又有震撼。

從這一刻起,我意識到要修煉法輪功了,覺得師徒關係已經確立,可以煉法輪功了。

由於我有多年來在科學、道家、氣功、特異功能等等方面認識上的基礎,當我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思想中沒有障礙,並且立即印證了我當初的結論:法輪功是高深的功法。例如,我還記得清清楚楚,當我第一次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就出現通大周天的現象,右手手太陰肺經(十二經脈之一)有很強的能量流。熟悉氣功的人知道,一般功法講「百日築基千日功」,要通大周天,通常需要「千日」(即幾年)的時間。所以我第一次煉完功,就體驗到《轉法輪》上講的,法輪功起點很高。

從我正式開始煉到1999年7月20日之前的日子裏,感到全身有非常強的能量,精力異常充沛,平時很少犯睏,幫朋友搬家即使汗流浹背也不覺得累。很快,我胃功能正常了。來美國後出現的花粉過敏不久也消失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親身體驗到了《轉法輪》書上講的其它一些現象。例如,修煉僅幾個月之後,我就體驗到了歷代修煉界視為秘中之秘的玄關設位,我感到法輪功深奧無邊。

我從自己的親身體驗中體會到,修煉的事情只有親身實踐才能真正認識到,僅憑自己的觀念或書本上的知識來看,確實不易理解和相信。

5、正確認識特異功能

前面提到,我在念研究生時閱讀了不少國外對於特異功能方面的研究,對這一爭議比較大的領域,我個人始終用開放的思想、用科學探索的態度來對待。通過幾年的修煉法輪功,除了身體健康、身心變化很大之外,就是對自然、宇宙、時空、人生等等有了深刻的認識,也包括對特異功能有了更多的認識。我自己在修煉法輪功中親身體驗的許多現象,都應該屬於「超自然」或「特異」現象。這些年來,在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出現的各種神奇現象非常之多,現代科學都難以解釋。

據我所知,許多人(尤其是科學背景的人)不能正確認識法輪功的一個巨大障礙是和特異功能有關。從學術研究上來講,特異功能(或人體科學)領域中存在著的爭議主要有兩點:一是現代科學理論無法解釋這類現象,另一個是重複性的問題。

對於第一點,其實不是甚麼問題。從科學發展史上來看,現代科學是漸進發展的,不可能一下把所有現象都解釋了,而科學理論是在大量的實驗基礎上提出來的,現行的科學理論自然無法預言未來的科學發展,如果是那樣的話,科學就不用發展了,也只能停留在目前的水平上了。就拿物理學中的一個例子來說,高溫超導現象至今仍然無法得到滿意的理論解釋,而低溫超導理論無法預測高溫超導的現象,如果固守低溫超導理論,那麼顯然不是科學的態度。所以,現代科學理論不能解釋並不是否定一個現象的充份依據,只能說明科學需要進一步發展。拿最簡單的例子來說,現代科學不能解釋生命的本質,但是人們並不能根據這一點而否定生命的存在,生命照樣一代一代的繁衍下去。

對於真正關心人體科學(或特異功能)的人來說(打著科學幌子充當政治打手們除外),重複性是爭議的焦點。

其實重複性這個問題在其它的一些領域內也存在著,並不是人體科學(或特異功能)獨有的。天文學(或天體物理)是一個例子。人自然無法在地球上反覆做實驗來收集巨大天體和星球的實驗數據。為了克服這一困難,科學家們在長期觀察過程中收集數據,在大量觀察數據的基礎上進行分析研究,即用收集到的大量數據進行分析代替了重複實驗。

在醫學研究上,實際上也遇到類似的問題,因為每個人的健康狀態也不好做實驗重複。看一個具體的例子。醫藥公司在研究、開發和測試新藥物是否有效的時候,新藥物在每個病患者身上的反應是很難重複的。為了研究新藥物的有效性,研究者們把被測試人群分成多個不同的、相互獨立的受控人群,對每一組獨立的受控人群進行長期的觀察,收集數據,進行統計分析。之後又在每個小組的統計數據的基礎上,進行整體的統計分析,從而確定新藥物的有效性:是不是有效,有效程度有多大。研究者們用在大量數據上進行「兩級統計」的方法[注2],克服了實驗上重複性的難題。

人們不難看到,即使這種兩級統計方法得出一種藥物對某種疾病有效,但是針對某一個具體的病人可能效果不大或者無效,甚至對某一個受控病人群體也沒有多大效果,不過從藥物研究的角度來講這並不能否定這一新藥物的有效性。從一定意義上來講,這種兩級統計方法是分析大量案例的整體效果,不能用個體是否有效來否定整體是否有效。

一般來說,和生命有關的研究領域重複性都比較差,上面講的研製新藥是一個例子,和生命息息相關的特異功能也不例外,許多是不穩定的,能夠重複的也不多。為了克服重複性的困難,上面講的兩級統計的方法是適用於特異功能方面的研究的。從科學角度來講,特異功能只要有一例是真實的就足夠了。

美國Radin博士正是用這種方法為美國政府和一些著名的研究機構對特異功能進行長期的觀察和研究,他和合作者們收集了100多年來的大量案例(包括一些受控測驗數據),對這些大量的案例進行兩級統計分析,他們得出非常令人信服的結論:特異功能現象是真實存在的。限於篇幅,這裏不做詳細的介紹,他們的系統研究成果已經編輯成書出版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他們的著作[注3]。

本文舉這些例子的目的是想說明,特異功能(或人體科學)中遇到的重複性問題完全可以用科學研究中認可的和行之有效的方法解決。一旦認識到這一點之後,人們就會發現,特異功能其實並不神秘,研究起來也並不困難,是真實存在的。

科學就是不斷地發展,一個新型事物的出現剛開始產生爭議也是比較正常的,對於像特異功能這樣新型的領域,顯然要用科學的精神和態度來對待。現代科學從本質上來講還是實驗科學,要以實驗為基礎,然後通過適當的方法進行分析研究。不同的科學領域自然也有相應的研究方法,對於推動這一領域的研究,首先應該不受政治意識形態的干預,然後改變觀念,運用合適和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法。

至於特異功能的理論解釋,實質上是觀念的問題。一旦人們突破了目前的一些狹窄和僵化的觀念,那麼就會發現,理解特異功能是很容易的。

6、改變傳統的觀念,探索生命和宇宙奧秘

科學發展史告訴人們,重大科學發展都是由於觀念的突破,如日心說、量子論、相對論的出現。現代科學正處於一個重大變革的前夜。改變傳統的時空觀,深刻認識另外時空是新的科學變革的一個關鍵,這個問題超出了本文的範圍,這裏不談。

我發現許多像我這樣背景的人,對氣功認識不多,一些後天形成的觀念阻擋他們正確認識法輪功。尤其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一些思想僵化的人對近些年來科學研究成果視而不見(如物理學對另外時空的認識),打著科學的幌子,用膚淺的眼光、狹窄的認識、過時的知識和主觀臆想,用陳舊的觀點自欺欺人,在科學領域裏打政治棍子,充當江澤民在科學領域裏的政治打手,不僅給法輪功造成巨大的傷害,也給許多探索生命和宇宙奧秘的朋友們造成巨大思想混亂和障礙。

我是直接由於「4.25」而認識法輪功,最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道路上來的。幾年來的修煉體會告訴我,法輪功指出一條探索人體、生命和宇宙奧秘的科學之路,讓我受用無窮。

[注1]:了解「4.25」的來龍去脈,請看:

五迎「四.二五」(一)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2/72943.html
五迎「四.二五」(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3/72944.html
五迎「四.二五」(三)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4/72945.html

[注2]:本文中稱為「兩級統計」分析的,英文為meta-statistics。廣義的分析方法稱為 meta-analysis (the analysis of analyses),是一種整體綜合評述方法。這些方法在行為科學、社會科學和醫學等領域中很流行。

[注3]:Dean Radin,Ph.D. ,The Conscious Universe : The Scientific Truth of Psychic Phenomena (1997),San Francisco:HarperEdge。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