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部子弟:跟著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5日】我出生於一個條件優越的幹部家庭。父親是一個37年參加革命的老幹部,母親是一個技術人員。我的幼年上有父母的呵護,下有姐妹的親情,生活中真的是充滿了歡樂與無憂無慮。

然而就在我12歲那年,一場文化大革命,打碎了千千萬萬家庭的平靜生活,我的家庭也被無情地捲入了這場人性扭曲的運動。我的父親被打成了反革命,面對父親的被關押,母親的被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無助,這樣家庭的孩子可想而知在那場喪失理智的運動中面對她的是怎樣的厄運,在極度的恐懼和壓抑中,我的精神受到了深深的傷害,變得沉默寡言,不願與人交往,不敢相信任何人,內心十分痛苦。

時光在流逝著,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內心深處漸漸升起了對人生的探尋。記得上中學的時候我就問了自己這樣的問題,人生的目的究竟是甚麼?為甚麼在中國會發生文化大革命這樣人性扭曲的運動?為甚麼世界上會有戰爭?為甚麼人們不能以誠相待。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幾乎把所有的業餘時間都傾注在這種探索與尋找之中。我開始打太極拳,練氣功,看醫書,後來又開始研究周易,八卦,我一直以為在中國上下五千年淵源的文明歷史與道德倫理中能夠找到答案。然而一次次我感受到了茫然,是的,許多東西可以帶來心靈上的慰藉,但是並沒有從根本上打開心中的疑惑。帶著這種種的思緒,我在人生的路途中探尋著,我常常想起戰國時代詩人屈原的一句名言:「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幸運的是冥冥之中我一直認為還有一樣東西是我要尋找的,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1996年的8月,我的一位朋友從大陸探親回來告訴我,現在中國大陸有許多人在煉法輪功,而且人傳人,心傳心傳播的很快。當我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時我的內心為之一震。我向朋友詢問了哪裏能夠找到煉功點。在煉功點輔導員耐心的幫助下,我買了書和錄音帶。回到家我用了兩天的時間看完了《轉法輪》,我被這部著作中的深入淺出,博大精深與慈悲所震撼,心中積鬱已久的心結在打開,當時我自己就像一個長久迷失了回家路途的孩子,終於回到了母親的懷抱的心情,我俯在桌上哭了很久,那一幕至今歷歷在目。就這樣帶著幾十年來的翹首期盼,我終於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

我修煉法輪大法六年了,是一名老學員。在修煉的這條道路上我與千千萬萬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樣親身感受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為宇宙眾生所承受的巨大,為眾生的覺醒而操碎了心,法輪大法給修煉者帶來的道德昇華人心向善。一切的一切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的。

「過去修煉是由師父來帶徒弟,你該怎麼提高的時候,我告訴你怎麼去煉,怎麼去提高,告訴你每個層次每個境界是甚麼狀態。可是這只能侷限於小面積的,人數少可以。如果我們今天有這麼多人,上億人在學,我每個人都要手把手去告訴他,這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我們為了能夠解決這些問題,我把我所能夠給予你們的,使你們能夠提高的,達到變化的一切都寫在這本書中,壓進這部法裏去了。不只是從理上指導你提高,法的背後有強大的內涵。」(《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

上億的修煉者,他們中包括老人、孩子、青年,東方人、西方人,他們就是按照《轉法輪》中所說的去做,他們真正明白了作好人的道理,也真心實踐了真善忍。

非常幸運的是我曾經十次見到過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瑞士、芝加哥、紐約、渥太華、多倫多、波士頓、華盛頓,每一次法會上座無虛席的會場裏,弟子們傾聽著師父的講法,整個會場充滿著師父洪大的慈悲,一切都是為了宇宙眾生,一切都是為了眾多生命得以昇華,為了眾生的覺醒。在這無以倫比的佛恩浩蕩下,場上聽法的弟子們常常是掌聲與淚水交織在一起。

三年來大法弟子面對著鋪天蓋地的誣陷與對修佛之人的迫害,勇敢地走上了天安門,走上了證實大法的道路,他們面對著殘酷的迫害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多少日日夜夜,我面對著互聯網上刊登的弟子們證實大法的故事而淚流滿面。

三年來法輪大法修煉者所承受的是世人無法想像的魔難,然而他們表現出的是偉大生命的殊勝。記得我通過網絡給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時,一位中年女士聽我講到法輪功學員冒著被抓和被判刑的危險還走出來講真相,是為了善良的中國人民不要在謊言與欺騙中對修真善忍的好人作了不該作的事情,為的是那些無知的人們能有一個善的選擇從而獲得美好的未來時,她哭了!

這就是師父的弟子,正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教導出的弟子,才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