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追尋真理的進程中遇到了大法(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5日】我從15歲始對哲學及一切學科發生了濃厚了興趣,那時我上初中,學習時不但是在學書本上的知識,而且進行著較深入的思考。大學時期,最多的時間我立志讀遍古今中外重要的思想論著,要找到真正的理,可以明知自己、世界及宇宙,所以最初我立志做一個為大眾利益可犧牲、有氣節的民族英雄,後來我改志成為一個能知覺世界萬物的思想者,所以對名利也逐漸地在看淡。但是,在這追尋真理的進程中,道路是艱辛的,因為我所接觸的多數人被浮躁的社會帶動,更注重的是自己的利益,即便所謂的有志者也離不開個人狹小的未來幸福。所以我相對而言感覺很孤獨,為此我在大學期間,曾獨步長江,獨登名岳,思索此生真正的目的。那時我最喜讀的書是《老子》。讀了很多年。有一次在武當購了一本註解《老子》的線裝書,翻了幾頁很是失望,因為我覺得那釋解很多是明顯有誤的,更多則極為膚淺。及後來真修了大法,才知道解釋經書的人已是在亂法了,大則偏矣,又何以能指導他人呢?

分配工作以後,我開始重點研讀西方思想著作,最吸引我的是《理想國》。我逐漸看到真知者竟都是二千年前的先人,所以我相信必有一天我能遇到擁有真知的大師。社會染缸的污染,使我有時也在小事上陷於其中,但過後又覺得很沒有意思,常想:生命無常,糾纏在人人的紛爭之中,不能洞知真理,生命有多麼渺小啊!所以我盡可能超脫物外,不以之喜悲,繼續探尋真理。

在這進程中,我遇到了大法。那一天我正鑽研歐洲哲學,師父的講法使我欣喜,我想:能藉此研習佛法,這正是我多年來所唯一缺漏的重項。(註﹕其實這心是不對的)我沒有立刻停止對其他思想學派的研習,但我常讀當時身邊僅有的《法輪佛法 精進要旨》,讀了兩個月,師父的每一句話都能打動我,每一句話都能在我看待及對待一切事物時浮現出來,後來我每日最渴望的就是讀到師尊的新書,每本書我都是迫不及待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當我從同事處借來新出版的《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夜間坐在辦公室裏,讀到師尊關於緣份一段的講法時,我淚流滿面,我明白了我一直所找尋的正是這宇宙大法,我明白了大法將使我成為全新的人,將能使我覺悟十方世界的一切真實,更能利益一切眾生。我讀了一遍又一遍,並用一天時間把書抄了下來。

踏遍青山,白雲一片。真法何處?獨步滄然。
名者非明,慧者默然。尋者猛醒,真法在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