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學員:「柳暗花明又一村」(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大家好。我叫茹絲瑪麗.凱茵,住在英國中部的來斯特,1999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願意和大家交流自從得法以後的一些心得體會。

首先介紹一下自己的情況:早在1991年,我就開始向精神世界探索,渴望知道生活的真正目的。我一直在感情方面非常敏感,情緒變化無常,甚至時常傷心落淚,心情非常壓抑。我一直在追求甚麼能使自己擺脫這種不幸狀態,我閱讀了一些著名印度大師的著作,學煉了一些氣功,並開始從事一些祛病健身的活動。這樣走馬觀花地學了不少東西,但很快就厭倦了。我的情緒狀態並未真正改善,而且對人對事變得越發敏感,甚至害怕與人相處。

1994年我開始習煉打坐,但效果仍不令人滿意,於是我就結合許多功法一起煉。我為精神上的解脫而踏破鐵鞋上下求索,但所追求的真正的生活道路和內在的和平,我仍是感到渺茫。有煉某種功法的人告訴我不要混煉其他功法,可我覺得我知道的比他們多,如果加進更多的技巧,我會煉得更好更快。

當然,我當時心性很低,不能理解師父在《轉法輪》第100頁所說:「我們講修煉要專一,你不管怎麼去修,都不能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還說:「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身體產生哪一門的功?怎麼給你演化?」還進一步說:「你腳踩兩隻船,甚麼也得不到。」然而,我當時還沒有得法,仍在痛苦中尋求甚麼新功法。

後來,我又發現了一種精神鍛煉,宣稱可以得到啟發和身體演化,使身體不死,在第三空間消失而在第四空間顯現。這對我來說非常有吸引力,於是我就煉這種結合想像的呼吸方法,甚至曾以教這種功法為生。那時我仍然混煉其它功法。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懷疑這種功法的效力,隨後就放棄了它。我花了許多錢,可仍然在感情的過山車上旋盪,仍然經常迴避他人。我繼續尋求真正的道路。

去年6月的一天,我在愛丁堡的一家商店看到一張介紹法輪功的宣傳單(我曾經住在愛丁堡)。於是我去了煉功點,一下就被吸引住了。我把《法輪功》借回家,把其中李大師煉功的照片複印下來。當時我沒有讀這本書,但一週後又去煉功點,回來後馬上就讀書。當讀到關於法輪時,我感到它在腹中呼呼旋轉。我意識到這是件超常的事。

又去了一次煉功點後,我就開始自己煉功,並出現身體淨化的反應,一天多達三次。那時我還沒讀《轉法輪》這本書,還在煉別的功法。8星期後,我才讀了《轉法輪》,我馬上放棄了所有其它功法,並停服了草藥和健康飲料。我清理了多年來搜集的各種精神方面的書籍。我開始感到從未有過的專注和精力充沛。我的身體被淨化時,長出了許多紅色發癢的疙瘩,像跳蚤咬一樣,共持續了7週。我終於知道我找到了求索已久的性命雙修的修煉大門。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想到把全身心用來修煉法輪大法並只修這一門。去年的英國法會,是我與大法的「蜜月」時期──修煉法輪功使我感覺越來越好。

後來,我的生活發生了意外的變化。我母親跌倒摔斷了股骨端部,於是我離開了愛丁堡,來到來斯特照顧母親養傷。三個月來,感到非常孤獨無味,這裏沒有熟人,當時也沒有煉功點,我只能在家自己煉功。我意識到這個磨難其實是幫我去掉一個非常強的執著心,是關於我的一個很親密的男朋友。我曾希望我們能生活在一起,但他不想。我仍然和他保持密切聯繫,但我總是感到很失落。

在《轉法輪》第158頁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許多次在電話中或週末他來看我時,我都感到一種難以控制的沮喪和悲傷,甚至有時淚如泉湧。這種感覺總是不能消失和改變。今年一月,我要選擇是否回愛丁堡,由於我仍然對我的男朋友有這種痛苦的執著心,我決定留在來斯特找工作。我繼續和男朋友保持聯繫,隔幾週見一次面。每次見面,當我們即將分手或談到成為伴侶的話題時,還和過去一樣,我馬上陷入淚如泉湧的傷感中。

師父在《精進要旨》第39頁「何為忍」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我決心提高心性。

我讀《轉法輪》,希望它能幫助我去掉這個強烈的執著心。我決定背下《轉法輪》第161頁這段話:「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一個星期內,每天早上35分鐘上班行走的路上,我就一遍又一遍地背誦這段話。後來我就決定利用上班路上的時間從頭背誦《轉法輪》。我認為這是一個用來學法的很好的時間,還可以增強自己的忍耐力。我每次複印一頁,然後上班路上就反覆輕聲朗讀。我兩天能記住一段,然後再從頭背到當前記住的地方,這樣反覆記背。現在我仍然在做,雖然不能說每天早上,因為有時我也執著一些其它要想的事情,但我儘量做到每天早上都學法背法。我的進步還是很慢,至今才背了幾頁,但還是很有幫助。

當我在上班路上背誦經文時,感到心明眼亮,頭腦清醒,工作也越來越好。真正的好處是我的忍耐力增強了。在這樣學法兩個星期以後,我又和男朋友見了面。他像往常一樣談起一些事又觸發了我的傷感。我馬上進了洗手間並開始默誦《論語》。當我稍微平靜下來時,又出來和他在一起。不多時,這種傷感又冒了出來,眼淚含在眼眶裏像要決堤似的。我竭力忍住,並心中再次默念《論語》。雖然壓力很大,但我還是忍住沒有哭出來。後來突然間一切都溶化消失了,我感到像平常一樣,我微笑了。從那以後,我們見面時我再沒有感到過失落,我們反倒相處得更好了。

法輪大法使我信服,學習大法使我在生活中發生了很大變化。在我開始背誦經文以前,我曾有一次提高心性的考驗。當時我在一個培訓中心教失業人員語文和算術。尋職中心要求學生(即失業人員)來接受培訓,但他們中大部份都不願意來參加學習。我剛開始工作時,許多學生都很不情願學任何東西,根本不想來這裏,出勤率很低。一天老闆告訴我,讓我要求學生必須提高出勤率,否則就可能停發尋職津貼。當我告訴他們時,其中六,七個成年男人居然大聲吵鬧起來,罵得很難聽,還說我根本不是教師。幸虧我控制住自己,保持平靜和微笑。

我心中還是有點慌,當天晚上「向內找」想想自己是否有應去的執著心。我意識到學生不願來學習正影射出自己也不願去那裏教他們。他們的表現使我感到自己並沒有真正關心他們。後來情況大大改善了,因為我開始關心他們,他們反應也很好。幾個月以後,我還發現自己有一個執著心,就是總想逃避常人社會,覺得自己不俗,只想和有精神追求的人在一起,這也是我走進法輪大法所帶的根本執著心。

讀了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後,我更清楚了,師父說:「有人真的看到了大法的法理;也有許多學員是人的觀念在大法中找到了不同的人生嚮往與願望,就在這種執著的人心驅使下,走到大法修煉中來了。」還說:「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我一直認為法輪大法能幫我逃出現實世界,而走向精神智慧,所以我一直輾轉在這種錯誤的想法中。我感謝工作中的同事和我的母親,當我想逃避時,他們就使我面對現實。特別是感謝師父給我這個超越自我的機會。以法為師的精神旅途幫我突破了孤獨的圍牆,擺脫了內疚和不適當的心理狀態,我變得真誠,能對他人敞開思想,也容忍多了。

在以前我會不惜一切代價隱藏我的錯誤,現在我可以嘲笑它們。其中之一我想和大家交流,它使我真切地感受到師父對我的無限的耐心和洪大的慈悲。當我對在愛丁堡的老朋友仍有著很大的執著心時,我感到在來斯特很孤獨,於是我決定去看心理醫生做些心理治療。那時,我不是徹底相信法輪大法可完全使我解脫這個執著心。

我上了幾節課,花了很多錢,並沒有感到任何好轉,仍然很壞。她教我做一些深呼吸,一天三次。我告訴我自己:只有四種呼吸而且不和法輪功一起,不會與法輪功衝突。我故意忽視師父在《轉法輪》第37頁中的告戒「沒有任何意念導引,也不講呼吸等」,我自以為自己知道在做甚麼,結果栽了跟斗。我迷路了,但慈悲的師父點醒了我,我悟到我應該依靠學法來幫助我過關,同時與功友的交流幫助我進步更快,特別是參加法會,我發現容易放棄執著心。

一天,頭腦中一閃念,我決定問老闆如果學生願意學,我是否能教他們煉法輪功。老闆認為這是個好主意,並建議先教這裏的工作人員。我大吃一驚,高興極了。其中三位員工非常熱心地學,現正在教他們第一套功法,利用上班前的15分鐘教功,每週一次。現在他們想增加時間,其中一位還詢問是否有教功錄像帶,他可以在家自己煉。他們中沒有一個人煉過任何功法,我也從沒想過他們會願意學。師父一再給我機會,讓我開放自己的思想。還有,當我告訴老闆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消息後,他建議我把請願信帶來,讓大家簽字,以表反對這種踐踏人權的行為。這又使我第二次大吃一驚。我相信這是師父在點化、幫助我。

最後,我想說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終於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內心和平,我能控制自己從苦惱中解脫,我知道這是真實的,正如師父在《轉法輪》第384頁中所說:「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希望天下有緣人都能有幸得法,走向圓滿。

謝謝師父。

英國來斯特市法輪大法學員
茹絲瑪麗.凱茵
2000年9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