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煉中的幾件特別的事情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謝謝你們今天給我這次機會與大家分享我的體會。我真正修煉已經七個多月了。我們一家四口,最初我是最頑固的,最抵觸法輪大法的一個,它聽起來太好了,不能相信。我不相信會有一條每個人都能走的路,使人能夠獲得永遠的幸福以及沒有痛苦。

我今年22歲,我獲得了心理學兼哲學學位,目前在悉尼大學攻讀哲學榮譽學位。我是一個非常自信和自大的人。但是我的心裏知道,沒有甚麼東西是絕對的真理,我心裏總是很不穩定。所有的理論和解釋總是侷限在某個地方,我有沒完沒了的問題,卻找不到令我滿意的答案。我總是問為甚麼,我對事物總是用批評的眼光看待,觀察事物過於細緻,尖銳。這是我的老師和朋友中是出了名的。我分析一切事物。然而《轉法輪》讓我這個自認甚麼都知道的多嘴的小人物無話可說。

以下是我修煉中的幾件事情,我想與大家分享。

我記得有一次在夢中,我看到《轉法輪》一書的封面上發射出金色的光(但是我沒有在意)。

也是在夢中我看到了有關我父親過去的一件悲劇性的事情。這件事情我以前是不知道的。在夢中我父親清楚地告訴我,是法輪大法的威力讓我能夠看到並經歷一些事情。我父親一直都在努力地使我相信法輪大法的重要性。這些信息終於在我夢中變得清晰起來。

最初我覺得法輪大法在精神方面很有道理,對於身體方面的影響我卻不能確信。一天,我正在搬一輛自行車好騰出地方煉功,這輛自行車砸到了我的腳上,立刻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包,連路都不能走了。我媽媽告訴我還是要煉功。五套功法煉完後,我驚奇的發現我的腳好了,甚至都不紅了,真是太神奇了!這件事的確讓我感動。

去年聖誕節在北京的法輪大法國際交流會期間,我決定摘掉我的近視眼鏡。我想,既然我的身體已經改變了,我的哮喘和嚴重的過敏都不見了,那麼眼鏡在我看來也是一個矛盾。本來我的視力並不太壞,只是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變得很糟。還有,我覺得摘掉眼鏡並沒有讓我損失甚麼,這個世界的事物看清看不清關係都不大。李老師說過這個世界是一個宇宙的垃圾站。後來,大概一個月後,我視力較弱的那隻眼睛的眼眶開始發疼,我想是李老師在幫我消去那裏的業力,我怎麼能一點都不承受呢?所以這種不舒服並沒有困擾我。不久後,我看東西開始變清楚了。這件事情讓我很感動,常人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近視眼睛就那樣變好了。

每當我想到這些事情時,我都永遠感謝李老師。每一件事,無論多小的一件事情,師父都會點化我。我對事物很敏感,從打噴嚏到摔跟頭。這些事情都會讓我去悟。最近我又做了一個夢,我夢到了一幕景象。好像是我們學員離開這兒的時間到了,我們都在一個宇宙飛船上,情形非常混亂,所有的財物都被扔在後面。但是有一個很大的房間,我看到裏面有各種各樣的衣服。我開始為自己找合適的衣服,但我是很挑剔的。我碰到了一些學員在搶衣服,儘管有足夠的衣服給每個人,所以我很快地走開了。然後,有一群日本人的推銷員,他們正在推銷最新的科技產品,我感到很好奇,但是我父親告訴我不要理睬。不管怎樣,我認識到,儘管學員們在我夢中能夠搭上宇宙飛船上,可是我們總是有關要過的,總有很多執著心要去掉。

這次我是和父母與弟弟全家一起來的,我們修煉的一家人能來這裏真是很幸運。我學到了這麼多東西,我現在可以聽懂李老師普通話講法了。我知道感謝只是一種形式,但是,師父,我發自內心地感謝您,非常非常感謝您所給我的一切。現在法輪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我已不能沒有它。

(1998年紐約法會選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