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四.二五」引發的心路歷程(一)

——從科學探索到修煉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1999年4月25日在北京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的萬人和平上訪事件把法輪功推向了國際舞台,讓世界知道了法輪功。對於我個人來說,「4.25」改變了我的人生,雖然一晃已經5年了,但是許多事情仍然歷歷在目。我把「4.25」引發我當時的思想變化寫出來,既作為對「4.25」的紀念,又希望能幫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

1、震驚之餘產生好奇心

「四.二五」發生時,我已經在美國學習、工作和生活了多年,對中國一直非常關心。當從新聞報導中得知「4.25」的時候,我心中非常震驚,因為在中國的現實社會環境下,面對這麼多人向政府請願,政府和請願者在當天就和平、理性、圓滿地解決問題,實屬罕見。

我對氣功並不陌生,但是這是第一次聽到法輪功。我在震驚之餘,對法輪功產生了巨大的好奇心,想探個究竟,看看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知道自古以來,煉功人不會對政治感興趣。為甚麼和政治無關的煉功人要到北京上訪?

我來到美國之後,看到了許多國內看不到的資料,加上自己經歷過「六四」以及其它人生閱歷,使我清楚地認識到,在中國的社會環境下,要搞清楚一件事件,不能只聽官方的一面之詞,必須要進行全面和獨立的探究和思考,進行客觀的分析和比較。於是我就從網絡和報紙上了解「4.25」的過程和天津公安抓捕法輪功學員的事(「4.25」的來龍去脈,不是本文的內容,讀者請閱讀參考資料[注1]。)。這期間海外的中文媒體也報導了,在「4.25」之後的政治局常委會上,江澤民大罵朱鎔基三聲「糊塗」。我心想,為甚麼江澤民如此仇視法輪功呢?為了找到答案,我想要真正地了解法輪功,就得看法輪功的書,於是找來一本《轉法輪》。

然而,我個人的經歷和興趣對於當初我認識法輪功既有很大的幫助,又造成很大的障礙。

2、從科學角度探索氣功

我生長在安徽省,從小就對自然現象和宇宙之謎等等非常有興趣,想立志於科學探索和研究,於是在1981年進入南開大學物理系學習理論物理。在大學的時候,氣功在中國就熱了起來。在讀研究生的時候,當時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和清華大學等對氣功做的一些實驗,引起我的極大興趣。對於氣功中出現的現象,現代物理學無法解釋,人們憑著自己的認識有信的、有不信的,我出於科學探索的念頭想研究這些現象。我也知道現代科學並不十全十美,甚至有許多嚴重的缺陷,所以我對氣功本身持開放的態度,對科學一時不能解釋的現象持探索和研究的態度。

雖然我學的是理論物理,但我知道,物理學的基礎是實驗。我想,要認識氣功得要實踐,不能唯心地依靠自己或別人的主觀判斷來定性,所以我開始看一些氣功書,還親自練,身上確實有「氣」感。我其實是受到早期布魯諾、伽利略等先輩們對科學獻身精神的影響,加上年輕氣盛,思想開放,敢於實踐,沒有那麼多顧慮和害怕之心。

通過學習氣功知識和實踐,我了解到氣功和中醫的經絡、穴位有關係,而自己對經絡、穴位也有感性認識,覺得很神奇。在大學的時候,一天晚上睡覺脖子「落枕」,第二天我到校醫院拔火罐,不見好,反而更痛,於是又去看理療科。一位50多歲的中醫大夫給扎針灸,在遠離脖子的腿、手臂上扎了幾針。大夫捻了幾下針,說5分鐘就好。5分鐘之後,脖子果然不疼了,頭也轉動自如了。

這些經歷和認識,加上當時生物物理等新興邊緣科學的出現,使得我對研究氣功和人體經絡的興趣和決心更大了,想從物理學的角度來探索生命的奧秘,這對一個年輕的研究生來說自然是很有吸引力的。在研究生快畢業時,我從學校圖書館裏找到一本介紹國外科學界研究經絡的書,使我了解到國外對經絡已經作了非常多的研究。雖然在醫學臨床上看不見經絡,但是國外的這些研究成果對證實經絡存在提供了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現在仍然記得的有日本科技界測量經絡電阻和熱傳導的實驗,法國用放射性同位素測經絡的實驗。

到美國留學之後,我也在課餘時間看了一些當時的氣功書。在寫博士論文的時候,我經常抽空到學校醫學院圖書館裏找有關經絡研究方面的書,這時接觸到了國外對人體輝光的研究。研究發現人體輝光和經絡有直接的聯繫,同時我也接觸到了國外對人體特異功能方面的研究。這些研究成果讓我驚訝不已。在國外科技界裏沒有像在中國存在的政治意識形態方面的干預,科學工作者們的研究課題沒有那麼多被政治因素禁錮的禁區。通過閱讀這些資料,我大大擴展了視野,也對更多的科學和哲學問題等等進行思考。

我對於量子理論中體現出來的哲學思想和道家的太極陰陽學說的一致,覺得不可思議,時常想為甚麼在古代那樣的條件下,中國道家能夠提出這樣的思想,所以我又在業餘時間看與道家有關的書籍。隨著對道家的了解增多和認識上的加深,感覺到道家思想有深刻的內涵,加上自己煉氣功的親身體會以及對氣功現象的了解,我認識到道家思想、量子理論、經絡、特異功能、氣功等有深刻的內在聯繫,而氣功是揭開這個秘密的關鍵,當然我的最終目的是想從物理學的角度來研究生命的本質和奧秘。

有了這樣的認識後,在業餘時間裏,我特別留意道家理論和功法等方面的書,經常也照書上練,而不是作為哲學來研究。但是從道家的書中我也看到(當時我對佛家、佛教沒有多少認識和興趣),道家實修是師父找徒弟,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心中有暗暗的悲哀,覺得在美國沒有希望能找到明師。

1994年畢業後,由於物理領域就業困難,於是改行做電腦方面的工作。在隨後的幾年時間內,心裏對以前的研究興趣淡了許多,一方面工作、家庭等方面繁忙,另一方面認為無法找到真正的明師。直到「4.25」接觸法輪功之後,才改變了這一切。

現在回頭看一看,我多年學習的理論物理,加上對氣功、經絡、道家理論以及特異功能等方面的認識,為我後來認識法輪功奠定了很好的基礎。

然而,我的經歷和認識又同時給我認識法輪功造成了巨大的障礙。當我第一次要看《轉法輪》時,竟然沒有看下去,原因是當看到書上講法輪功是佛家修煉法門時,心中出現抵觸情緒,因為當時我一直崇尚道家。雖然思想中的障礙阻擋我看《轉法輪》,但是我心中想了解法輪功的念頭依然強烈。幾週之後,大概是1999年5月中、下旬的一天,我終於下了決心:不管怎樣要把《轉法輪》完整地看一遍。於是,我花了一夜的工夫把《轉法輪》看完,當看到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這一節時,我震驚了。因為我知道道家講「識神死元神生」,但是不知道甚麼意思,而這一節把以往修煉的根底(包括道家)及其致命弱點講了出來。我第一次看完《轉法輪》之後的深刻印象是:法輪功是非常高深的功法。

當時國內已經出現了對法輪功的負面宣傳,我都去尋找相關信息、去調查、核實,加上我已經看過《轉法輪》一書,知道法輪功是真正的修煉,於是我很容易發現這些負面宣傳並不符合事實,所以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和大批判的時候,官方媒體的口誅筆伐對我已經不能產生影響了。其實,對法輪功了解得越多,越容易識別這些不實的宣傳,越容易看出鎮壓是沒有道理的,所以鎮壓開始後,當局大量銷毀法輪功的書籍,不讓人們了解法輪功,這是後話。

3、一段「有趣」的經歷

看完《轉法輪》之後,我思想中並沒有意識要煉法輪功,但是出現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反應,後來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從小就喜歡喝酒,後來因為喝的太多和長期的暴食暴飲,把胃搞得不太好,胃酸過多,還做過胃鏡檢查。醫生勸我不要喝酒,但是我無法做到。《轉法輪》上講喝酒麻醉人的主意識(真正的自己),我雖然沒有想煉,但是心想,喝酒容易導致人的腦子不清而可能去做不好的事,於是思想中出現想戒酒的念頭。我就和妻子說,我戒酒了,妻子只是笑了笑。有意思的是,很快就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當時在一家比較大的美國公司做開發計算機軟件的工作。一個項目剛結束,整個小組去一家餐館吃飯,表示慶賀。我像往常一樣,向服務生要了瓶啤酒。當服務生去拿啤酒的時候,我腦子裏突然閃現出戒酒的事,覺得說話要算數,於是我找到服務生把啤酒換成了冰水。從此之後,我再也想不起來喝酒了,輕而易舉的把酒徹底戒了。

等到不久我開始煉法輪功之後,我認識到這是看《轉法輪》之後,思想中對法輪功產生正面認識而出現的反應,如用法輪功修煉的語言就是,師父那時就開始管我了。(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