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土匪還土匪──惡警對我一家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7日】我叫聶忠永、男56歲,3117廠退休職工;妻子劉慧蘭、57歲,3117廠職工。95年9月得法,99年7月20日以後,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我因為向世人證實大法的清白、講清真象,而遭到白雲區邪惡之徒的迫害。

2001年1月份,我們因外出做真相被當地惡人舉報被白雲區公安局惡警綁架到粑粑坳派出所進行迫害。當時參與迫害的惡警察有白雲區公安局的畢軍,徐紅,李科長,(此人陰險,狡詐)另有貴陽市公安局的鼓光忠(此人是610迫害法輪功的得力幹部)還有一個姓孫的,一個姓鄭的科長,據說也是610的頭目,當時畢軍和徐就是抄了我的家,當天晚上畢軍又帶人到貴陽將我打工的兒子連人帶車綁架到粑粑坳派出所,惡警們以為他們抓到了法輪功的甚麼重要人物,一個個惡面喜出外露。

當時群魔狂舞,大有泰山壓頂之勢。他們用盡了多種伎倆招術,也沒在我們夫妻身上撈到甚麼時,便惱羞成怒地將我銬在派出所走廊鐵欄杆上,將我老伴和兒子關在一間陰冷的房間裏受凍,當時那姓李的科長說如果你們不說出同案人,他就要誅滅我們九族,誅滅我們全家,還要叫我們兒女找不到工作和對像,我給他們洪法講真相,那些惡警非但不聽,還污衊大法與師父。所以後來我們乾脆閉口不說話。這些公安人員,表面上個個衣冠楚楚,出口罵人比地痞流氓內行,面對這些邪惡之徒,我當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堅修大法心不動,對他們甚麼也不能說,修煉人連生死都能放得下,還怕這些邪惡之徒的謾罵嗎?惡警人們折騰一夜後,第二天又調集我們親人及家人,苦苦哀求我們,叫我們放棄修煉和講出所謂「同案人」。我輕聲提醒老伴要堅持「真善忍」真理。惡警們看我們無動於衷,他們說,你們為啥這樣自私,你們不替別人想,難道也不能替你們親人想想,你們就忍心讓他們受牽連嗎。我們說。我們都是好人,是你們在迫害好人。惡警用盡了各種辦法也得不到他們想要的,便強行搶走了我們家門的鑰匙,一群惡人到家裏抄家,翻個底朝天,拿走我珍藏價值800元左右的一塊天然水晶。把家裏的衣服、被褥、日常用品扔了一地,我女兒去收拾家裏時,看到如此場面,含著眼淚說,這比舊社會的土匪還更土匪。惡警陰謀未得逞,便將我兒子扣留了兩天,沒收了我們的汽車,將我和老伴拘留15天,後來我兒子托人,才把麵包車還給我們,一輛剛買來不久的麵包車,被他們用了三個月後,只剩下七成新了。

自打我們從拘留所出來後,當地派出所、居委會、公安局經常騷擾,真是家無寧日,讓人無法生活,甚至連不修煉的兒子及女朋友他們也不放過,也經常騷擾他們,使他們精神上受到極大打擊,被迫無奈,我們只好流離失所,在外漂流,有家難歸。

我們一家的遭遇僅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家庭所受迫害的一個縮影。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