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呵護我一路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2日】2004年7月份,在講真象發小冊子的時候,被人舉報,遭到綁架並劫持至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惡一切要求,絕食絕水抗議非法關押。看守所指導員跟我說:「我和你的老伴是最好的朋友,我能讓你在這兒呆嗎?能讓你掏錢嗎?你趕緊吃點兒飯,別把身體拖垮了,幾天之後就出去了。」我聽信了他偽善的謊言,開始吃飯了。之後又兩位同修被非法關入看守所,我們在一起交流又向常人講真象。我當時心裏想:呆過15天就出去了,也不交錢,結果默認了舊勢力的安排。第12天的上午,我的親人來看我,說交了225元錢。我馬上醒悟了:我上當了,應該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能順著它們的安排走。回到屋裏,我雙手向師父合十:我錯了,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然後發正念:我是大法一粒子,我助師正法,是師父說了算,我說了算,我今天下午不出去,明天肯定出去。結果,當天晚上8點多鐘,所長就打電話讓家人把我接回了家。

我們本地有一同修,身體出現了「病」的狀態,全身浮腫、流水,已有半年之久,我也很長時間沒見她了。在這期間,也有很多同修跟她在法理上切磋,大家在一起發正念。我見到她,她說:「同修讓我找心、找漏,把有病的心放下,我也找了,可還是這樣,把我搞得也沒了主意。」當時我想:關鍵得在如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理上認清。我開始交流我在法理上的認識:我是大法一粒子,我們都在同化「真、善、忍」,就剩表皮這點兒東西,不承認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當時同修家人都非常著急,強迫送醫院,大夫會診:尿毒症。同修心裏有一念:我只承認我是大法弟子,其餘的我都不承認。後來醫院讓出院,到家不久就好了。

2004年8月5日,我在街上給四個師範學生講真象,他們當時就給派出所打電話,打電話期間,我發出強大的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他們把我塞入車裏,我又擠了出來,我還沒告訴大家真象呢!於是大聲喊:「大家都來看看,壞人抓好人,我是煉法輪功的。」心裏發出強大的正念: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到了派出所,我告訴他們:「你們觸犯了國家憲法,觸犯了我們的信仰自由,當街抓人,私闖民宅,和強盜一樣,犯法的是你們!歷代都有昏君,你以為他做得對嗎?你們再跟江××走下去,就會跌入萬丈深淵!」他們翻了翻我的包,把講法書拿走了,小冊子、光盤又放回包裏。又帶我上三樓,還是跟他們講真象,有力的窒息了邪惡。不到一小時,我又回到了家中。

9月份,我回到姑娘家,看到師父的講法中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感到救度眾生的緊迫感,到人群、工地、市場、大街小巷的挨家講,人多的地方、人少的地方,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去講。在勞務市場,我問他們:「你們知道法輪大法好嗎?」

10月中旬,我和一同修去農村講真象。坐在車上,開始發正念:清除眾生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把「法輪大法好」打入眾生的腦海中,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發了一會兒,然後一把一把的掏出小冊子,大聲說;「大家都看書,誰看誰有福,法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人心歸正,道德回升,江××迫害好人,是反人類,反道德,已經在海外被起訴,將來有一天善惡必報!記住法輪大法好,都會有福報。」然後開始發小冊子、卡片,一個傳一個。賣票員說:「這樣中嗎?」我說:「一切都好!你的車到哪都會順利!」下車了,人們圍著問:我們家供了別的東西怎麼辦?還用燒香嗎?我一一給他們做了解答。

要想寫的還很多,可提起筆還是寫了一點點,唯一的目地,就是想和同修一起,共同珍惜這所剩不多的機緣,不負這「大法粒子」的偉大稱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