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隨地講真象 正念正行反迫害

——一位老年弟子證實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3日】99年7.20江××妒忌發狂,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各地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所以同修都去北京上訪、說明真象。我也去了,我是97年得法修煉的,我崇敬師父、敬大法,我要告訴人們大法好。但是到南站被不法人員截後送回。

以後同修們印資料發,因資料少,人多不夠用,我自費找複印的給印,人家不給印,我就給他們講真象,幫助看孩子,他們在夜間偷著印。我天天去發幾十份、幾百份,有時幾千份發。因為查的太緊,人家不給印,我就自己寫去發。

2000年秋天我們幾個同修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公道話。經過很多周折我總算領到了一張表填好後剛送上去,屋裏竄出一個人像瘋了似的大喊大叫把我們劫持到了公安處,又由駐京辦事處接去非法關押。我們給他們講真象說:「我們都是做好人,大法是冤枉的」。他們說:「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是學真善忍的。我們也同情你們,但是這是上級的命令,我們也得執行。」每個人單位被迫交三萬元,由市副公安局長把我們劫持回山東。我給他講真象說我們師父叫我們「做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好人,我們有錯嗎?他說:「你們法輪功正確,難道××黨錯了嗎?」我說:「鎮壓法輪功就是錯了」。(XX黨甚麼時候不是錯的?殺人如麻,冤案遍地,貪污腐敗,謊言詐騙,壞事做絕。)

我被送到看守所,給犯人講真象,講大法叫人修心性做好人。有很多犯人也跟著學法、煉功、背經文,有的還說我出去後也一定學法輪功。後來家中花了一千多元請客送禮把我弄出來了。到家後家中人看的很緊,我走哪,老伴跟哪。我利用理髮、洗澡、買菜的時間給相關人員講法、講真象,心想講一個是一個,能救一個就救一個。

2001年有一天,我白天去一所大學家屬院發真象材料,被人舉報,分局來了七八個到家翻,抄走大法書三本,真象材料200多份,師父錄音帶一套。他們把我綁架走,逼問材料來源,和誰聯繫,你和誰還煉功。我心裏想無論如何也不能交出同修。有一個姓何的局長喝得醉醺醺的,照我頭猛打一拳,當時我差點倒在地上,他穿著大皮鞋猛踢我的小腿。他嘴不斷罵著髒話。還有一個姓趙科長拽著我的頭往牆上撞,我心裏一個勁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我。

不法人員從7點一直折騰我到2點鐘,不許喝水,不許上廁所,不許坐著,舉手蹲著。不管他們怎麼說,也是那幾句話,最後他一看沒辦法,才又把我送到看守所。到看守所是那個姓曹的女警察值班,她說:「你又二次進來了。」

監號已有4名大法弟子,我們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同時不斷給犯人講真象,她們也跟著發正念、學法、煉功,有的還抄寫洪吟、經文,抄《轉法輪》。和管教講真象。有一個姓王的隊長,很愛打人,對大法弟子很兇。有一次我給她講了兩個多小時,給她講打人造業,迫害大法弟子罪業更大,要遭到報應等。她明白真象後她說以後我不打人了,對大法弟子也不那麼兇了。還有位負責隊長經同修講真象後,很同情支持大法,給各號傳經文,還給我大法書。我和她協商,幾個號的同修到一起切磋一下,她馬上答應,我們切磋好幾回呢。

在看守所時我給家裏寫信不叫往外花錢弄我,他們不聽又花了三千元把我弄出來,我被送到洗腦班,整天聽他們胡說八道,顛倒黑白、造謠、誣蔑。我不聽,在心裏一個勁發正念,他們叫發言,我就反駁他們。有一個副主任給我單獨洗腦,我給他講真象,講大法的神奇等,叫他給自己留條後路。他說的還沒有我說的多,第二天他去班上講,他叫著我的名字說「她反而轉化我」。我逢人就講真象。邪惡之徒逼迫寫三書五書,不寫送長期班。我堅決不寫。

靜下心來向內找,我為甚麼被舉報進看守所,進洗腦班,哪裏有漏,找到了,心裏是不怕,但也應該注意安全,在當前形勢惡劣的情況,應該理智,應該看完書、聽完錄音放到安全地方。邪惡抓不到把柄,他們也沒辦法了。

28日的晚上我突然感覺胃難受,幾個同修問我怎麼辦,我明確表態我堅決不寫甚麼書,你們也別寫。這時我要吐,一吐幾個小時,他們辦班的也怕了,找來醫生給我檢查,這時已吐血了,要送我去醫院。經我老伴和他們商量說,我姑爺是醫生,又是院長,我們回去治,他們經請示同意我回家。

我又用手寫真象去發,在集上發時被一個小姑娘給盯上了,我當時也不知道,她追蹤我到樓下,打聽人時正好是問到我兒媳婦。她一看是我寫的字,把人家領到沒人處說了些好話又給她買了些東西打發走了。我兒媳婦怕別人來找,趕急打發我和老伴去千里之外姐家。一去六個月,在那四五個人看著我,我利用去廁所時間去人家講真象,凡去姐家的人我想一切辦法告訴他(她)們真象。

後來我們回家剛到不幾天,邪惡之徒又找上門了,到處抓我,我跑到朋友家,他們又追到朋友家,最後把我劫持到長期辦班處,整天逼迫看錄像、寫甚麼心得。那時氣功痞子、科學痞子,他們為了政治資本顛倒黑白、造謠、栽贓陷害法輪功。

洗腦班那裏有各種刑具。有一天早晨,六位同修被拖出來銬在大樹上。他們叫抱大柴火,因為她們絕食抗議好多天了,有的穿著襯衣光著腳,有的露著肚子,手被反背銬在樹上,頭被他們用枕頭壓著。十一月的天氣正要放暖氣時候,很冷。有的同修瘦得皮包骨,真是慘不忍睹。還有一個同修灌食給灌死了。

有一個姓高的主任說:「這裏不是監獄的監獄,不是勞教所的勞教所,我叫你們脫一層皮,打死算白打死,你到哪去告也沒用……」。有位同修三十多歲被打斷根肋骨,被關9個多月了。

每期班20天,交一千元,不轉化接著辦,每天吃的白菜、饅頭、鹹菜,他們和外面人說每天都吃六七個菜。他們每天吃六七個菜而不是我們。

我們給管教講真象,給醫生講真象,給他們講迫害大法弟子要造業、要遭報應,經過我們同修多次講,他們都有些好轉。

我去了十多天就腹瀉、頭暈,醫生檢查時血壓120/90。第二天又去檢查,我求師父救救弟子吧,我要回家。也真是神奇,量血壓時高壓170,低壓120,他向領導回報。我們家也去人找,我也和他們講。還有一位同修也有病幾天沒學習,給檢查時,我想起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也是他的事」(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我立刻幫她發正念同時求師父幫助,叫她血壓上升,一量高壓180,低壓120,第十八天下午5點鐘我們一起回家走出魔窟。

我兩次進京,兩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兩次被非法關入洗腦班,都是我堅信師堅信法,在恩師的看護下闖出了黑窩,也沒寫三書五書的,這都是師父愛護、大法的威力。

我和老伴去支工資往回返時下坡路,我的車騎也很快,要到大道時有個騎大摩托車的人拐彎拐大了正好撞上我,只聽「噹」的一聲把我撞在地上,當時摔得有點暈頭轉向,他們把我扶起來。我的臀部、腰、腳都疼的厲害。騎摩托車的人問我摔壞沒有,咱們去醫院看看吧!我摸一下骨頭沒事,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講那個老太太被車拖出去十多米遠摔在地上的事。我也說:「沒事,你走吧!但我告訴你,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不然你得花幾百上千元,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他說:「好,我記住了,謝謝你。」他走後,一看車壞了不能騎了,這時我老伴罵個不停。又有一位倒垃圾的女的說:「你這個老太太怎麼放他走了,叫他檢查跟他要錢。」我說骨頭沒壞,疼幾天會好的。

一次去外地辦事,在車站等車看到幾個人打羽毛球和乒乓球,我過去告訴他們真象,他們說:「好吧,我們記住了。」我到外邊小賣部有幾個人在那呆著,正好有兩個婦女要吃藥,她說我這病吃了藥也沒治好。我說告訴你一個神奇的藥方,你信不信,她說不信,我說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心誠意,保證能好。她說:「法輪功不是被鎮壓了嗎?」我就給她們講真象,有一個男的來了,做煎餅果子,一位女人告訴我說:「老太太別說了。」後來人家告訴我說他是派出所的,正非法抓法輪功呢!

我又告訴那位賣東西的女人,我說你告訴你愛人千萬別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迫害對你們全家都不好,她說:「行,我記住了,謝謝你,老太太。」

我去了一家私人廠辦事,我給老闆講:法輪功是正法,天安門自焚、自殺、殺人的都是假的。他說我不信,但我不反對,我也不檢舉你。我去學校給校長講了一個小時,要求他千萬別叫學生寫作文等形式來批判法輪功,他答應了,他說上邊叫學生作文有批判法輪功內容,但我沒照他們說的做。

師父最近經文說:「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努力做好三件事。《轉法輪》我已學了幾百遍,可是論語還背不下來,只通讀,原來老認為自己歲數大了,記憶不好。現在我也下決心背法,論語已經背下來了,《轉法輪》只背了幾頁。發正念的事,全世界大法弟子發正念時間一般不耽誤,趕上吃飯時我提前做飯,叫他們上學上班的吃,我發完正念再吃,最多一天發18次,少8、9次。講真象,我也同樣積極去做。無論做多少,實際都是為自己做而不是為師父做,師父為我們慈悲付出一切,我要爭氣,不辜負尊師慈悲苦度,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