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智慧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6日】我是1997年開始修大法的,得法後,風濕痛全好了,不但能料理家務,還重新擔當了業務員的工作,負責為廠聯繫業務、送貨、交貨、完完全全是一個健康的人,身心健康之人。怎樣用這第二次健康助師世間行是我每天必想,必做的事,沒有半點怠慢餘地,因為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有一本電子大法書,每次出差必帶,一來學法,二來有人與我一同看時,便於切入話題講真象,每當有人湊過來看時,我就有意把書偏向他那邊便於他看清楚,多次解答問題,不少人明白了真象,我為那些生命為自己選擇了未來而高興。可也有偏聽偏信了造謠媒體一面之詞的,聽不進真象。我開始時多次動氣,與其爭吵,過後心中還忿忿不平,心想,多好的大法呀,又提高心性,又祛病健身,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你怎麼不信呢。後來記住了師父的一句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明慧週刊》也有一篇題為《面對邪惡心不動》的文章。文章中說:「做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能站在法的立場上去冷靜的面對法正宇宙所帶來的,正邪之間驚心動魄的交鋒在人間所展現出來的幻象,我是愧對大法弟子的稱號的。實質的東西,師父一個人全部承受了,作為被師父無條件的慈悲所給予無限美好未來的生命,我們有資格覺得大家承受的太多了嗎?真正偉大的覺者,法的粒子,宇宙的保衛者,面對想要破壞「真、善、忍」大法的,張牙舞爪的,無怪我上京上訪被劫回來,我原來有顆復仇的心,這顆心是非常不好的的心。」

我馬上把這篇文章抄寫在筆記本上,以時時提醒我那顆躁動的心。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的心穩定了許多,再沒有了個人英雄主義的思想。達到了面對誇獎,對面不明真象的人的惡語心不動,僅舉一例:

在出差的火車上,我剛打開電子書就湊過來一位男子與我一同看,他看了一會就問我:「這是甚麼書?」我抬頭一看他面色嚴肅的在看著我問,我正言道:「這是法輪功的電子書。」這到底是甚麼書,他仍然面色嚴肅的又問了一句。

我沒有半點怕意,鄭重的告訴他:「這是全世界50多個國家的人都在學的法輪大法的書。「(那時就是50個國家學)這時我關了機往裏挪動了一下身子,並讓他坐下,他坐下來仍面帶嚴肅的又問:「你從哪上車?叫甚麼名字?」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我一邊回答一邊在猜測他的職務。「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他表情嚴肅的又開口了。我搖搖頭說:「不知道。」我就是這趟車上的乘警。」我眼前一亮,笑著說:「你看到我師父的書了,你太有緣了,太有福了。」我自始至終沒有絲毫怕意,幾年來我早把生命熔入大法中了,不修大法就沒有我今天的一切。別人可以不知道,我可不能糊塗啊。他仍表情嚴肅的說:「你跟我來一趟。」我跟他到了辦公車廂,我一看還有幾位乘務員,我邊發正念,邊向他們洪法,他問了我一些他不明白的問題:進京上訪的事,衛星插播的問題,我都一一回答了他們。我最後笑著說:「大法總有一天會傳遍全球的。總有一天會平反的。再遇上大法弟子不要難為他們,給個方便,到那時你會問心無愧的。沒被強權暴政嚇倒,為作了件正義的事而高興,今後會有福報。」並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天理。我下車時,他們在門口目送我,並與我揮手告別,我見他們的臉上微笑著,我為一個生命為自己選擇了美好未來而高興。

我出差還經常帶著因病休學的孩子,這也有利於講真象時切入話題。一次在公共汽車上,我看到路邊的樹上有「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我趕緊說:「孩子看窗外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全車的人都往外看。因為一路上有好幾個,所以全車的人都看到了,全車也就此議論起來了。

我有意大聲講起了真象,我用第三者的口氣從自殺、自焚、講到殺人等江氏集團炮製的栽贓案,我講到自焚真象光盤裏慢鏡頭,打人頭部的東西都彎曲了,還飛起很高。王進東被「燒」成那樣,頭髮整齊,而且兩腿中間塑料瓶燒不破,小女孩氣管切開還唱歌,我聽一位醫生說這樣的事絕沒有,因為沒有發音。車廂裏很靜了,都在聽我一人講,這時有人說了句:「你賊的不妙,拉撒了一道。」(方言指留下了破綻)不少人大笑起來,這時一個年輕人說:「法輪功好,怎麼不光明正大的幹,晚上偷摸的這扔一個小本,那貼一張紙條,我看不怎麼樣。」我說,聽說他們以前是正大光明上天津要求放人,正大光明到北京上訪,正大光明的給不明白的人講憲法35條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刑法》中有「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和濫用職權罪。後來怎樣?你們猜?把18名女大法弟子扒光了衣服扔進了男牢。大慶工程師王斌,青年教師趙日升被活活打死了。

講到這兒,我眼睛濕潤了,強忍著沒讓淚水掉下來。真不像話!不知是誰說了一聲。緊接著有人問,「你怎麼知道那麼多?」我說不是我知道的多,就是你工作忙顧不上看法輪功給的真象。我撿到就看並存放起來沒事就看。有人說:我看你像修煉法輪功的。我說:你看著像就像唄,我不跟你爭。我回答的很坦然。

我辦事的單位的人們都是我講真象的地方,送光盤,真象小扇子,護身符,及真象小燈籠,他們都掛在機器上,一個開車司機還把寫有「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小燈籠掛在車頭的玻璃上,從外邊看紅光閃閃的,金字紅底真好看。我把所有的材料用報紙包好,放在櫃台上,石階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