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漏帶來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9日】前一段時間,為配合北京、紐約兩地大法弟子,我們這裏好多弟子都去了北京做近距離發正念,而且大多都平安返回。回來的弟子都明顯感到,北京已經沒有過去那麼邪惡了。興奮之餘(其實這種興奮已經是人心的表現了),沒隔幾日,便傳來消息,河北蔚縣有兩弟子進京,在天安門城樓上喊「法輪大法好」,向世人證實大法,而後被抓捕了。聽說他們在北京被迫害得就很嚴重。回到當地又遭到進一步迫害。其中大法弟子A的家也被抄了。另一大法弟子B也被迫害得極為嚴重,許多邪惡之徒輪番暴打,打得該同修嘴腫得老高,多日不能進食。

當然,如今抄大法弟子家的鄉鎮黨委書記已經遭現報,被撤除職務。

同時由於「上級」的壓力,在當地又刮起了抓捕大法弟子的邪惡之風,數名大法弟子被抓,有的被罰重款,有的被迫害得住進了醫院。為進一步迫害,邪惡還對在家裏的大法弟子實施了一對一包夾,並強迫重新表態。好多弟子因正念不強,人心太重,便向邪惡妥協了(其中有的弟子在以前是正念闖過來過的,這次卻出現這麼大的問題)。

時至今日,正法進程極速推進,為何又遭如此迫害。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深思!事後我與幾個同修深入交流後,才認識到,我們長期以來存在的嚴重漏洞。

1、多位大法弟子進京近距離發正念,順利返回後,自以為自己正念強,便沾沾自喜,生出了大法弟子不應有的歡喜心。這不是典型的證實自己嗎?難道這些事是為了證明自己如何才做的嗎?你不是在為證實大法而盡自己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嗎?不是理所當然的應該做好的嗎?有甚麼值得沾沾自喜的哪?

更有甚者,有的學員把發正念清除邪惡這麼神聖而嚴肅的事情,當作一種形式,去走過場,在天安門以立掌或打蓮花手印的姿勢拍照,並拿著這些照片互相攀比。這樣是否就能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了呢?

2、個別學員帶著強烈的執著散布說甚麼天安門就是上天的門,不去就上不了天,而且這些東西在那些學法不實的學員中間長期流傳,使個別長期以來抱著執著心學法的學員一時失去了理智,便走極端。抱著不好而強烈心去北京,從而被舊勢力利用而遭嚴重迫害。希望該同修悟一悟師父《別哀》:「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洪吟(二)》)。要明白我們走的是師父給安排的路,而非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們必須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對。另外,我想說的是,為甚麼同去的C同修就能平安返回?因為據我了解該同修一直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哪裏就是本著師父的要求:講真象,發正念,救度眾生,沒有私心。據說當時C同修在京也被抓了,但由於該同修正念強,講真象到位,警察隨後就將該同修放了。同是一件事,懷著不同的心去做,出現兩樣結果。

3、觀念不正、有漏。事後,為甚麼當地其他同修也受到牽連?事出必有因,世上絕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會發生在某個人身上。與A、B兩位同修經常接觸的同修為甚麼長時間沒發現她們的執著並及時指出呢?或是即使發現因礙於情面而不好意思指出呢?要明白我們已經不代表一個個體,任何對個體的迫害就是對整體的迫害,個體有漏也是整體有漏。個體不理智的做法會對整體產生直接負面影響。如不及時查找個體漏洞,整體就會出現相應問題。

4、講真象力度不夠,揭露邪惡不夠。據說,B同修所在的西合村支部書記王綏曾多次從該村大法弟子身上敲詐錢財,而且數額巨大,卻一直沒有人敢對其惡行曝光,姑息養奸。以致這次他又乘機舉報了該村的一名同修,並向被舉報同修勒索大約兩三千元錢。另外聽說該村支部書記存在嚴重的貪污腐敗問題,村民們早就對其所作所為忿忿不平。但是因其與黑社會有染,所以一直沒人敢舉報揭發。望知情的同修將其惡行揭露出來,通過法律手段窒息邪惡。

當然,大法弟子走出來證實法,按師父的教導做好三件事,這是絕對正確的。我們不能因為同修有漏就否定了他們正的一面。尤其是同修被抓被迫害仍然堅強不屈,這是很令人佩服的。但是我們應該吸取這次因為有漏帶來的教訓,通過學法,放下執著,使我們在證實法的過程中越走越純淨,圓滿完成我們助師正法的大願。

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理智醒覺》中的詩句: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以上為個人所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